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2-03 19:50:25

《三色:红色篇》是波兰著名电影导演克日什托夫·基斯洛夫斯基的杰作“颜色三部曲”的第三部。影片中主色调红色几乎无处不在:红色吉普车、红色小轿车、红色夹克、芭蕾舞训练厅里的红色把杆、红色交通灯、保龄球馆的红色坐椅、红色缎带花结、法官家中的红色墙壁、救生员的红色服装……特别是影片中多次出现以瓦伦蒂为模特的巨型红色口香糖广告。

色调是导演和摄影师表现情绪、创造意境的手段。在这里,红色作为主色调当然象征着“博爱”。但是,纵观全片,红色的内涵则是见仁见智,是象征热情、爱情、愤怒、警告,还是象征别的什么,观众根据自己的文化背景和生活体验会有自己的理解和解释。

如果说音乐是《蓝色篇》的“主角”,那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电话是《红色篇》的“主角”。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离不开音乐,现代人在日常生活中更离不开电话。导演善于从生活中最普通、最常见、最不起眼的事物中汲取灵感,赋予其生命力,来深化影片的主题。电影作为一门独立的综合艺术,叙事性是其重要特征。在一般情况下,人物当然是叙事的主体,但在这部影片里,“电话”几乎取代人物,成为叙事主体。

影片中有三条情节线,主线是瓦伦蒂与老法官间微妙的关系。三条

...
显示全文

《三色:红色篇》是波兰著名电影导演克日什托夫·基斯洛夫斯基的杰作“颜色三部曲”的第三部。影片中主色调红色几乎无处不在:红色吉普车、红色小轿车、红色夹克、芭蕾舞训练厅里的红色把杆、红色交通灯、保龄球馆的红色坐椅、红色缎带花结、法官家中的红色墙壁、救生员的红色服装……特别是影片中多次出现以瓦伦蒂为模特的巨型红色口香糖广告。

色调是导演和摄影师表现情绪、创造意境的手段。在这里,红色作为主色调当然象征着“博爱”。但是,纵观全片,红色的内涵则是见仁见智,是象征热情、爱情、愤怒、警告,还是象征别的什么,观众根据自己的文化背景和生活体验会有自己的理解和解释。

如果说音乐是《蓝色篇》的“主角”,那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电话是《红色篇》的“主角”。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离不开音乐,现代人在日常生活中更离不开电话。导演善于从生活中最普通、最常见、最不起眼的事物中汲取灵感,赋予其生命力,来深化影片的主题。电影作为一门独立的综合艺术,叙事性是其重要特征。在一般情况下,人物当然是叙事的主体,但在这部影片里,“电话”几乎取代人物,成为叙事主体。

影片中有三条情节线,主线是瓦伦蒂与老法官间微妙的关系。三条情节线上的人物都与电话关系密切。第一条情节线是围绕着女主角瓦伦蒂与她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男友之间的紧张关系展开的。住在日内瓦的瓦伦蒂与远在伦敦的男友之间联系感情的唯一工具是电话,而电话又是造成两人感情隔阂的原因。影片的起始镜头令人吃惊:电话线路飞快地闪动,从日内瓦湖下面穿过,横越英吉利海峡,各种线路纵横交错,夹杂着人们的说话声音,最后到达目的地,我们听到的却是忙音。接着,一个特写镜头,我们看到一只男人的手在拨电话键盘。导演在这里想告诉我们,电话只是人际间保持联系的工具,而不是进行感情交流的手段。正因为如此,瓦伦蒂很难通过电话与男友在感情上沟通,消除他思想上的疑虑。结果,她与男友每通一次电话,加深的不是感情而是误解与隔阂。

第二条情节线是围绕着法律系学生奥古斯特与他的女友卡伦之间的关系展开的。奥古斯特深深爱着卡伦。两人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不时见面,还通过电话联系。卡伦经营着一家私人气象台,提供天气预报服务,整天与电话打交道。后来,卡伦另有所爱,奥古斯特十分痛苦。原来这是老法官窃听和密告的结果,完全出乎观众的预料。

第三条情节线,也就是主线,是围绕着瓦伦蒂与老法官之间微妙关系展开的。两人原来并不相识。瓦伦蒂开车撞伤了法官的牧羊犬后,这条狗就成为两人关系的纽带。两人从未通过电话进行联系或交谈,但电话在两人关系中同样起着关键作用。牧羊犬伤愈后跑回主人家,瓦伦蒂跟踪而至,无意间发现了老法官窃听邻居电话的秘密。这是两人关系的转折点。瓦伦蒂是一个作风正派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姑娘。她无法接受法官知法犯法的不道德行为。但在法官向她袒露心声后,两人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谈。这时法官说:“待会儿亮丽的光线会射进来。”接着一缕阳光射入书房。这是导演精心安排的一个极具象征性的镜头。由于老法官的阴暗心里,导演对他的住所一直做暗调处理。随着法官心情的转变,影调的处理也做了调整,开始有了亮点。当然,阳光也象征着美丽、纯洁、善良的瓦伦蒂。法官在与瓦伦蒂交往的过程中,由冷漠到热情,甚至产生爱意。在瓦伦蒂道德力量的感召下,他主动向警察局自首,在法庭审讯中成了被告,而这一民事诉讼案的法官,不是别人,正是刚毕业不久的年轻法官奥古斯特。法官犯法看似荒谬,其实道出了人际关系的复杂。

