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 一年生 8.9分

以此心寻彼心

不羁的天空
2018-02-03 19:24:5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年生》,除了Kongphop学弟撩人的情话,最精彩的就是两人的眼神和表情了。

整部片子最让我感动的一个场景,是在那个聚会的晚上,Kongphop刚因为Pair的关系,被Arthit学长莫名其妙的吼了一通,结合之前吃饭的时候,学长提到他有Pair的电话,再联想到学长之前的暗恋对象,难免不会胡思乱想:学长是不是果然更喜欢女生,是不是喜欢Pair。同样的疑问虽然是借Arthit对Not倾诉之口说出来的,但Kongphop才是更有理由去担心这些事的人,毕竟一直在后面苦苦追求的人是他。这也是为什么在天台上,是他先问学长是不是喜欢Pair,显然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已萦绕很久了。

晚上,刚从学姐那儿听说Arthit赶不回来了,心情的失落可想而知。谁知,一转头,学长竟出现在了眼前,而这才是接下来这段如烟花般绽放的幸福的开始。学长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也有Kongphop的,但泯于众人。然而他不在意,他想的是如何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学长。于是当人群散去的时候,他叫住了学长,给出了那封信。

而Arthit这厢,在好基友的开导下,决定不做大仙,坚定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匆匆忙忙赶回来见心上人,一如当时匆匆忙忙赶去看校园先生比赛一样。他一边读着信,一边忍不住嘴角的笑意,最后露出了他标志性的腼腆的微笑。现在,再一次确认Kongphop的心意,对他来说来得正是时候。一听说有礼物给他,Kongphop学弟就开始两眼放光了,让他伸出手的时候还怯生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大概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在学长解他手绳的时候,一副恋恋不舍却欲言又止的样子甚是可爱。这就是Kongphop的性格,当初虽然不喜欢Sotus的训练体系,却耐着性子想要看看教官们到底想要干嘛;虽然舍不得学长亲自给他系上的手绳,却也想看看学长到底要做什么,恐怕也因为发自内心的相信着学长不会糟蹋他所珍爱的东西吧。当学长给他套上手链的时候,笑容开始泛上了嘴角,到学长拿出一模一样的手链让他给带上的时候,Kongphop学弟灿烂的笑容便已盛开得如夏花般灿烂了。可想而知,一条又脏又旧的手绳他都爱如珍宝舍不得取下来,这一双情侣手链对他来说又意味着什么。然而,他恐怕很难想象得到,更大的幸福还在后面等着他。

当Bright学长调侃他们带情侣手链的时候,Kongphop想说什么却又打住了。并不是他退缩了,而是他在顾虑学长的态度。因为上一次看电影遇到Pair的时候,学长没有承认是和他一起来的,也就是不愿意公开他们俩的关系。当时Kongphop望向学长的小眼神里是闪烁着忧伤的,但这和能与学长在一起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他选择尊重学长的态度。然而,学长却霸气十足的说:“那又怎样,不服来战啊,情侣都是这样的!”听得Kongphop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好几秒钟都没缓过神来,直到学长的手搭上他的肩,一张红扑扑的脸,笑得幸福而羞涩。他们的笑都那么迷人,带着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就只是看看都觉得幸福。就像Kongphop透过阳台,看到一脸迷糊的学长,收完衣服一头撞到墙上时那咧嘴一笑,干净、阳光、真实。



Arthit的笑有很多种,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两年后见到新任教头Kongphop的那场戏中,当Kongphop靠近他,说“我是教头,但也是你老公“的时候,Arthit那一个长长的笑,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三分娇羞,七分幸福,美。很想知道Arthit学长在这两年里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柔软,也心甘情愿的向Kongphop展示自己的柔软,一定是在感情里浸润了足够多的爱和温暖。他来找Kongphop,当然是想共度时光的,这一点Kongphop倒是很清楚,在礼堂他说要走的时候,是Kongphop追问了一句”你真的要回去了吗“,吃完饭要分别的时候也是Kongphop撩了一句“如果你现在说想我,我就怎么也不会累了”。然后,Arthit学长傲娇完之后,伸出手,拉住了Kongphop的衣角,那一声“等下”也是极好听的,然后凑到学弟耳边说:“想你哦,Kongphop”……这句话应该是可以让北极冰川融化的吧。


