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她说 对她说 8.6分

对 她说

再吃壹颗苹果
2018-02-02 看过

对她说,”对”字是题眼。不管是看遍了山川大河的旅行作家还是足不出户整个青春期只做了照顾母亲一件事的傻白青年,他们在喜欢的人面前,依旧是男人一贯的大男子主义,喋喋不休,不考虑对方是否也有倾诉的欲望。 斗牛女对作家有激情,但那是失恋后内心的空虚,在那场婚礼上的泪水和出婚礼一路上的二人交谈,斗牛女数次试图开启诉说,都被男人截断,男人还十分体贴地说放心我的内心对她已经什么感觉都没有。呵呵。 傻白男就更不必说了,他与活生生的阿里西亚只有短短的两面接触,第二面已经十分尴尬和让女主设防。他和女主的交集完全是单方面的,他两次提到“相处模式”,一次是评价作家和斗牛女的相处模式有问题,一次是在作家要离开时,激动地说要和阿里西亚结婚,说他俩的相处比大多是的夫妻还好好。不可否认,傻白男是真的爱阿里西亚,但如果在真实生活中,他的这份爱绝不会得到阿里西亚的回应。也许傻白男自己也是知道的,他在狱中隔着玻璃和作家交谈,他说他觉得自己像那个古巴女人,一无所有所以只有幻想才有希望,大意是这样,他离不开阿里西亚,阿里西亚在植物人阶段当然也无法离开他,而当阿里西亚苏醒后,他却自杀了,隐隐说明他俩无法存活在同一时空,本不是会相互吸引的人。 结尾,作家住到了傻白男的家里,并在一次观看演出中偶遇阿里西亚,两人的初次见面彼此有感应,片尾阿里西亚望着前两排作家的背影嘴角藏不知的微笑。 希望这一次,作家学会倾听,阿里西亚能够倾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对她说的更多影评

推荐对她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