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雨 铁雨 8.1分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影君子和说书人
2018-02-02 23:32: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烟花厂爆炸啦!

话说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尽人皆知的小县城,名叫曹县。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就是要曹县领导班子换届说起。

提到曹县的换届,外界自然有一肚子腹诽。二十一世纪都快走完五分之一,隔壁乡镇早就实行了民主选举,但曹县不一样。他们的思想和孔子差不多,认为那一套“礼崩乐坏”,还是上古之治好。可真要他们学尧舜禹禅让的古风,曹县领导班子又临阵退缩,最后弄了一个不伦不类的世袭制度。

虽然名叫曹县,但混迹县城政坛的人大多都姓金,偶尔也有几个姓朴的会加入领导小组,但挣扎几次后,终归入不了主流。后来有好事之人请高人算了一卦,得出一个结论:金克木,朴家就是要低金家一头。

...
显示全文

烟花厂爆炸啦!

话说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尽人皆知的小县城,名叫曹县。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就是要曹县领导班子换届说起。

提到曹县的换届,外界自然有一肚子腹诽。二十一世纪都快走完五分之一,隔壁乡镇早就实行了民主选举,但曹县不一样。他们的思想和孔子差不多,认为那一套“礼崩乐坏”,还是上古之治好。可真要他们学尧舜禹禅让的古风,曹县领导班子又临阵退缩,最后弄了一个不伦不类的世袭制度。

虽然名叫曹县,但混迹县城政坛的人大多都姓金,偶尔也有几个姓朴的会加入领导小组,但挣扎几次后,终归入不了主流。后来有好事之人请高人算了一卦,得出一个结论:金克木,朴家就是要低金家一头。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老金县长当年好歹也是扛过枪的,甚至坊间还传出过老金县长用手枪打下飞机(详情请自己百度)的神勇故事。大概也正是凭借老金县长“打飞机”的奇迹,他们这一大家子在曹县政坛上的根基就越扎越牢。

我的功夫不输给爷爷

斗转星移几十年,随着老一辈驾鹤西去,管理曹县一大摊子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交到了小金县长的手上。小金县长在曹县掌权的几年中,曹县GDP停滞不前,这样的状况引来一批老同志的不满,特别是朴家人,不满的牢骚逐渐酝酿成了极端情绪。

曹县民兵队大队长:朴光东

终于有一天,朴家领头人朴光东决定反了。朴光东之所以敢去摸曹县领导班子的老虎屁股,主要还是因为手里有枪。作为曹县民兵队的队长,朴光东在曹县也几乎可以横着走路。

可惜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尿远的小县城,朴队长下什么馆子点什么菜又调戏了哪家老板娘,都被县派出所所长李泰瀚看在眼里。

曹县县派出所所长:李泰瀚

而永远团结在以小金同志为核心的领导班子身边,是曹县所有居民的最常听到的宣传口号,村头广播站全年无休滚动播放,效果惊人,接近洗脑。

所以当李所长找到退休片警严铁友的时候,开门见山的说:干掉朴队长这帮人,我们县里已经研究过了,会给你明年“三八红旗手”的荣誉称号。

不,我要“王者荣耀”称号

老领导亲自下基层送温暖,感动的严铁友无语凝噎,曹县这点低保根本不够一家人吃饭,组织更是给了一次保卫领导的兼职工作,严铁友自然是满口答应,哪儿还记得要自行车。

然而此时的曹县小县城里已经风云突变,县领导班子多位主要负责人相继惨遭杀害,卧尸乡野,当天外界各家新闻App推送的头条全都是:

朴家领头人迫不及待要对小金县长下手了!

对这事情最头疼的,不是曹县本地人,而是紧挨着他们的隔壁邻居大韩村。

解释起来这其中的缘由,又要扯回到老金县长还活蹦乱跳的年代。原本曹县和大韩村其实都是同一个行政区划里的一家人,未曾想世界经济大发展,多家外资疯狂扩张,在海外频频收购土地兼并村集体经济,甚至搞垮了好几个乡镇的财政经济。

一张图说明真相

曹县和大韩村也没逃得出这个例外,北方的苏氏集团和大洋彼岸的梅氏财团在全球圈地的时候,就随手把曹县和大韩村给分了。大韩村村头刘寡妇门口就竖着一大块警示牌:

----------------------- 三八 分割线 -----------------------

于是,互相看对方都是三八的曹县人民和大韩村村民们,老死不相往来。

谁曾想苏氏搞工业可以,搞经济却一塌糊涂,照猫画虎的曹县领导班子一样把曹县经济带入了死胡同,而大韩村则用梅氏集团留下的管理经验,一波三折的盘活了村集体经济,成为全球百强村的前进典型。

这么多年,梅氏集团在大韩村经营的最大产业就是烟花爆竹,常常有满载的车队在村口出没。墨菲定律说什么来着,每年年关闹出人命的大都是烟花安全事故。

Biu~

小金县长去县开发区视察工作的时候,一辆在大韩村跑烟花业务的长途车出事情了,走火的窜天猴飕飕地飞,一眨眼功夫就飞过了村口三八线,把隔壁曹县开发区给抹平了。

天女散花

看着尸横遍地的事故现场,严铁友心想:听了那么多次,终于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原地爆炸

来不及思考这是不是重特大安全事故的严铁友,只能带着身负重伤的小金县长跑路。刚扛上背,饭都吃不饱的严铁友差点没一个踉跄摔死,他掂了掂背上的分量:

嘿,小金县长这为人民操劳的,脂肪高、血糖高、血脂高,真不容易!