三条情节线平行发展,又互相关联。尽管第一条情节线中的瓦伦蒂与第二条情节线中的奥古斯特并不相识,从未说过话,也未打过招呼,但是摄影机的镜头却巧妙地通过两人公寓房间里的窗户不断地将对方在下面街道上的活动收入画面,预示着两人未来关系的发展。老法官暗恋着瓦伦蒂,但由于年龄上的巨大差距,结合已不可能。他在奥古斯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青年时代。奥古斯特在交通路口,一不小心让法律书籍掉在地上,打开的一页正好是毕业考试的考题,而30多年前老法官在毕业考试前也发生过同样一件事。奥古斯特毕业后成为法官,而30多年前老法官也是毕业考试合格后当上的法官。奥古斯特被他所爱的姑娘抛弃,而老法官年轻时也有同样的遭遇。奥古斯特已成为老法官的化身。老法官经常通过电话收听卡伦的气象预报,而卡伦正是抛弃奥古斯特的姑娘。老法官有意撮合瓦伦蒂和奥古斯特这两个年轻人来圆自己未能实现的梦想。在他的巧妙安排下,失恋的奥古斯特和备受男友精神折磨的瓦伦蒂在横越英吉利海峡的轮渡上相遇。但是由于卡伦天气预报失实,渡轮途中突遇风暴,在海峡中沉没,老法官的善意差一点儿酿成悲剧。关心瓦伦蒂与奥古斯特命运的老法官坐在家中客厅里,通过电视目睹了海难现场。这时,电视台报导了幸存者的姓名,观众已经非常熟悉的三部曲中的男女主角在电视屏幕上一一闪现。

影片的最后结局耐人寻味。导演原来的意图是让船上所有的乘客全部遇难,无一生还。这与导演的悲观主义人生观相吻合。但到最后拍摄时导演却一改初衷,让“三色”中的男女主角成为海难中的幸存者。这一结局看似不合情理,但却更具戏剧性,融残酷的现实与美好的愿望于一体。在诸多三部曲的最后结局中,这一构思尚属罕见。同时,这一结局也表明,尽管导演对人生持悲观态度,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仍然闪现出爱与爱情的曙光。

本片在1994年戛纳电影节期间大受欢迎,不仅得到影评家的赞美,还获得影迷的青睐。舆论普遍认为,金棕榈奖非《红色篇》莫属。但出乎人们的预料,评委会决定将大奖授予美国影片《低俗小说》。这一决定像一颗定时炸弹,让滨海小城戛纳震惊,招来一片嘘声。接着在1995年奥斯卡奖的评选过程中,本片虽获三项提名,结果却名落孙山,一无所获。应该说,两次评奖结果对这部制作精美、内含深刻、极其温馨的影片是很不公正的,对这位要“以电影拍出生命灵魂”的波兰大师级导演来说不能不是一次极大的打击。此后,基斯洛夫斯基息影返归故里,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说明与这次打击有关,但恐怕也不无联系。他曾对戛纳及其他竞争性很强的电影节作过如下的评价:“它们像个马戏团。”

本片女主角伊莱娜·雅各布于1966年出生在日内瓦一个知识阶层的家庭里,从小受到良好教育,并具有艺术潜质。1987年她拍摄了第一部影片,在路易·马勒导演的故事片中扮演一个小角色。后来她在基斯洛夫斯基执导的影片《维罗尼卡的双重生活》中有出色表演,荣获1991年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红色篇》是她与基斯洛夫斯基的再次合作,并且再次展现了她那独具魅力的表演风格。由于在她安详的外表下透露出一种迷人的美,有的影评家称她为“年轻的英格丽·褒曼”。

本片男主角让-路易·特兰梯尼昂是法国著名演员,于1930年生于法国圣·埃斯皮里港,20岁时学习法律,后转学表演。1951年开始登台表演,1955年拍摄了第一部影片,1972年首次执导影片。1968年荣获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1969年荣获戛纳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关于“三色”的主题以及他所拍摄的一系列故事的主题,基斯洛夫斯基的回答简单明了:“我的影片主题就是一个字‘爱’。缺乏爱。需要爱。这是我拍片的唯一主题。”

关于选“三色”为片名的问题:导演对“自由、平等、博爱”感兴趣的理由与对“十诫”(导演所拍的10集电视剧)产生兴趣的理由是一样的。他说:“十诫表达了人生的真谛。三色也同样表达了人生的真谛。成百万的人为了实现这些理想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决心看一看这些理想是如何在实践中实现的,以及今天它们又意味着什么。”导演进一步阐述说:“我们仔细地考察了这些思想,以及从个人角度观察它们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发挥作用。这些思想是与人性相违背的……难道人们真正想要自由、平等、博爱吗?难道这不是一种空谈吗?”