记得有一个说法:爱情是两个高贵灵魂的相遇。美好的爱情,一定发生在两个足够美好的人之间,就像Arthit和Kongphop这样。

Arthit执着,大一时学长罚他拜树三个小时他就拜了三个小时,大三时说跑54圈就跑了54圈,也会因为学弟偷偷喝酒而大发雷霆;他有责任感,即使教头的风格与他性格不符,他也仍然尽力让自己做到最好,即使学弟顶撞他,仍然推选学弟参加校园先生大赛;他善良,最关心学弟学妹的就是他了,还会偷偷把名牌放进学弟的储物箱,也会因为学弟学妹们的感恩而一个人躲起来偷偷流泪。而最难能可贵的,在于自知之明,亲口说出“有时候我特别无理取闹,有时候我自私霸道,喜欢叨逼叨,喜欢生闷气,每一天都无所事事,每一天都睡到很晚才起“。

Kongphop善良,会帮助内向的M收集签名,会跟素昧平生的Ward换T恤,会把自己的名牌给受他牵连的同学,会帮忙同学写报告,也会送受伤的May去医务室;他也勇敢,敢于公然对抗学长,敢于为同伴鸣不平,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本正经的对学长说情话,也敢在被学长捉弄时大喊“我喜欢男生“;他温柔体贴,会帮学长收衣服熨衣服,会关心学长有没有按时吃药,会记住学长喜欢生一点的荷包蛋;他沉着冷静,能带领大家完成夺旗的任务,也能蹲点等到探望学长的机会;他也坚决果断,能考虑自己人生的方向,也能在感情里决定去爱或是离开。同样,他在信里说“我有时候会无理取闹,喜欢捉弄你,固执己见,自私任性”。这两人对自己缺点的认知倒是挺一致的嘛。

绕是如此,Kongphop敢在集训中公然顶撞教官,还是显得有些说服力不足,直到故事的结尾,那一段闪回,才告诉了我们事情的原委。原来Kongphop在开学前是见过Arthit学长的,见过学长“暖暖“的一面,而且有过一段或许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交谈。所以他才在M问他为何不和Ward一起离开的时候,说”我想知道学长接下来想干嘛“。当然,也是想知道这位学长为何会前后判若两人,而他所口口声声喜欢的氛围到底是什么。无论是什么,一定不是欺压和凌霸。所以从一开始,Kongphop就比其他人多了一个视角去看待这折磨人的集训,也更快的领悟到了集训的意义。


然而Kongphop起初这些撩学长的话是几分挑衅几分私情呢?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学长的呢?回头看了第一集,第一次站出来对抗学长的淫威时,Kongphop还是有在好好讲道理的,并不是说不去收集签名,而是说时间不够,希望能宽限到一个月,合情合理。殊不知却被学长严厉的回绝了,还被奚落了一顿,最后给到他一个特写,满是不解和惊讶。接着就是被学长无故刁难。Kongphop在站上餐桌大喊三声之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愤怒的情绪。而且学长最后居然没有给他签名,确实有些无赖了。所以,Kongphop的前两次挑逗,更多的恐怕是反击,即使初相遇时留下了那一点好感恐怕也烟消云散了,说不定在心里还叨念着“知人知面不知心”呢。Kongphop在说出抓学长做压寨夫人那番话之前,明显是有经过考虑的,因为学长质问“如果我不给你,你要怎么办“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等学长转过头以后才说”那就硬抢啊……把你抓来做压寨夫人“。既然学长能和他开”喜欢男生“的玩笑,他大可顺势给学长开个”压寨夫人“的玩笑,这一来一回才算扯平了。然而,能开出这样的玩笑,谁说又不是反应了彼此内心隐隐的渴望呢?毕竟潜意识比我们的意识更清楚我们想要什么。


