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八岁 那年八岁 7.2分

《那年八岁》:你我不过是茫茫人生中的盲人

我是安琪呀
2018-02-04 17:28:0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这是一部平淡的电影。

《那年八岁》按本片导演杨瑾的话来说,就是一部“没有什么矛盾”的电影。

片子讲述了一个八岁小孩,被父亲强迫给算命的盲人先生领路的故事。一路上,小孩与算命先生从陌生抗拒到熟悉相依。故事情节,只像溪水般缓缓细流,向观众娓娓道来,不见一丝焦急与张皇。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部电影,“朴实”二字或许是最适合的形容。从故事背景的设置(乡村)到故事情节,乃至于脱离了电影故事本身,其导演的态度、上映(无任何的宣传),都离不开“朴实”这一个形容词。电影导演杨瑾甚至在访问里,直言不讳地说这就是“玩儿一下”的作品,并无什么主题可言。或许就是因为无主题,所以才导致《那年八岁》有着那样一种无华和不争的味道。

也正因为这种“不争”,才能够使得导演得以好好地、慢慢地讲好这样一个无甚矛盾而又毫不华丽的故事。

或许这样讲吧,《那年八岁》相比起一部跌宕起伏的电影而言,更像是一个夏夜里,从庭院里纳凉听来的家长里短,絮絮叨叨,软软糯糯,无关痛痒,却又那么地让人动容。


2.
《那年八岁》讲好了一个故事。

电影主角小小作为家里的长子,八岁那年便肩负起养
















...
显示全文
1.
这是一部平淡的电影。

《那年八岁》按本片导演杨瑾的话来说,就是一部“没有什么矛盾”的电影。

片子讲述了一个八岁小孩,被父亲强迫给算命的盲人先生领路的故事。一路上,小孩与算命先生从陌生抗拒到熟悉相依。故事情节,只像溪水般缓缓细流,向观众娓娓道来,不见一丝焦急与张皇。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部电影,“朴实”二字或许是最适合的形容。从故事背景的设置(乡村)到故事情节,乃至于脱离了电影故事本身,其导演的态度、上映(无任何的宣传),都离不开“朴实”这一个形容词。电影导演杨瑾甚至在访问里,直言不讳地说这就是“玩儿一下”的作品,并无什么主题可言。或许就是因为无主题,所以才导致《那年八岁》有着那样一种无华和不争的味道。

也正因为这种“不争”,才能够使得导演得以好好地、慢慢地讲好这样一个无甚矛盾而又毫不华丽的故事。

或许这样讲吧,《那年八岁》相比起一部跌宕起伏的电影而言,更像是一个夏夜里,从庭院里纳凉听来的家长里短,絮絮叨叨,软软糯糯,无关痛痒,却又那么地让人动容。


2.
《那年八岁》讲好了一个故事。

电影主角小小作为家里的长子,八岁那年便肩负起养家的责任。在父亲的强迫下离开校园,并以一个月5块钱的工资,被“卖”给了算命的吴先生,为其领路。尽管他识字,但在面对吴先生质问其能否辨识钱币价值时,却闭口不答,以示抗议。

至于吴先生,尽管盲了眼,却似乎有着一种能知晓天下世事的本领。即使小小从未开口,也早已知道:“小小,不愿意来”,而且还直言:“这孩子没福气”,并且方死自己的生母。

电影未播到十分钟,便已经把小小与吴先生两人对抗的因由交代清楚。节奏明快,毫不拖沓。这也是这部电影能够把故事讲好的原因之一,起承转合清清楚楚,不浪费一丝笔墨在其他无谓的情节之上。

尽管《那年八岁》的情节平淡似水,但其讲故事(叙述)的手法却极其稳妥并优秀,不仅能够把整个故事的起承转合处理恰当,还能够在整个电影里插入极多的铺垫与对比。而这一点,正是一部好电影、一段好故事所需要的基础(也是市面上极多电影所忽略的一点)。


3.
你我都不过是这遥遥人生路上的盲人。

小小领着吴先生到附近村落为人算命的路上,二人斗智斗勇,小小也试过把吴先生一人落在途中,逃跑回家。这种种的抵抗,都源自于小小对于读书的渴望。读书,是小小母亲生前对他的嘱咐:只有读书才能够有出息。因此,在小小的背包里,一直放着母亲送他的铅笔盒。这个铅笔盒,便是小小对其母亲怀念的一个象征。

电影里,小小曾做过两个梦,两个皆与他的母亲有关。第一次是吴先生在夜里为人唱曲子时,他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所梦见的。梦境之中,小小的妈妈与吴先生同样唱着曲子,只是吴先生唱得是市井低俗的民谣:“只说女婿比奴强,又秃又瞎又尿床,头一道尿在象牙床,二一道尿在红被上......”,而小小的妈妈则是用温柔慈爱的歌声唱着:“正月里来雪花儿飘,来梅花儿红,小小荷包哟,鱼儿游来波儿动”,并教小小算“小九九”。这不仅仅可以看出梦境与现实的强烈对比,更能知道为何小小对吴先生是如此的怨恨与无奈。

然而,在第二次的梦境中,小小梦里所建筑起的课室、母亲以及学校,都在一瞬间坍塌,变成颓垣败瓦。这或许是因为小小心里知道,他再也逃不了了,他再也不能够回到从前那个有母亲、有知识的地方了。也正是这个梦境,才真正让小小面对现实,知道再也逃无可逃,因为尽管小小像从前一样,再次把吴先生扔在半道中,吴先生还是可以回到家里,告诉小小的父亲,并让他爹把他“揍死”。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领悟,使得小小在之后一次的“诈尸事件”里,与吴先生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小小在面对“诈尸”的情况下,尽管早已逃脱,却依然选择回到屋子里找吴先生,带他走。这也使得小小成为了吴先生心中一个可靠的陪伴与方向。

在吴先生那看似精明、狠毒的表面上,实则蕴藏着温柔敦厚以及孤寂无依的心:“我这一生啊, 有什么人呢?都是我自己,因为眼前一片黑,我这一辈子呀,就在这一片黑里边儿,走啊走,走。不知道后面儿是什么,也不知道前面儿是什么......”,直到小小说他:“你不会算!”时,他才又道:“谁会算啊?老天爷会算。”

是的,在这天底下,谁又会算呢?只有老天爷会算!我们永远不知道在我们的人生路上是何风景,茫茫的人生好像一片荒野,你看不到我,我看不见你。我们每一个人,或许都只是这人生路上的盲人罢了,“眼前一片黑”,我们就在这“一片黑里边儿,走啊走”,走啊走,甚至连哪里是终点也不知道。我们各自都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但求有个依靠和方向,好走得安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那年八岁的更多影评

推荐那年八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