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下的忍者变迁——从雾隐政变剧情浅谈博人传对前作遗留问题的继承与展望

Kyubei贝贝
2018-02-03 00:07: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论收视率如何,火影忍者博人传在贴吧等中文论坛的口碑似乎都不太好,“战力崩坏”与“TV原创”是其恶评的两大关键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观看后,我却发现这部TV的有趣程度远超预期,至少其观感超过了疾风传后期的诸多漫画原著剧情。与“新一代失落传统”的风评相反,我个人认为博人转恰恰在某种程度上继承了火影忍者原著线索,体现在TV原创的雾隐之行剧情中,即:忍者依赖战争而存在的职业需要与渴望消除争端、实现和平的普世价值间的矛盾1 依赖战争与渴望和平——火影忍者世界观下的忍界基本矛盾 作为战争兵器,忍者的核心价值——超于常人的战斗力只有在战争之中才能得到尽情体现。忍术、幻术、体术,诸多忍者从小修行的能力都是为了与人对抗而存在。战争为忍者的活跃带来了绝佳的舞台,与之相反,和平则会带来忍者价值的贬值。许多忍术在和平时代将成为屠龙之技:想想看,在一个不靠杀人解决问题的时代,掌握一身必杀技对职业发展又有何意义?身为忍者,是应该为努力实现价值而支持乱世,还是该从人本思想出发而选择守护和平?这一问题成为贯穿半部火影忍者的主题。 砂隐入侵木叶是该问题的第一次出现:鸽派的风之国大名决定裁剪其雇佣的砂隐忍者村经费,原因很简单:和平时期用不着那么多忍者。国家与忍村的关系类似雇主与佣兵团,在战争期间,忍村通过为参战各国提供暗杀等高价值服务可以为国家赚取丰厚收入,当国家陷入战争时也可以作为战斗力进行动员。而当和平降临,忍村就将逐渐成为了国家的负担:供养一村大量忍者的支出将超出忍者所执行任务的带来的收入。这还是在第四次忍界大战前,各小国人存在冲突的情形,倘若真正出现绝对意义上的和平,忍者们可能连执行高级任务的机会都不可能有了。当时风之国在五国中经济较为弱小,又遭遇了两次大战之间忍村任务青黄不接的时代,为此展开裁军行动也不足为奇。 失去风之国的支持,砂隐村将面临大量忍者流离失所,忍者世家与忍术流向他国的窘境,也意味其自身实力的削弱。为此,四代风影与大蛇丸联手进行了木叶崩溃计划,打算在砂隐的力量进一步削弱前先行除掉木叶这个强大的威胁。尽管计划失败后,砂隐将全部责任推卸给大蛇丸,但需要留意的是,毁灭木叶的确是砂隐的原本意图,这算是第一次揭示了忍者与和平间互不相容的特性。 如果说木叶崩溃行动中体现了战争对忍者村的意义,那么晓的计划则进一步指出了战争的忍村所在国的影响。忍村收入可能是一些国家,尤其是小国的经济收入的支柱。而世界的普遍和平则限制了忍村的收入。与能供养忍村的大国不同,小国将不得不面临两难选择:是放弃忍村的经济负担,失去战争时期的额外收入与战斗力,还是努力供养忍村,承担其对经济造成的极大负担。 针对这一问题,晓给出的答案是向小国提供比供养忍村提供更经济的短期雇佣兵服务来满足小国在战时的需求——对小户人家而言,钟点工毕竟比全职管家与佣人更实惠。同时在需求端,晓计划利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制造战争,确保对战争的需求始终存在,从而操纵世界局势。 以上一做法出自佩恩之口,其巧妙之处在于利用了忍者的固有矛盾——忍者需要战争、忍村需要战争、为供养忍村付出良多的国家也需要战争来回本。至少从眼前利益出发,无论是国家、忍村、忍者都能从战争中暂时性的受益,从而陷入以战养战的恶性循环之中。 按照原有的设定,晓会在五大国挑起战争,他们不是孤军奋战,而必将得到以下势力的支持:以第四代风影为代表渴望通过战争振兴忍村的少壮派忍村领袖、对供养忍村倍感吃力渴望在战争中回本的小国、以及抱有野心、渴望成为一代传奇或因生存所迫而期盼战争来临的忍者。