风起于青萍之末。对学长态度的改变,始于在医务室“窥见“到的一些真实。无意间从学姐口中听到“最关心你们的就是学长”的时候,Kongphop一定是震惊的,是不相信的。直到听到Arthit学长买了膏药回来与学姐的对话,关心他们有没有足够的水喝,这才发现学长真是在关心他们。即使意识到他们在这里,秒变回教头的样子,也收不回刚刚关心的话语以及附着在话语上的温柔了。连音乐都这么识趣的适时响起,配上Kongphop意味深长的一个微笑,这下Arthit学长算是真的破功了。

始于“窥见“,长于“偶遇“。在深夜的教学楼里,当Kongphop知道学长们之前的种种做法有其正当理由之后,心中那些疑惑烟消云散,那个曾经让他心动的学长又回来了。总之,当Kongphop面对着黑暗中的Arthit,说着”学长,我觉得你凶的样子,也是极其可爱的“的时候,在他心里,已经认清了学长,也认定了学长。倒是可爱的教头,惊得眼珠乱转,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连一个发狠的样子都装不完整。面对学弟的调戏,Arthit学长一直都没啥长进,在教学楼前的那个晚上,当Kongphop说“学长你总是喜欢捉弄我惩罚我,那就表示你在暗恋我对么”的时候,学长又是一阵眼神乱闪,先是假装没听清露了怯,然后只是有气无力的说了句“不是啊喂”,临走还叮嘱学弟“可以回去了”,语气温柔得让人陌生。而同样的道理,不也适用于如此喜欢捉弄学长的Kongphop自己吗?

始于“窥见”,长于“邂逅”,成于“进入”。对学长态度的转变伴生着感情的滋长,当Kongphop无意间看到阳台对面耷拉着刘海迷迷糊糊的学长时,他的心便融化了,而我也融化在他的笑容里了。这个阳台就像进入Arthit学长生活的一扇窗口,让他可以近距离观察真实的学长,仿佛自己一下子融入了那个生活。因此,当后来借着学长生病的机会登堂入室的时候,他才会表现得对学长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好奇,学长门口贴的海报、学长的漫画书、学长的机器人、学长刚洗干净的衣服、学长的衣柜……也才会一定要站在那个阳台上,看一眼自己的房间,仿佛完成了某种仪式。

Kongphop这个阶段最让我感动的地方,不在于他的满级情话,而在于一句简单的话。在得知学长被处分了以后,心中挂念,遍寻学长不着,没想到却在餐厅遇见了。在学长接了电话要离开的时候,刚刚被一通捉弄的Kongphop叫住学长,面无愠色,说:“照顾好自己哦”。

自此以后,Kongphop小学弟便踏上了追逐Arthit学长的漫长旅途,“不知道要走到哪儿,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至于学长,只怕也是不遑多让。在医务室那个场景中,三个小细节暴露了学长的内心:一是学姐爆出是他推荐Kongphop参加校园先生比赛的,说明他早就注意到并认可学弟的美貌和品性了,那一波强行解释,无非是尴尬的掩饰罢了;二是当Mini学(长)姐跟Kongphop相聊甚欢,又留电话又要“登堂入室”的时候,他忍不住出言呵斥,这应该是吃醋了吧吃醋了吧吃醋了吧;三是他给Kongphop的橘子比给M的多一个,也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呢。如此看来,说不定是Arthit学长更先喜欢上学弟呢。结合突然出现在学弟储物柜里的新名牌,不是他放的又能是谁呢?就像把总爱强出头Kongphop赶出去之后,又说什么还是允许他继续参加集训。Arthit最不希望看到的,其实就是优秀的学弟没有资格拿到齿轮,没能成为他所珍视的这个群体的一份子。

