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的事 将来的事 8.2分

希望比拥有更容易让人满足

宁木江南
2018-02-03 14:00:5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观影|希望比拥有更容易令人满足

原创 公众号:ARoomOfHerOwn

“不幸是属于那些没有欲望的人,他们因此失去他们拥有的一切,希望比拥有更容易令人满足。”

第二期

片名:《将来的事》

上映时间:2016年

国家:法国

导演: 米娅·汉森-洛夫

主演: 伊莎贝尔·于佩尔 / 安德烈·马尔孔 / 罗曼·科兰卡

关键词:哲学、生活

Auf dem Wasser zu singen, Op. 72, D. 774

Dame Margaret Price;Hans Schöneberger;Wolfgang Sawallisch - SCHUBERT, F.: Lieder (M. Price, Schöneberger, Sawallisch)

《将来的事》是法国新锐女导演米娅·汉森-洛夫(Mia Hansen-Løve)在2016年执导上映的一部由伊莎贝尔·于佩尔主演的充满哲学意味的生活电影。米娅·汉森-洛夫1981年出生于法国巴黎,最初以演员的身份于1998年进入法国影视界。后来在2003年,米娅成为著名电影杂志《电影手册》的影评人,并最终发展成为一名电影导演。在2016年第66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中,米娅作为最年轻的导演最终凭借《将来的事》获得了当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米娅无疑是近年来法国最受瞩目的导演

...
显示全文

观影|希望比拥有更容易令人满足

原创 公众号:ARoomOfHerOwn

“不幸是属于那些没有欲望的人,他们因此失去他们拥有的一切,希望比拥有更容易令人满足。”

第二期

片名:《将来的事》

上映时间:2016年

国家:法国

导演: 米娅·汉森-洛夫

主演: 伊莎贝尔·于佩尔 / 安德烈·马尔孔 / 罗曼·科兰卡

关键词:哲学、生活

Auf dem Wasser zu singen, Op. 72, D. 774

Dame Margaret Price;Hans Schöneberger;Wolfgang Sawallisch - SCHUBERT, F.: Lieder (M. Price, Schöneberger, Sawallisch)

《将来的事》是法国新锐女导演米娅·汉森-洛夫(Mia Hansen-Løve)在2016年执导上映的一部由伊莎贝尔·于佩尔主演的充满哲学意味的生活电影。米娅·汉森-洛夫1981年出生于法国巴黎,最初以演员的身份于1998年进入法国影视界。后来在2003年,米娅成为著名电影杂志《电影手册》的影评人,并最终发展成为一名电影导演。在2016年第66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中,米娅作为最年轻的导演最终凭借《将来的事》获得了当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米娅无疑是近年来法国最受瞩目的导演之一。《当代电影》对于米娅有这如下的评价:“作为一名女性电影作者,米娅·汉森-洛夫的作品始终充溢着一名现代城市女性在思考生活与存在的时候所自然散发的感性光芒。她的电影工作方法可以说是对"新浪潮"一代作者的继承,更显在的,则是类似于德国思想家海德格尔在《林中路》中所探讨的对个体现实的富有诗意的哲学考量 。”

《当代电影》对于米娅·汉森-洛夫的评价是比较全面和中肯的。从本期影片《将来的事》来看的确有许多法国新浪潮风格的影子,通过对日常生活中影片充满了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探索以及对生活的追问,体现了对处于个体偶在性命运中的个人境遇的人文主义关怀。除此之外,影片于佩尔对知性中年哲学女教师的生动演绎、阳光满溢的每一帧法国田园风景画面以及与剧情的推进搭配的相得益彰的背景音乐也是本片的看点所在。

这部电影以一种叙事性的拍摄手法,讲述了突然降临在一名中年高中哲学女教师娜塔莉(于佩尔饰)身上的一系列的生活变故——与出轨的丈夫离婚、情绪持续焦虑的母亲去世,以及自己的写书计划受阻等等。在导演缓缓推进的叙事基调中,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到女主角娜塔莉的生活之船如何从平静的港湾意外驶离,到达了生活的风暴中心。对于这一系列的剧变,或许会让人想到昆德拉在自己的小说《小说的艺术》中表达的观点——现代的生活世界是一个陷阱,那么,“在成为陷阱的世界中,人的可能性是什么?”

联系即冲突,拥有即束缚,这个每个人都会遇到的生活悖论在影片中不断出现,构成了不同角色间的矛盾冲突,推进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不管是在影片中各角色间的夫妻关系、母女关系、师生关系或是工作伙伴关系中,都体现了电影主角们在这一悖论中的思考与抉择。

作为一部与哲学相关的影片,导演巧妙地利用了电影主角娜塔莉是哲学教师的这一身份,将主角对生活的困惑与诉求与课堂教学相结合,每一次于佩尔在课堂上对学生的启迪以及与已经毕业的学生法比安的交流其实都和自己的生存状态相关。在影片中,娜塔莉曾向学生们在不同的阶段提出过不同的哲思问题:

真理是可以被讨论的吗?

