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情书 8.8分

普鲁斯特的《情书》

享耳
2018-02-03 09:09:4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篇拖欠了快一年的影评。去年除夕夜,我躲在自己房间里看《情书》,没有什么特殊的缘由,大概也只是突然想看——现在想来,类似“新年的第一天干什么新的一年都会干什么哦!”的警告真是让人失望。

岩井俊二是一个认真讲故事的人,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玩任何花招,《情书》的故事是朦胧的,叙事却扎实有力,电影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保持着“面瘫心慌”的状态,柏原崇在里面的表演完美的诠释了上面这个词。岩井俊二抛弃了所有可以想像的叙事诡计,顺带着抛弃了玩悬疑的可能性。电影开场没几分钟观众就知道了藤井小姐和过世的树先生重名,都叫藤井树。下面我就管男的那位叫树,女生叫藤井;在藤井在医院里那段梦境的处理中,感觉墙壁的表现就像岩井那张扭曲的脸:“你们千万不要弄错了!这是在做梦啊!”做个梦还顺便交代了树先生和藤井小姐是高中同学,没有留下任何疑问之处;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辨别博子和藤井很简单,博子安静、内敛,眼神常向下瞥,而藤井活泼,槽多:导演就怕你认不出那两个人,博子的衣服几乎都是素色,给博子的镜头一直都非常稳定,最典型的就是开场(那段中山美穗美到炸裂www),而如果雪地里的是藤井的话,描绘她起身跑远的这一

...
显示全文

一篇拖欠了快一年的影评。去年除夕夜,我躲在自己房间里看《情书》,没有什么特殊的缘由,大概也只是突然想看——现在想来,类似“新年的第一天干什么新的一年都会干什么哦!”的警告真是让人失望。

岩井俊二是一个认真讲故事的人,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玩任何花招,《情书》的故事是朦胧的,叙事却扎实有力,电影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保持着“面瘫心慌”的状态,柏原崇在里面的表演完美的诠释了上面这个词。岩井俊二抛弃了所有可以想像的叙事诡计,顺带着抛弃了玩悬疑的可能性。电影开场没几分钟观众就知道了藤井小姐和过世的树先生重名,都叫藤井树。下面我就管男的那位叫树,女生叫藤井;在藤井在医院里那段梦境的处理中,感觉墙壁的表现就像岩井那张扭曲的脸:“你们千万不要弄错了!这是在做梦啊!”做个梦还顺便交代了树先生和藤井小姐是高中同学,没有留下任何疑问之处;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辨别博子和藤井很简单,博子安静、内敛,眼神常向下瞥,而藤井活泼,槽多:导演就怕你认不出那两个人,博子的衣服几乎都是素色,给博子的镜头一直都非常稳定,最典型的就是开场(那段中山美穗美到炸裂www),而如果雪地里的是藤井的话,描绘她起身跑远的这一段,肯定是一个伴随着剧烈摇晃的近景长镜头——藤井的运动镜头很多,衣服也都是偏活泼的格子样,为了我们不要搞混这两人,导演已经竭尽全力了。

藤井和博子是不一样的,当树先生拿着戒指对着博子一言不发时,他明显地犹豫了,部分是因为她们的相似,部分是因为她们的截然不同。普鲁斯特笔下那个年轻的马塞尔,曾经斩钉截铁地说,人的爱情就是在追求幻影,一个幻影破灭时,前一个已经重生。博子不是藤井小姐的替代品,她们俩都不过是幻影而已——在树拿着戒指沉默的夜晚,如果不是博子的主动,恐怕这个幻影会霎时间破灭吧。

无论如何,没有人会否定岩井俊二写出了一场极致的暗恋,这个评论俗气而精炼。有人怀疑最后树跑到藤井家是要表白,但是看见她父亲去世,就没有说出口。我倾向于认为这不是他表白的时候,首先他看到开门的藤井大吃一惊,并问她这时候为什么没在学校。当然最重要的是树先生手上的那本书,字幕出来的时候我简直要跳起来——《追忆似水年华》第七卷,也是终章,《寻回的时光》。