每次面对Kongphop挑逗的慌乱和偷偷给学弟Facebook点赞自不必说。在餐厅捉弄Kongphop的时候交换了两人点的餐,他可能没意识到,不介意吃对方的东西,正是亲密关系的一种体现。而同样的戏码,在初次“约会”的时候又上演了一番。在篮球场冲突之后,Arthit学长还说出了”我的人我知道就那样了,我罚他都嫌心累“和”别小瞧他“之类的话,也算是难得的亲口承认了对学弟的欣赏。之后,得知学弟当初并不是真正想学工程学,顿时便生起了闷气。他这一阵无名之火,作为旁观者的Not倒是看的一清二楚,为啥Vin转专业你没事,Kongphop学弟要转专业你就接受不了了?无他,怕失去,不愿彼此之间少了一层重要的牵绊。等到最后确认了彼此的心意时,他反而又不介意学弟转专业了。

面对Arthit学长明目张胆的激将,Kongphop学弟斗志全满,当然也没白浪费了机会,顺势讨了个“条件”。BTW,学长在烧烤摊边放松的喝着粉红冻奶的样子,真是太太太可爱了……像一只温顺的小刺猬。Kongphop使尽浑身解数,又是激将又是提醒的,终于把学长忽悠到了现场。因为这首歌,就是唱给他听的:
    寻找被你隐藏在心里的真实感觉
    每当你看向我 你的眼神都透露出你的秘密
    这次我要试着去寻找 尽管已经预料到那该有多难
    请为我敞开心扉 让我走进你的心里
    将以此心寻彼心 寻得你隐藏的秘密
    若你心中已有那个词 却为什么不说出来
    跟你一样 我也知道爱需要时间来沉淀
    但无谓时长 只求彼心
    但我会一直在这里守候 只为听到那个词
    那是我梦寐以求的最高奖赏
    不枉我以此心寻彼心

当Kongphop在校园先生比赛中得了最佳人气奖,听记者说从来没有人同时得过最佳人气奖和校园先生的,以为自己无缘实现对学长许下的承诺了。且不说自己辛苦争来的“条件“没了指望,单单是让学长失望这件事,就足够让他伤心的了。当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学长又偏偏不在了,心中真可谓万念俱灰,以至于念到自己名字时都没有反应。学长这个时候到底出去干嘛了呢?难道是紧张到不敢面对宣布结果的一刻?很有可能。又或者说,他认定Kongphop一定会得校园先生,所以提前去后台见见学弟,顺便兑现承诺。也有可能。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后台。结果又被学弟“学长觉得那首歌好听吗……我是说我唱的歌“追问得手足无措。面对生拉活扯想把校园先生和校园小姐配对的记者,Kongphop说:”天空中不是只有月和星……(还有)秘密“,而学长的名字就是日,正是学弟天空中的秘密。



Kongphop学弟的下一波攻势,当然就是在集训结业的海滩上了。不过在这之前,他还得完成一项支线任务,那就是把Arthit学长弄哭。只不过,看到学长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流泪,不知道Kongphop此刻是更心疼学长流泪,还是更开心学长因为自己而流泪呢。应该是更心疼吧,不然也不会说出“下次要是学长想哭的话,记得告诉我,这样我才能帮你擦眼泪”这番话了。个人觉得,这是Kongphop众多满级情话中,最为动人的一句。


Kongphop学弟有很多次仗义执言,但因为自己而发飙,却只有一次,那就是在海滩上。当学长把男生赶到海里,却对着围坐的女生唱情歌的时候,Kongphop怒火中烧,冲上去和学长理论“公平”,说什么“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然后还真的就赌气跑到海里去上演溺水的戏码了。他大概也没有意识到,他这是在吃醋吧。

