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请将我的骨灰扬在敌人的脸上

取名苦手
2018-02-04 21:44:0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这种病在90年代的法国还是个未知的恐惧,我们当年可没有谷歌可以问,鉴于感染群体在政府眼里不过是一些社会的黑暗面,所以对这种病我们根本无从得知。我男朋友内森以为只要与同性发生了性关系就会得病,多么可笑。我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所以我加入了act up, 开始了漫长的抗争。我们不仅仅为了自己,我们还为瘾君子,妓女,还有那些碰到不干净针头的可怜人大声疾呼。

这一路我们走的很辛苦,眼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我们除了泼油漆写标语却无能为力,那是一段黑暗的时刻。不过还是有一线阳光的,我没告诉你们吗,我跟我男朋友内森就是在这个组织认识,别误会,他是健康的,据他本人说参加这个组织纯粹为了填补内心的愧疚感。

我们在一起之后日子过的快乐了一点,当然快乐的日子过的总是飞快。我的t4值掉的厉害,各种药物和治疗掏空了我的身体,很快我连站在病床窗边抽烟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看到制药公司宣布不会给我这种程度的提供药物,我害怕了,非常害怕,这种恐惧是你们无法体会的。

我让内森接我回家,他一直念叨的那个家,我们共同的家,我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我甚至没办法控制生命的流逝,但是我要决定自己的死。

...
显示全文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这种病在90年代的法国还是个未知的恐惧,我们当年可没有谷歌可以问,鉴于感染群体在政府眼里不过是一些社会的黑暗面,所以对这种病我们根本无从得知。我男朋友内森以为只要与同性发生了性关系就会得病,多么可笑。我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所以我加入了act up, 开始了漫长的抗争。我们不仅仅为了自己,我们还为瘾君子,妓女,还有那些碰到不干净针头的可怜人大声疾呼。

这一路我们走的很辛苦,眼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我们除了泼油漆写标语却无能为力,那是一段黑暗的时刻。不过还是有一线阳光的,我没告诉你们吗,我跟我男朋友内森就是在这个组织认识,别误会,他是健康的,据他本人说参加这个组织纯粹为了填补内心的愧疚感。

我们在一起之后日子过的快乐了一点,当然快乐的日子过的总是飞快。我的t4值掉的厉害,各种药物和治疗掏空了我的身体,很快我连站在病床窗边抽烟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看到制药公司宣布不会给我这种程度的提供药物,我害怕了,非常害怕,这种恐惧是你们无法体会的。

我让内森接我回家,他一直念叨的那个家,我们共同的家,我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我甚至没办法控制生命的流逝,但是我要决定自己的死。我的爱人,很抱歉让你面对这一切。

我死了。

你们保重。

不要因为我离去而生气。

请将我的骨灰留一些给我的母亲,剩下的扔在敌人的丑恶的嘴脸上。

我闭上眼,看到了鲜红的塞纳河。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每分钟120击的更多影评

推荐每分钟120击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