这个时间点既是藤井向博子叙述的结尾,也是藤井和树爱情的结尾,那个“被寻回的时光”也就具有了双重意义:当藤井重新翻看那些书时,里面层层垒垒的借书日期,是他们两人在图书馆共同生活的见证,我想,树写下的,实际上是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所以,被树笑言的“藤井旋风”才是他真正的表白,最后的借书证明,背面的绝美的素描,把所有的时光还给了那个女孩,就像信纸展开的那一刻,感情势必随之奔涌而出。时光中汇聚的澎湃的力量,让翻过借书证的那个刹那,永远地定格在了影史上。按影片的时间顺序,这是第二封情书。第一封情书就是片头博子寄给藤井的那三封信,“你好吗,我很好”,这句话待会还要说,先放在这吧(我其实非常喜欢关于樱花的那一段),这是写给去世的树先生的。第三封情书是博子将所有的信寄回到藤井那儿,博子的台词简直是编剧的原话:“这是属于你的信件。”这句话实际上是在说,藤井自己写下那些故事,就是原本已经遗失的,如今再次寻回的记忆与时光。而所有的曾经以“树”的名义寄出的信件,回到藤井手中的那一刻,就像真正来自于天国,成为了另一种意义的告白,树先生用生命和时间写下的情书,导演自己真正想传达的那一封。这个故事,写影评都写得让人很感动。

我无意于在此接下去谈论爱情,我现在的语气无法支持我谈论爱情。岩井俊二的方式是新颖而杰出的,他挠到了一个死角。导演的着力点当然在爱情,对感情线的描述也占去大半篇幅,但他有更大的野心。他在谈论生死。

这部作品开篇就死人,死的是树先生,后面我们还知道,藤井小姐的父亲也死去了,正好一个死在博子那儿,一个死在藤井那儿,可想而知,他们都死在了冬天,影片中随处可见的大雪,是阴影。而故事所说的,是摆脱死亡。博子并不相信树先生真的去世了,她走不出来,秋叶的即定位在此,他必须要让博子摆脱藤井的阴影,“你也该自由了”是他的心声。尽管是个好男人啦,但我一直不大喜欢这个角色,他的笑容一直让我有种走错片场的感觉。而藤井的感冒——和她父亲一样的病症——则更加赤裸裸地暗示了死神的徘徊,父亲的死也让她不愿意走进医院。普鲁斯特在《寻回的时光》里写道:“对爱情的回忆让我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我也想不到这句话竟如此应景,对树先生的回忆最终让两个人都度过了那个充满象征意味的暴雪狂风之夜:

次日早晨的那场文戏,是我最喜欢的一段。秋叶和博子对着埋葬了树的那座山大喊,秋叶的喊声有回音,他也玩笑般的把回音当作是树的回答。而在博子对着山哭喊:“你好吗,我很好”的时候,画面天才般地转向了走出死亡威胁,但似乎还在昏迷中的藤井,她也在细细碎碎地念着:“你好吗,我很好”,双方的来回切换隐没了回声,事实上,藤井的自言自语就是博子的回声,也就在这一刻,两个“藤井树”的身份重合了,这更像是一种梦呓与通灵。在此之后,博子彻底明白树已经死去,面对着朝阳开始了新的生活,藤井也像那颗和她一起长大的树一样,继续活着。但是她们都明白,以前的确是不一样了,死去的人、逝去的记忆融合进了她们的生命里,这是走出阴影后的馈赠,是死后的生。普鲁斯特最后对圣卢小姐的描述很有意思:

“我感觉她好美,身上还有希望,笑盈盈的。而使她出落成这样的,正是我失去的一年又一年,她仿佛就是我的青春。”

圣卢小姐的长相和身份都像极了马塞尔前半生的结合,一切记忆在这个漂亮的女孩身上交汇成网,无论是爱情还是死亡。但她身上却丝毫没有半点黄昏之气,她的青春才刚刚开始,青草还在生长。

能拍出这样一部电影的人是多么幸运啊。用爱情的话题尽情地谈论生死,爱情那么美,生死又那么动人。好想写出一个这么棒的故事啊。当藤井第一次收到博子的来信时,她把信举过头顶,那束光正好打到信封上,柔和而耀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书的更多影评

推荐情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