倒是Arthit学长这边,明明是他让学弟去海里冷静一下头脑,却又时时留意学弟的动向,离得最远却第一个冲过去“救”他;明明是他让学弟离他远点儿,却又忍不住买杯冷饮回来安抚失魂落魄的学弟。正因为此,Kongphop才有机会和学长促膝长谈当教头的心路历程,从而走上了成为教头的道路;也才有机会把自己的齿轮托付给Arthit学长保管,完成了第一次隐晦的表白。


因此,当第二天Arthit学长在大巴上见到Kongphop的时候,无论是心态还是眼神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Kongphop甫一上车,看见耷拉着刘海身着便装的学长,那个惊艳的侧颜,便走不动路了。而Arthit就这么看着他,他想说什么却又无从开口,然后Arthit移开了视线。可当Kongphop落座后,Arthit又总忍不住回头打量,也不知道他此刻的焦躁是来自于学弟昨天的托付,还是眼前与美女的谈笑风生呢?

要说整部剧最温馨的一幕,我会选择接下来这一场戏:在学长学弟的一系列助攻下,Kongphop终于坐到了熟睡得乱了形象的Arthit学长旁边。看到学长醒来,他先是哄学长再睡睡,然后拿出买的那一大堆零食给学长垫下肚子。起先Arthit还傲娇一下,不要,后来听到Kongphop说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所以买了挺多的,心中想来也是感动的,便接过粉红冻奶,愉快的喝了起来,一如那日在烧烤摊边的动人神态。最终,“身体被掏空了”的学长还是睡了过去,靠在Kongphop的肩上。Kongphop学弟当然希望这一刻一直持续下去,他一直等到所有人都下完了,才转过头,恋恋不舍的叫醒了学长。



面对感情,万人迷Kongphop学弟也会患得患失,会犹豫,会退缩。

当碰到Arthit暗恋对象的时候,忍不住说“刚刚的姐姐笑得好漂亮……你喜欢她吧“,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明白你为何不敢说“。正如《Call Me By Your Name》中,Elio听完母亲讲的的故事,信誓旦旦的说他绝对没有勇气问出这样的问题。当Kongphop和M纠缠着各种误会和猜测,坐在校园的湖边,聊着彼此的感情时,听的是M的担忧,说的却是他刚刚经历的教训。他说:“要是把我们的感觉深深藏着,我们可能不会失去他”。正是基于彻底失去Arthit的担心,在学长质问他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想法的时候,Kongphop才迟迟没有回答。他那点心里话,也只有在夜深人静,学长睡着了以后,才敢说出来。他说:“阿日学长问我,我对你有什么想法。我不知道学长是什么意思,但如果你的意思和我想的一样,那么,我确实有。而且已经很久了。”现在看来,与其失去学长,他宁愿当初没有说出那些话。


