许知远其实是另一个窦文涛

史蒂芬、chow!
2018-02-04 看过

不止在一个场合听见有人公开评论许知远,虽然大家并没有事先串通一气,但得出的结论大多是觉得生理性的反胃。

这是一个很伤人的评价,这就好像你追了几年的姑娘对你说:我尝试了好多遍去喜欢你,可是没办法,因为一见你我就想吐。

这种评价和心理与他所要表达的内容都完全割裂从而跳脱到了一个玄学的世界: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看着恶心。

不得不说,这与许知远的整体外貌不无关系,卷曲的长发、看起来不怎么干净的脸还有含混的吐字以及莫名的紧张与停顿。这些东西都让人觉得局促以及不自然,仿佛看见一个初入社会的毛头小子扭扭捏捏但又故作深沉装作老练的样子,可在别人眼里他早被看的一干二净。

可许知远真的是毛头小子吗?

肯定不是,虽然一开始我仅仅是被嘉宾所吸引,此前并不怎么知道许知远,但已经步入中年并且有着自己一份产业的许知远远比那些对他评头论足的人们要成功的多,说他是毛头小子那可真是有点奇怪了。

说实在的,许知远被大众揍的体无完肤不过就是因为他太真诚了,这个节目也表现得太过真诚了。不过这不是在夸他们,因为有些真诚的现实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首先,他真诚的表现出了阶层与群体感。这个世界本就存在阶层,不过很多人拒绝接受这个事实,生活在天下大同的自我麻痹里。在所有的采访里,许知远都是以一个第三方的姿态去侵入的,我,代表反思和知识分子的一切特性,而你则代表大众娱乐、二次元文化、娱乐圈等等..这很难不让人觉得许知远或者这个节目组有一种自命清高的感觉,现在的人喜欢的是一团和气不是吗?讨厌任何人对自己的评头论足不是吗?而一旦出现像许知远这样的人,人们第一反应便是,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说话?

但许知远给人以这样的感觉也与他们的说话方式有着极大的关系。比如他总喜欢运用大命题去提问,那些飘飘乎乎的问题自然得到的是云里雾里的答案,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又或者他总是喜欢自我去定义某种事物,比如这是一个粗鄙的时代,比如现在的年轻人都失去了尖锐,且不论这些定义的对错,就单论表达方式,这些东西本不应该说出来而是在节目中的一问一答中逐渐被讨论而引出最后引发思考的内容,而不是囫囵说出没头没尾,你知道,每次看见许知远往后一仰说我也不知道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多不过瘾。

其次,他太过真诚的表达了自我的感觉。这就显得整个节目像一个许知远的诉苦大会,而每一个嘉宾都或多或少的当起了许知远的心理导师。在采访李诞的那期当中,李诞始终强调人是社会动物,不能太过于自洽,而许知远或者说这个节目都太过于自洽了,而且他们没搞清楚一点,现在的年轻人喜爱真诚,追捧真诚,但他们喜欢的也都是他们期盼的真诚,而不是真正的真诚,这一点李诞很清楚,但许知远可能内心清楚但心无挂碍无所畏惧,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是很危险的,因为他在挑战大众。

最后,我其实想到了窦文涛,我忽然有一瞬间觉得许知远和窦文涛很相似,因为他们都试图在与人的谈话中表达自我,但窦文涛高明的是他会把那些文人的小心思揉碎了扔进那些粗鄙的现实当中,所以你总会看见窦文涛一边说着黄段子、调侃实事,一边又假装很困惑的去向嘉宾求解一些人生的矛盾或者问题,不经意间你也可以看出他自己独特的思考,这就是文人最有效的大众传播。而反观许知远这么一个随时眉头紧皱,两眼含泪询问嘉宾这个世界会好吗的主持人,高下立判。当然,这也是针对大众传播而言的。

此前,我也看见有人说许知远的采访是成功的,但属于自虐式采访。因为无论如何,他都让马东和李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让精致的利己主义一时成为热门话题,不过说实在的,我不觉得这种自虐是有意的,这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无意的碰撞,不过这更好玩不是吗?这个世界就是因为不仅有窦文涛、马东、李诞还有许知远这样的人,所以才会趣味无穷不是吗?

而最后我想说,相比于奇葩说,我倒觉得十三邀更奇葩一点。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