他们的对立面将是能从和平中获益的既得利益者:以火之国为代表的在当前国际情势下占据稳定优势的大国、以木叶为代表的大国忍村,以及这些忍村中由东家供养,不需要战争,在和平年代依然能够丰衣足食的忍者们。在两者的对抗下,晓组织的露出了真正的面目。 但这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剧情。相反,对战争的渴求和和平的矛盾这一主题被抛弃了,转换成了同态复仇与宽容宽恕的矛盾——受过伤害是否应该冤冤相报,大国小国忍村间的复杂冲突而转变成了两个偏执狂(斑与带土)与一切正常人的对抗——带土与斑对抗全人类,进而转变成外星与地球人间的战争——辉夜姬对抗全人类。对忍者深入的思考浅尝辄止,令人叹息。 晓名义上的领袖,长门在与鸣人的交涉中发问如何解决战争,鸣人的回答是: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解决之道应该会有,所以不能放弃。 然而某种程度上,鸣人对和平的支持是虚无的,他面临的难题包含两个子问题:a. 如何面临复仇带来的战争,即同态复仇问题;以及b. 如何面临由忍者的兵器性本身带来的战争。鸣人能够理解由痛苦造成的复仇与宽容间的矛盾,但始终未能解答的,是忍者的战争性与和平性间的矛盾。当年鸣人有限的阅历中只看到过和平的好处,而未看到和平对忍者的代价。生在强大火之国领下的木叶从来不用因失去工作而担心流离失所,而体会不到小村忍者心忧炭贱愿天寒的痛苦。如果有一天,大名告知:因和平时代养不了这么多忍者,诸位请转行。由于年纪增长别无所长,学习能力和基础比不上其它背景的年轻人,只能在饥寒交迫中做做跑腿当保镖的低级任务,一生也找不到几个打出螺旋丸的机会,不知鸣人是否会对和平产生新的理解。 2 博人传中的忍村与忍者——新时代忍界基本矛盾的发展与变迁 然而博人传中,这一主题再次出现。雾隐村似乎为磨合忍者天生适用于战争的属性与和平带来的繁荣间的矛盾提供了解决之道:忍村职能多样化。除提供忍者服务外,雾隐发展了商贸与旅游业,在和平时代供养了忍村,成功将雾隐由血雾时代的斯巴达式军营建设为繁华的旅游与港口城市。 此外,除忍村层面的功能多元化外,在个人角度忍者的职业生涯发展也出现了转变:忍者不在是忍校毕业生的唯一出路。忍者的接受的专业训练可以被迁移到演艺、消防、治安等领域。而在技术层面,科技的发展以及忍术与科技的结合则进一步拆散了忍者与忍术间的捆绑关系:忍术未必需要忍者来使用,拥有科学忍具和使用方法一般人也可以进行施展。 新时代忍者的种种新气象,是否意味着忍者战争属性与和平时代的冲突已经完全被解决? 答案是否定的。新时代下忍界的解决之道是把忍术与忍者应用于战争以外的领域使其创造价值,如雾隐的旅游与港口优势与忍术和忍者训练在其它行业的迁移。但只要有一部分忍者依然依赖战争,或更简单地说,依赖杀人作为存活手段,那矛盾就不能完全消除。 尸澄真等掀起的自认为的“政变”则是这一矛盾的典型代表。这一团伙代表了在新时代转变中利益受挫的少壮派分子。他们渴望雾隐回归血雾之里的恐怖时代——靠严格的筛选并残杀被淘汰者保持忍者的质量,并减少供养忍者的负担,作为单纯的军事化佣兵组织存在。 尸澄真等人的政变虽然以被定性为“掀不起风浪的小孩玩闹”告终,但引人深思的是,新时代下怀有同样想法的人是否仍然存在?如果换由更强大的势力进行政变,结局是否会有所不同?他们的支持者何在,又或者在等待着怎样的时机?我们可以想象,在未来那些促进生产力发展、经济繁荣、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忍术会更快更好地发展,如水遁之应用于消防,或金沙之术等存在经济收益的技术,而一些没什么用只能杀人的军事化忍术则会在大范围内萎缩、仅存在少部分专业人士中。兵者凶器也,一个忍者不需要学习杀人之法的时代,但对于以此为生涯追求的人,又未尝不是一种悲哀呢?正如雾隐世代相传的七把忍刀,一把鲆鲽被作为雾隐的代表象征性地在水影间传递,其它六把则被收藏在仓库中。