面对学长的回避,Kongphop没有放弃,也没有纠缠。起初,他给学长发信息、打电话、一听到他的消息就急冲冲跑过去找他,还在教室门口等他。然而,当这一切都没有用,当学长宁愿不要那些书也不想和他说话的时候,尤其是当他无意间撞见学长和暗恋对象在一起的时候,在Kongphop心里,他知道他已经不可避免的失去学长了。若不是学长主动打了那个电话过来,他应该也不会想要向学长表白,甚至不会再主动接近他。可学长却没有听完他的表白就匆匆挂了电话,就好比给了人希望又拿走了一样,比一开始就不给还要来得更难受。没有嘶声力竭的嚎啕大哭,导演只给了一个镜头:Kongphop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手撑着额头,看不清脸,也看不清眼,只见眼泪顺着鼻尖不断的滴下来,在克制和隐忍中,悲伤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夜未眠的Kongphop来到最初见到学长的礼堂,昔日熙熙攘攘,如今空空荡荡,真有点“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感觉。其实,这个场景如果选在第一次见面的长椅上,可能从情感上来说会更好,但恐怕又没有了这空旷空间所营造出的孤独感。回到最初开始的地方,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告别。其实在昨夜收拾完泪水之后,他就已经解下了Arthit学长为他系上的手绳。当他把书交给Not学长代为转交的那一刻,便是正式放开了手。这是我欣赏Kongphop的地方,无论有多深爱,拿得起放得下。在Kongphop看来,有着两层顾虑:一是Arthit学长暗恋的对象是女生,而且和对方在一起,他有说有笑很开心的样子,他大概是不会喜欢一个男生的;二是Arthit学长并不喜欢他,甚至有些排斥他,这从那个摔坏的玻璃杯、已读未回的短信和扔下的书本中就能看得很清楚了。爱不是占有,而是让对方幸福,如果自己会给他带来痛苦,那还是让他和可以带给他幸福的人在一起吧。这一点,和后面Arthit学长的顾虑倒是异曲同工。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懂的道理,他们小小年纪就已经想得明白了。同样的,《一年生》中最让触动我的表白,不是来自Kongphop或是Arthit,而是一向木讷寡言的M,“呃“了半天也想不出话来安慰失恋的May,笨拙的说:“你不需要喜欢我,但不要改变你自己。”只有把对方看得比自己更重要时,我们才有可能接近爱情。

正因为失去了,Kongphop才更想要尝一尝学长喜欢的粉红冻奶,好像这样就能重新拥有他的一部分似的。这个场景我很喜欢,错落有致,哀而不伤。当看到学长的时候,Kongphop的眼神表现得细腻到位,既想贪婪的多看看他,又不得不克制自己移开目光,还得担心学长知道他点了粉红冻奶之后的小尴尬。最后把冻奶让给了学长,转身走了,干净利落,反留下学长在那里一脸惆怅。



然而Tum学长的婚礼转瞬即至,那两条没有发出去的短信,各自有着各自的精彩。Kongphop不想去,当然是因为害怕见到Arthit学长以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就像他在车上向学姐请教的一样。在他的认知里,Arthit学长是更接近于“前男友“的存在。然而他把这条信息删了,又是为何呢?或许是内心想要见到Arthit的渴望更为强烈,哪怕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发生,就单纯见见他,也是好的。也有可能仅仅是出于对做出的承诺负责的态度,既然答应了要去,就不能不去。在学长的婚礼上,他将自己的干脆进行到底。当Arthit试图和他聊两句缓和气氛的时候,他不无体贴的说:“Arthit学长,我知道你看起来很为难,但如果你想恢复关系,你没必要这么做,因为你越这么做,就越是像要给我希望。”

经过昨天关于咖啡和粉红冻奶“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理由”的点醒,Arthit学长是有所打算的,早上起床还翻出学弟的齿轮摩挲了半天。他想知道今天学弟会不会去,却最终没有把短信发出去,因为他还在承受内心的挣扎。然而,当Tum学长告诉Arthit用心思考以后,他便如蛟龙入海,一往无前。这倒有点“只问你心,无问西东“的意思。他寻找Kongphop的迫切程度和他的渴望是成正比的,当冲到门口四顾无人的时候,他微微蹙起了眉。这时,学弟的声音在身后轻轻响起:”Arthit学长站这儿干嘛啊?“一回头,学弟正在那灯火阑珊处,一脸落寞,让人心疼。经历了人生的第三重境界,此时的Arthit学长应该是更明白自己的内心了,所以他才能坦然的“命令”学弟陪他去吃东西,给学弟递筷子,把肉丸夹给学弟吃,即使在面对学弟不解的质问时,也可以处之淡然。Kongphop为什么没有跟学姐回去呢?不得而知。他说”我不想现在回去“,后面又说”我依然想要陪在你身边“。所以他没有走,大概是因为学长还没有走吧。

