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华 嘉年华 8.3分

挣扎•挣脱

陈麒宇
2018-02-03 00:34:2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嘉年华》初次观影结束,心里并不好受,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女性,而在这部电影中女性共同的阴影就是:女孩从一开始就背负了性别的“原罪”,她是被嫌弃的;女孩是这个男权社会的弃儿。女孩所遭遇的“抛弃”,不仅指有形的活生生的抛弃(那些因性别鉴定而无法出生的胎儿,那些一出生就被送人或遗弃的女婴),也指情感心理上的抛弃(“你永远不如哥哥或弟弟重要”、“你嫁人后终究是别人家的”)。尤其在影片一开始,小米的眼神,愤世嫉俗又郁郁而终,影片中的每一个主人公都好似小米,小文像她,莉莉姐也像她,她是整个电影中所有女性的缩影。

昨天看到一场关于嘉年华的报道,记者问文晏导演,小文的扮演者是怎么选的,文晏导演说是从1000个小孩子里面选最像的,而在拍摄中也没有告诉她小文的剧情,只是在相应的景别里告诉她应该怎样演。影片中的小文也确确实实如导演所说,眼神清澈却又有着那个年纪的孩子不该背负的成长和精力,这样的影片观后令我痛心,我以前写故事总是喜欢写悲剧,喜欢把美好的一面亲手撕开,但每当我看到这样的电影,我又忍不住。小文背上包离家出走,她不可能再待在如此践踏她的母亲身边。她跑到父亲的住所,也无人应她,她只

...
显示全文

《嘉年华》初次观影结束,心里并不好受,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女性,而在这部电影中女性共同的阴影就是:女孩从一开始就背负了性别的“原罪”,她是被嫌弃的;女孩是这个男权社会的弃儿。女孩所遭遇的“抛弃”,不仅指有形的活生生的抛弃(那些因性别鉴定而无法出生的胎儿,那些一出生就被送人或遗弃的女婴),也指情感心理上的抛弃(“你永远不如哥哥或弟弟重要”、“你嫁人后终究是别人家的”)。尤其在影片一开始,小米的眼神,愤世嫉俗又郁郁而终,影片中的每一个主人公都好似小米,小文像她,莉莉姐也像她,她是整个电影中所有女性的缩影。

昨天看到一场关于嘉年华的报道,记者问文晏导演,小文的扮演者是怎么选的,文晏导演说是从1000个小孩子里面选最像的,而在拍摄中也没有告诉她小文的剧情,只是在相应的景别里告诉她应该怎样演。影片中的小文也确确实实如导演所说,眼神清澈却又有着那个年纪的孩子不该背负的成长和精力,这样的影片观后令我痛心,我以前写故事总是喜欢写悲剧,喜欢把美好的一面亲手撕开,但每当我看到这样的电影,我又忍不住。小文背上包离家出走,她不可能再待在如此践踏她的母亲身边。她跑到父亲的住所,也无人应她,她只有流浪街头。在夜色中,小文来到巨大的梦露塑像下。在梦露的高跟鞋脚边,小文蜷着身体,席地而睡。刚刚遭受过性侵的她,宁可将在自己暴露在毫无庇护的危险中,也不愿意回家——究竟哪一个对她的伤害更大?至此,小文,一个在小米看起来锦衣玉食的城市小学生,也正在成为另一个“小米”。而在小文无家可归的背景中,是很多对男女在沙滩上,穿着婚纱和礼服,摆拍着千人一面的婚纱照,这真是意味深长的讽刺。

导演文晏说:“小文可以变成小米,小米可以成为莉莉,莉莉可以成为孩子们的妈妈。她们之间的转换不过是时间和选择的问题。”这样直白的诠释,当然远不如电影叙事本身那样动人和有力。每一个女人都有她的过去,而这种过去又在指向并不新鲜的未来。每一个女人,身上都有其他女性的影子和可能性。在这样扭曲的集体文化之恶中,男人也无法幸免:作为男孩子,他们固然可以被挑中、被存活、被青睐、被重视、被给予厚望和资源,然而他们也没有享受过完整的作为“人”的被爱,因为他们获得这一切偏爱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是个“带把的”。他们的性器官,大于他们自身的存在。他们被鼓励虚张声势、豪取强夺、攻击他人、传宗接代,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和强大。

《嘉年华》中的男人,无论刘会长、酒店老板、警察、医生、地痞流氓,都多少有点权力,都可以去“整”他人(比他们弱的弱者)。可他们活得都不像人,要么是猥琐的、要么是残暴的、要么是虚伪的和麻木的。唯一没有权力,但多少还有点骨气的小文的爸爸,在他前妻的口中却是一个“窝囊废”。影片的现实沉重粗糙,僵硬如铁如石,渴望爱与自由的生命与之碰撞磨合,难免不流淌下血与泪。可我们仍然要追寻,并在力所能及的给予中,丰富这个贫瘠的世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嘉年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嘉年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