人是否真的可以做到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呢?

希望与拥有哪个更令人满足?

影片最先引入的娜塔莉与丈夫汉斯(安德烈·马孔 André Marcon 饰)的关系,在电影开头,家人一起去夏多布里昂安息的圣马洛港口的格朗贝岛出行,十分温暖和谐,充满着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家庭所具有的平静与满足。一闪,电影就是十年后的画面。同为哲学教师的两人分别教授着不同的内容,丈夫汉斯教授法兰克福学派的理性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崇尚康德,并把“天上有星辰灿烂,心中有良心照耀”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而娜塔莉似乎对于卢梭更加钟爱一些,无论是从自己启发学生独立思考的教学方式或是在教学内容以及生活中来看;特别是在母亲的葬礼上,娜塔莉选取了卢梭的《忏悔录》中的一段话作为悼词。

此时,娜塔莉已经与丈夫离婚,很明显,这段悼词不仅是娜塔莉对于母亲的怀念,更是表达了自己对于自身当下处境的困惑与迷失。

娜塔莉与丈夫作为生活的伴侣结为夫妻而缔结联系,他们之间的冲突主要体现在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是否对婚姻依然忠诚,不幸的是,丈夫汉斯有了外遇。娜塔莉对于这一坦白的第一反应是:“你(丈夫)一个人保持这个秘密不好吗?”看得出虽然娜塔莉对于丈夫的出轨虽然觉得愤怒,但更多的是想要保持一种生活的平静。

在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娜塔莉并不是一个固执的完美主义者,而是一个理性地接受了生命会存在种种瑕疵的知性女性。但是当丈夫提出这个问题之后,情况就变了,丈夫必须做出选择——离开娜塔莉和另一名女子同居,娜塔莉不是这个变故的发出者,而是承受者。在极为理性的克制之下,没有激烈的争吵或愤怒,娜塔莉的反应只是悲伤地凝视着窗外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仍爱着我,我真是太蠢了。"

而就在这个变故发生前,娜塔莉刚刚在课上同自己的学生发出了这样的提问——“真理是可以被讨论的吗?真理建构在什么之上呢?”,最终同学们得出的答案是:时间可以证实历史与艺术中的部分真理。后来问题的讨论被娜塔莉母亲的电话所打断。

那么就这个问题延伸开来,爱情中有没有真理呢?爱情的真理又建构在什么的证实之上呢?两个人在缔结婚约的时候,许对方为真爱,疾病或贫穷永远不分开,或许就以为对方对于自己的永不改变的爱就是真理。那么现在,娜塔莉的爱情的真理已经被丈夫出轨这一事件所打破了,曾经的真理在时间线的延长中被偶然打破,娜塔莉虽然悲伤却无能为力。

娜塔莉的母亲(爱迪丝·斯考博 Edith Scob 饰)曾是一名当红模特,在娜塔莉与母亲的关系中,母亲与娜塔莉之间显然是一种极为紧密的联系,但也为冲突的产生提供了最为肥沃的的土壤。

影片前半部分中,母亲焦虑症的持续发作,以及随时都会打过来的告诉娜塔莉自己情绪崩溃的电话——在娜塔莉凌晨的熟睡中,在娜塔莉给学生授课时,在娜塔莉与丈夫离婚后告别的旅途中……甚至不断尝试自杀甚至扰乱了消防员的正常工作。娜塔莉看似几次故意忽略母亲的电话,但只要母亲打得次数一多,她立即就会跑到母亲身边。每次去的时候,尽管匆忙,还不忘记给母亲带上食物或者报纸,甚至是在布列尼塔往巴黎赶回去的那一次,还给母亲在家附近的草地上摘了一束鲜花送给母亲。看得出来娜塔莉用了很多的爱与包容来照顾着母亲,但是,一个人的生命究竟多大程度上可以忍受为他人所占有和支配呢?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母亲。而此时对于彼此的拥有也变成了一种束缚。于是娜塔莉与母亲的冲突便产生了,最终在情况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母亲抗议失效,妥协去了疗养院。

“人是否真的可以做到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呢?”,这个问题似乎更像是对于母亲和自己发出的提问。

而之后,理应情况好转的剧情却因为母亲在疗养院的意外去世而蒙上了一层悲伤的面纱。母亲的角色设定看似是女主的累赘,但母亲去世之后,娜塔莉是觉得如释重负更加自由了么?没有。因为负重前行的生命才更有意义,不再负重的生命会因失重而无法感知自我的存在,母亲的离世使得娜塔莉在作为女儿的身份的部分生命失去了意义,娜塔莉也因此又陷入了新的悲伤与迷茫之中。