关于“三色”的拍摄时间:《蓝色篇》摄制于1992年的9月到11月。完成《蓝色篇》的当天,开始拍摄《白色篇》。导演说:“要想在巴黎拍摄法庭的场景非常困难。既然已经得到批准,我们乘机拍摄了《白色篇》中约30%的法庭场景,然后奔赴波兰去完成这部影片。”这就是为什么在《蓝色篇》的法庭场景中,我们看到两部影片中的角色(如《白色篇》中的多米妮)同时出现。完成《白色篇》后,摄制组只休息了十天就赶赴日内瓦开拍《红色篇》。1993年3月开始,5月完成。

关于“三色”的首映时间:《蓝色篇》于1993年9月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白色篇》于1994年2月在柏林电影节首映,《红色篇》于同年5月在戛纳电影节首映。

波兰著名导演克·基斯洛夫斯基(1941~1996)生于华沙,1969年毕业于波兰著名的罗兹电影学校。从1970年开始,他制作了一系列纪录片,在国内外的电影节上荣获许多奖项。由于这些影片真实地反映了客观社会现实,又对个人作了深刻的心理剖析,得到影评家的一致好评。

1975年他导演了第一部电视剧《人员》,1976年他执导了第一部故事片《伤疤》,1979年他导演了一部获奖影片《摄影迷》,1982年他拍摄的故事片《机遇》,遭禁映达六年之久,1984年他拍摄了一部政治影片《没有终结》。1980年代末,他执导了电视系列片《十诫》,共10集,探讨了基督教十诫在当代生活中的具体体现,重新审视“十诫”的含义,其中第五诫和第六诫经重新剪辑后,扩展为故事片分别以《关于爱情的短片》和《关于杀人的短片》的片名在国际上公映。后者在多个电影节上荣获无数奖项,包括1988年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和欧洲电影奖(欧洲的奥斯卡奖)的最佳影片奖。他导演的《维罗尼卡的双重生活》荣获1991年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他所执导的《颜色三部曲》获得威尼斯电影节、柏林电影节等的主要奖项。

基斯洛夫斯基的《颜色三部曲》像皇冠上的三颗珍珠,显示出他作为著名导演的深厚功力,并且证明他对电影媒体的每个方面都了如指掌。他拍摄的所有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点:人的生活受命运支配,生活中的偶发事件,如《白色篇》中的车祸、《红色篇》中的交通事故等,往往导致揭示出人们内心深处的隐私。

基斯洛夫斯基是继波兰学派瓦依达、孟克、扎努西等代表人物之后,于1980年代崛起的又一代表人物。他的影片多次在主要国际电影节上获奖,被誉为欧洲近十多年来最有独创性和最有才华的导演。有些影评家认为,由于他对艺术电影的重大贡献,他在电影艺术大师的殿堂里应与伯格曼和费里尼齐名。

《世界电影》1996年第4期第38页上的“编者按”对基斯洛夫斯基影片的艺术成就作了很好的概括:“基斯洛夫斯基的影片反映了当代波兰和欧洲的现实生活,富有哲理性。他经常从人们熟视无睹的社会现象或道德准则出发,选取独特的视角,讲述一个几近黑色幽默的故事,引发人们对现实的思考,从而形成新的概念和意识。他把精湛的摄影技巧、纪实的手法、思辨的哲理和冷峻的笔触融入影片的叙事之中,使观众既能感受到他充满智慧的洞察力,又能体味到他那浪漫与神秘的风格。在影片中,他不断探索着当代人内心的孤独和焦虑,并希冀着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联系。”

基斯洛夫斯基声称,他成为电影导演纯属偶然。他说:“我不喜欢拍片,但也不知道如何干其他工作。”在他逝世前几年,他经常说他对电影业的幻想已经破灭。因此他决定要息影,使《颜色三部曲》成为他的“天鹅临死之前”的最后作品。他宣称,“没有下一部作品了,《红色篇》是我最后一部影片。”不幸被他言中,他英年早逝,《三色》果然成为他的绝响。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蓝白红三部曲之红的更多影评

推荐蓝白红三部曲之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