新时代的人们对于忍者的印象可能就只是由水影携带的鲆鲽,风光无限,而其中许多忍者则像其它六把有血腥过往忍刀一样慢慢地被世人遗忘。 3 新时代忍界未来展望与一点个人感想 艺术创作往往取材于现实,实际上,忍界的现象在现实社会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新技术的涌现,社会结构的变化,在导致全新产业与岗位出现的同时也不断清理着落后时代的产物。 曾经在漫长的农业社会,社会转型节奏缓慢。士农工商各个阶层的人们大都延续着父辈的生存轨迹,过着从出生其就可以一直望到底的人生。他们没有多少选择,也缺乏选择的必要。一成不变的工作环境中,有限的信息与经验掌握在父辈手里,长幼秩序维持着社会的稳定。 但工业革命之后,社会转型的速度大大加快,直至今日,任何岗位与领域都处于变革之中,似乎稳态本身已经不再存在。农业时代一门手艺用一辈子概念早已不再适用,一个掌握高水准煤油灯加工技术的工程师可能因为白炽灯技术的进步而失业,除非能重新学习新技术并在和年轻人的竞争中胜出。这种现象在当今业界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许多技术领域毕业生从学校带出的知识只能用几年,因为系统更新换代很容易跟不上。在学术界,老一辈的教授与副教授也很少亲自学习层出不穷的技术方法。不学习、不转变,就会像当年诺基亚裁掉的大批年长工程师,当久了螺丝钉,当被所处的机器抛弃就立刻失去了生存空间。 为此,某种程度上,我们身处的现实经历着与忍者世界同样的转变,为此更没有理由要求后者故步自封。不转变职能,适应新时代,忍村与忍者都将作为旧日产物而淘汰。为此,如果火影忍者前两部作品的粉丝认为博人传不再是原本的味道,这恰恰是正常的,因为这才是新时代该有的感觉。鸣人是出生在战争边缘时代的孤儿,与众多90后的青年共同成长,博人则享受着新时代的和平与繁荣出生,与00后的年龄平行,或许没有经历过前者经历的困难,有属于自己独特的语言与文化而被老一辈看不惯,但谁都是这么成长过来的,他们代表着更美好的未来。 就个人而言,我一点不介意博人与鸣人不一样的事实。我甚至觉得他没有必要一定要当忍者,成为银行家、科研工作者乃至商人都是有趣的选择。我所好奇的,只是通过博人的眼睛来观察这个虚构世界的种种变化:忍者将来会怎样?在社会分工不断精细化的过程中,这个万金油free lancer职业是否会发生分化或干脆融入其它细分领域之中?火影是否该由最强忍者,转变为最具备领导与经营能力的忍村CEO?忍村的未来会是怎样?除了多职能的开发与转变,其政治与经济角色会如何变化,是向现代化城市靠拢与其它地区与组织交换优势与资源还是发展为五脏俱全的小型国家?忍者世界的未来又会怎样?忍术将褪尽战争属性转化为新时代的科技前沿,还只是在从小范围的战争工具向着更高层次的战争过渡之中? 到这里不得不说下写这篇文章的动机:火影忍者伴我度过了青少年时期,而十多年过去后,我不再能被那些少年人群的梗所能打动,所关注的也从人物的命运变成了以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但最近的偶然重温,让我发现自己仍然能从这部作品中获得乐趣:新时代忍者世界的发展与进化。如何突破自身原有矛盾的限制,不断适应时代变迁是忍者与现实世界共有的挑战,也体现了这部续作浓郁的现实色彩。希望能在博人传接下来的剧情中看到对忍者矛盾的阐述与解决,在弥补前作思想性上的缺憾的同时,向观众展示出新时代独有的忍者之路。

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火影忍者:博人传之次世代继承者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影忍者:博人传之次世代继承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