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抹去了脂粉的脸,很真实

瓦栗呐
2018-02-02 17:01:03
世间没有绝对的纯粹。英雄不能永远霸气,婊子不是时时无情,戏子也不会长久无义。

段小楼不是霸王。他从小在戏班子里长大,听过多少帝王将相,英雄霸主的故事。他理应被教导得有情有义,可是他没有。他可以在小豆子逃跑时挺身而出为他掩护,也可以在批斗会上出卖小豆子;他可以在春满楼为菊仙解围,也可以在文革时与菊仙断绝情谊;他可以自负地说自己谁都敢打,也可以在被审问时对自己的言行矢口否认。他的有情有义,英雄本色只能存在于他的既有利益没有受到威胁时。他没有完全成为霸王,他很真实。

菊仙不是妓女。她为花满楼头牌出身,有缘与段小楼结为夫妻。她理应蛇蝎心肠,无情无义。她习惯于对别人假意奉承。她不容许丈夫借钱给他人。她不支持丈夫继续热爱的事业。可是,她也会洗尽铅华,一心相夫教子。她也会为了丈夫的安危奔走。她也会关照对自己有敌意的程蝶衣。她有情又无情,有义又无义。她不是完全的妓女,她很真实。

程蝶衣不是虞姬。他本是男儿郎,别人却说他是女娇娥。他本是俗人,别人却说他是虞姬。他活在别人为他创造的世界里却不自知。他理应像虞姬一样,终生只爱霸王,唯霸王马首是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蝶衣终究不是虞姬,他没有





...
显示全文
世间没有绝对的纯粹。英雄不能永远霸气,婊子不是时时无情,戏子也不会长久无义。

段小楼不是霸王。他从小在戏班子里长大,听过多少帝王将相,英雄霸主的故事。他理应被教导得有情有义,可是他没有。他可以在小豆子逃跑时挺身而出为他掩护,也可以在批斗会上出卖小豆子;他可以在春满楼为菊仙解围,也可以在文革时与菊仙断绝情谊;他可以自负地说自己谁都敢打,也可以在被审问时对自己的言行矢口否认。他的有情有义,英雄本色只能存在于他的既有利益没有受到威胁时。他没有完全成为霸王,他很真实。

菊仙不是妓女。她为花满楼头牌出身,有缘与段小楼结为夫妻。她理应蛇蝎心肠,无情无义。她习惯于对别人假意奉承。她不容许丈夫借钱给他人。她不支持丈夫继续热爱的事业。可是,她也会洗尽铅华,一心相夫教子。她也会为了丈夫的安危奔走。她也会关照对自己有敌意的程蝶衣。她有情又无情,有义又无义。她不是完全的妓女,她很真实。

程蝶衣不是虞姬。他本是男儿郎,别人却说他是女娇娥。他本是俗人,别人却说他是虞姬。他活在别人为他创造的世界里却不自知。他理应像虞姬一样,终生只爱霸王,唯霸王马首是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蝶衣终究不是虞姬,他没有虞姬那种纯粹的决绝,他可以接受霸王不只有他一个爱人,他可以为了生存委曲求全,他甚至可以接受霸王不只有那一个霸王。他没有完全成为虞姬,他很真实。

或许《霸王别姬》好就好在它的真实上吧。那么多戏本折子勾勒的帝王将相、地痞流氓都太过单纯透顶,太过理想主义了。而《霸王别姬》里的英雄不是纯粹的英雄,婊子不是完全的婊子,戏子也不是绝对的戏子。人本多面,所谓人性光辉谁都有,孰多孰少不重要。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抹去了脂粉的脸,很真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