在拉玛八世大桥上,学长问道:“Kongphop,你累吗?“他说:”不啊。“问的是这一路漫无目的的闲逛,也是这走走停停的感情。所以学长又问了一遍:“我认真的问你啊。你真的不累吗?要一直在后面跟着我,而且你都不知道,我要走到哪儿去,什么时候会停下来。”这下Kongphop是听明白了,说:“就算我不知道将会遇到什么,不管是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但我依然想要陪在你身边。”这算是他对学长最正式的表白了,不是对方不知含义的隐晦行动,不是深夜里的喃喃自语,而是面对面的说出自己的决心和态度。联想到之前Tum学长说的,虽然和学姐经常会吵架,但他“仍然选择跟她在一起”。这句话,应该是碰触到Arthit的内心了吧。喜不喜欢一个人,我们或许无法控制,但是要不要和一个人在一起,却是我们自己可以做出的决定。于是,决心已定的学长,接连问了几个问题:
    你知道的对吗?我是男生,你也是男生。
    你也是知道的对吗?我是学长,你是学弟。
    然后你也知道对吗?我喜欢粉红冻奶。
    然后你也知道对吗?有时候我特别喜欢无理取闹,有时候我自私霸道,喜欢叨逼叨,喜欢生闷气,每一天都无所事事,每一天都睡到很晚才起。
    要是你知道这些以后,你还能接受我吗?

Kongphop学弟怎么会不接受呢。当学长吻上他的时候,他仍是一脸难以置信,张嘴品尝了一下学长唇齿间的气息,便忍不住咧嘴笑了开来。抬起头就不忘调戏学长,说什么“我还不是很清楚你的答案呢,再一次可以吗?“还一直伸手想要去牵学长的手,一副兴奋的小狼狗的模样,就差摇尾巴了。这恢复速度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第二天,甚至胆敢叫住学长,附在耳边说:”认真学习哦,学长大人“,一幅一切尽在掌握的气定神闲。Arthit学长却意外的只是抿嘴浅笑,一脸娇羞的略一点头,走开了。现在终于知道,两年后那么柔软而美丽的学长,是从哪里来的了。




他们终于找到了彼此的幸福。我却一直在想,是什么让我在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因为一部电视剧而絮絮叨叨的写了九千多字,还乐在其中。上一次有这样的体验,还是因为《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而这两者又完全没有可比性。

《一年生》让我想起了《红色气球》和《Call Me By Your Name》,都是单纯的感情,都是隐忍而克制,都是经年不忘。或许,这就是我所追求的美好,稀缺的美好。初恋就像一把双刃剑,既可能因为懵懂和不知轻重而落得个兵荒马乱,却也是唯一“得一人终老“的机会,唯一可以全身心把自己托付给另一个人的机会,就像Kongphop和Arthit相互交给对方保管的齿轮。正如在《未名湖畔的爱与罚》中,于雷懊恼于自己亲手毁掉了获得自己理想爱情的机会,我们每多经历一段感情,可以投入的就越少,这不取决于主观意愿,而是客观的事实。同样的道理,在《Call Me By Your Name》中,Elio的父亲也向他叮嘱过。

肉体的欢愉,是我们的本能,它的缺失会带给我们压抑和焦虑;追求、满足、再追求、再满足,如此循环往复,却也无法带给我们内心的安宁,很多时候得到性的那一瞬间也是最失落的瞬间,因为又要开始新一轮的追逐。见过了太多把这个循环往复的追逐作为主题的影片,也会渐渐迷失在对意义的寻找中。再美好的容颜,再性感的肉体都会老去,到那个时候,维系彼此的爱情的又是什么呢?那一定得是某种超越本能,又更持久的东西,比如两颗互相温暖的心,比如对相互品性和特质的欣赏,比如共同经历的患难,比如让彼此变成了更好的自己,比如对某个高远目标的追求……

2018年2月3日 于北京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年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一年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