正如刘小枫所言,哲学和科学可以把一个人在自己的生活中撞见的显露人生相对性和道德模糊性的悖论理析得清清楚楚,可是,生活在被悖论撕裂的伤痛时刻中的个人需要的并不是清清楚楚的理析——更何况根本就不可能指望人人都是理智的,而是叙述性的陪伴和倾听。于是娜塔莉转向了自己的学生倾诉——法比安,一个在哲学上才华过人又富有生命力的年轻人。

娜塔莉和法比安的联系是基于师生关系展开的,最开始的时候二者之间的关系是正向的——娜塔莉在法比安迷茫的学生时期给予了许多支持与鼓励,而法比安也很感谢老师,会经常来看望老师,并且在哲学上互相交流思想并合作出著。二人的冲突发生在娜塔莉在法比安农场上的家中,二人关于彼此在哲学研究的方向选择以及在哲学与生活的统一性的实践上的意见相左。

最深层次的痛苦,不是不幸带来的,而是孤独。此时,娜塔莉由于被学生误解而产生了更大的孤独感,甚至一个人在房间中抱着母亲的猫潘多拉伤心地哭了起来。

原本以为会是惺惺相惜的师生情谊却在关键的时刻又加重了自己的孤独与迷茫感——或许这就是生活,充满了不定向。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种类似于幸福的陪伴似乎也是脆弱的,可能只是基于某个观点的相左就会绷断,人与人之间的陪伴或者抚慰也不应是一种义务与强制,特别是理解,更不可强求。好在这次师生间的冲突只是一个插曲,后续的故事中法比安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撞,尽自己的所能来弥补自己之前的失态,并出于善意帮助娜塔莉收养了母亲的猫。

值得注意的是在影片的后面部分,最后一次在娜塔莉的课堂上,她给同学们讲的是卢梭的《新爱洛伊斯》,阐述的是故事中男女主人公由于阶级差异而造成的爱情悲剧。课堂中节选的是以下片段:

“当我们有欲望,我们可以不是快乐的,我们等待它未来成真。假使快乐不来,希望就会延展开来。激情维持多久,幻想的魔力就会多久,这个状态是自给自足的,其伴随的焦虑是一种满足,它填补了真实。不幸是属于那些没有欲望的人,他们因此失去他们拥有的一切,希望比拥有更容易让人满足。快乐在存在之前才是真正的快乐。以纯粹想象的快乐回馈那个不在的爱人,即便非真实,也是强而有力的。”

这段话很像是娜塔莉对于和丈夫离婚这件事情以及对于自己的生活的和解。不管在何种关系中,没有持续的幸福,幸福只是一个点,然后在某个时期达到一个峰值,而在幸福与不幸之间,有着十分宽广的灰色地带。如果人们觉得不幸,也可能是一种自身的期望的缺失,只要对未来仍有信心,仍然有所期望,那么内心的快乐也会自然而然的到来。毕竟对于生活,有所期望并因此保持一种对于生活的热情,是大有裨益的,因为真正使人绝望并放弃一切的,只能是绝望本身。

故事的后半段娜塔莉恢复了自己平静与从容,其实如此推崇卢梭的他,应该也知道如何去应对生活中的种种未知。卢梭曾说过:“人人都有幸福和痛苦,只不过是程度不同而已。谁遭受的痛苦最少,谁就是是最幸福的人;谁感受的快乐最少,谁就是最可怜人。”那么人生的智慧,就是在于能够选择开启快乐的闸门,关闭一些痛苦的闸门。

克制中的平静,隐忍中的优雅。生活似乎总是在这样的循环往复。总是经过每一场与自己的搏斗,所有的不安与焦虑被平息下去,湮没在时间的低地处。而后情绪被抚平,朗日晴空。而只有自己知道在每一次的搏斗中,自己是如何耗尽全力。但希望是个好东西,它支撑着每一个人在西西弗似的人生中,不断踏上征途,并守望着光明。

影片的最后,在圣诞节的晚上,丈夫汉斯回到家中取走自己的叔本华。娜塔莉问他怎么过圣诞节,汉斯告诉娜塔莉他的女友去了西班牙,自己有事情所以留在了巴黎。汉斯的言神之间都透露出一种对家的留恋,但是理性的娜塔莉最后还是暗示汉斯快点离开,并让他交出家的钥匙。是否这意味着汉斯与女友的新恋情或许并不顺利,而要回心转意回归原来的家庭呢?这里只是一种猜测。或许爱情会再次到来,或许幸福会以别种形式降临,但是无论怎样,保持一种平静以及对于未来的希望,娜塔莉内心都不会有所担忧。后面子女们都回来和娜塔莉一起过圣诞节,在暖黄色的灯光里,在家人的陪伴中,温馨的晚餐开始。娜塔莉怀抱着睡醒后哭闹的外孙,在卧室内哼唱法国民谣《在清泉边》——拥抱着一个新生的生命,为他唱着抚慰的歌曲,这似乎也象征着娜塔莉自己的精神在这一系列的变故之后已经得到了重生。

以上内容可来自公众号ARoomOfHerOwn

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ARoomOfHerOwn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将来的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将来的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