逃过一路追杀的严铁友拖着县领导就跑进了大韩村的一家医院,尽管当班女医生一再表示她只是个妇产科医生,但铁了心要救县长的严铁友表示:

甭管是兽医、牙医还是妇产科医生,治病救人那是天理。再说了,你看我们小金县长的肚子,那不和怀了孕一样吗,你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看肚子,应该有六个月了

在等待救援的时候,他想起李所长送给他的新手机,于是拨通电话报告了情况。李所长说,好样的,你待着别动,我们马上派专车来接县长上路。

结果来是来人了,却不是接县长上路,而是要送所有人上路。

从妇产医院再一次逃出的严铁友也不是傻子,他开始怀疑李所长是不是藏着什么猫腻。

大叔在《釜山行》里就挺招人恨的

于此同时,听说隔壁县政府捅出大篓子,大韩村村支书放下电话只骂了一句:妈了隔壁!

村支书愤怒是有原因的。即将卸任的他想给自己留下点政绩,大韩村想要兼并隔壁曹县的计划也不是一天两天,明明全村经济实力远在那个小破县城之上,但无奈给当年自己输血的梅氏集团考虑自身利益,不肯下手。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村委会自然屁都不敢放,只能乖乖在大财团面前装孙子。

可如今曹县领导班子窝里斗,这么好的机会错过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就在这个时候,村委会下面的一个名叫郭振宇的主任跑来报告:支书,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好消息是,严铁友带着小金县长误打误撞,逃到了他老婆开的整形医院,然后束手就擒。

坏消息是小金县长至今昏迷不醒,这个被各方势力都盯上的半死不活的胖子,成了唐僧肉。

曹县宣战

旋即,曹县县政府打来电话,你们大韩村用窜天猴对我们曹县一把手下黑手,血债血偿,一命换一命,我们决定今晚就放二踢脚炸了你们村的猪圈。

爸爸来相助

村支书一听就火了,真的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来啊,有本事弄死我。我们大韩村虽然没有二踢脚,但我们可以问梅氏集团的爸爸们借魔术弹啊。

尽管严铁友和郭振宇两个人在短短几天里已经摩擦出革命的友谊,感情深厚的这对好基友一起吃部队锅、一起认清了现实:村里和县里这样闹下去,最后倒霉的还是老百姓

感情是吃出来的

但凌驾于个人感情之上的政治斗争却没有停下走向毁灭的脚步。

亮瞎眼~

那一场漫天的烟火绚丽夺目,要不是在空中相撞,真的会夺走无数人的生命。

真相在这期间渐渐浮出水面,朴家人在这场曹县领导班子的暴力换届中其实不过是牺牲品,真正的幕后黑手就是李泰瀚李所长。这个火爆脾气的男人不满小金县长温吞的执政理念,县里大力发展的烟花爆竹业居然被这个八零后拿来当政治资本,按照李所长的想法,就应该果断点炮,蹦瞎卡拉卡,把大韩村一锅端了。

战争狂人:李泰瀚

所以他派严铁友干掉朴家领头人,一旦民兵队群龙无首,他自然可以接着派出所的警力控制县政府,而严铁友么,按李所长的原计划自然是,强撸灰飞烟灭。

只可惜李所长想法很美好,但却忽略了严铁友出场自带的主角光环。

划重点,这句是中心思想

最后知道真相的严铁友眼泪掉下来,出卖他的爱,背了良心债。他带上小曹县长最珍爱的智能手表——据说按一下就可以引爆烟花加工厂——回到了曹县为自己讨说法。

在分手的村口,知道这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严铁友和郭振宇两人惺惺相惜,短暂的相处、浓烈的感情,更何况他们的名字,尽管写法完全不同,但在他们当地的方言中,听起来却是同名同姓,彷佛是宿命把他们联系到了一起。

我送你一件礼物

你织的围巾真温暖

没错,《请你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就是这部电影的名字

……

我们的名字和心都是一样样的

作为中国人,不懂谐音梗

开个玩笑,其实这个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的故事来自一部高分韩国电影,《铁雨》

电影的最后,严铁友自我牺牲,挫败了李所长妄图挑起曹县和大韩村武装械斗的阴谋,而大韩村也利用小金县长换回了曹县烟花加工厂一半的库存,县政府和村委会领导人握手言和,相互约定再也不翻脸,永远一家人。

果汁分你一半

作为瓷城人,看到这样一部意淫到天马行空的作品,我只想说:

你们两家,县政府和村委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铁雨的更多影评

推荐铁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