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文涛不拷问时代、不大唱挽歌、不盲目娱乐、不随波逐流

李霁琛
2018-02-02 15:02:1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窦文涛是妙人。

甚至可以说是国内主持界第一妙人。

窦文涛的“妙处”,在于他能给聊天赋予魔力。

有他在,一场聊天就会变得饶有趣味;有他在,参与聊天的每一个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进入自己的舒适区。

他做的聊天节目,观众乐意看,一点儿都不会觉得无聊。

这是二十年《锵锵三人行》积攒下来的功力。

也是超高情商和反应能力的展现。

《锵锵》停播之后,想看他聊天,就只能等《圆桌派》了。

盼望着盼望着,终于来了——

《圆桌派 第三季》

喜欢《锵锵》的人,少有不喜欢《圆桌派》的。

“三人行”变成了“四人谈”,还是原来的味道。

还是那么自在,还是那么真实。

节目刚开始,窦文涛就乐呵呵地说:

“咱们几个聚在一起,这可以胡说了。”

 “胡说”这两个字,正是《圆桌派》这个节目的精髓所在。

“胡说”不是“瞎说”,而是无拘无束地说。
 
老友聊天,随心随性,才能聊得舒服。

几位嘉宾和窦文涛聊得舒服了,观众也就看得舒服了。

能在“胡说”中聊出观点,聊出趣味,不容易。

不但需要主持人窦文涛有强大的掌控能







































...
显示全文
窦文涛是妙人。

甚至可以说是国内主持界第一妙人。

窦文涛的“妙处”,在于他能给聊天赋予魔力。

有他在,一场聊天就会变得饶有趣味;有他在,参与聊天的每一个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进入自己的舒适区。

他做的聊天节目,观众乐意看,一点儿都不会觉得无聊。

这是二十年《锵锵三人行》积攒下来的功力。

也是超高情商和反应能力的展现。

《锵锵》停播之后,想看他聊天,就只能等《圆桌派》了。

盼望着盼望着,终于来了——

《圆桌派 第三季》

喜欢《锵锵》的人,少有不喜欢《圆桌派》的。

“三人行”变成了“四人谈”,还是原来的味道。

还是那么自在,还是那么真实。

节目刚开始,窦文涛就乐呵呵地说:

“咱们几个聚在一起,这可以胡说了。”

 “胡说”这两个字,正是《圆桌派》这个节目的精髓所在。

“胡说”不是“瞎说”,而是无拘无束地说。
 
老友聊天,随心随性,才能聊得舒服。

几位嘉宾和窦文涛聊得舒服了,观众也就看得舒服了。

能在“胡说”中聊出观点,聊出趣味,不容易。

不但需要主持人窦文涛有强大的掌控能力,参与聊天的其他三位嘉宾也得会聊,而且得有默契度。

前两期节目,来的都是老朋友。

马未都,北京老炮儿,编辑出身的收藏家。见多识广的他聊什么都不急不慢的,谦逊幽默,有自己独到的观点,也有自己专属的节奏。

前两季《圆桌派》,马爷是常客。

只要他在,总能聊出些有趣的故事。

马家辉就更是熟人了。

马博士是香港人,曾经喜欢赌博,一生欣赏美色。写了半辈子专栏,出了一部长篇小说。总有人觉得马家辉猥琐,但更多人喜欢他的率真。他从来不端着自己教授的架子,反而总是呈现出小市民的面孔。

在《锵锵》的嘉宾里,他是很受观众欢迎的一位,尤其是“师奶”。

到了《圆桌派》,他依然以真性情和真才学圈粉无数。

他的“不作伪”,正好和《圆桌派》的气质完美契合。

第三位蒋方舟,年轻的80后作家,也是《圆桌派》上的老熟人。

总有人在弹幕里说蒋方舟的不好。

也能理解,毕竟年轻,道行不如老家伙们深。

但我倒挺喜欢她。

她不装腔作势。懂的说,不懂就听,在蒋方舟的眼神里,有满满的求知欲。更重要的是,蒋方舟和几位叔叔辈的嘉宾坐在一起,不露怯不紧张,能跟着聊天节奏走,本就不是易事。

对于《圆桌派》这个节目来说,蒋方舟的存在可以制造“碰撞”。

年轻一代与中老年一代的碰撞。

蒋方舟能抛出一些马未都们不懂的概念,引出大家的讨论。这样通过蒋方舟对信息的传递,就拉近了节目和年轻观众的距离。

前两集聊天的主题分别是“人设”和“界限”。

这两集是一块儿录的,是同一场谈话。

第一集聊“明星人设的崩塌”。

第二集说“社交时代的男女之防”。

说的其实是同一件事儿:

人与人的关系。

不管是明星和粉丝之间的界限,还是丈夫与妻子之间的界限,都是在社交时代我们经常讨论的事情。

接地气的《圆桌派》在第三季的第一集,就聊人民群众最喜闻乐见的话题:

薛之谦、李小璐、鹿晗……

聊明星的人设崩塌,少不了要聊他们的粉丝。

嘉宾们一致认为:

明星给自己造“人设”,是为了迎合自己的粉丝。

用窦文涛的话说:

“这是共谋的结果。”

人设“崩塌”难受的不只是明星,也是粉丝。

而且,不光明星有人设,粉丝也有人设。

比如妈妈粉、女友粉……

粉丝给追星这件事儿赋予了太多附加值。

在蒋方舟的“科普”下,几位嘉宾都抛出了很多有意思的观点。

窦文涛说:

其实“君子之交淡如水”就挺好。

狡猾的他又赶紧补充:

我这话说出来就怕有人说我冷漠。

马家辉博士谈起粉丝就开心,有一百多万微博粉丝的他表示自己也有人设。

“我从金城武变成北野武的路。”

马未都也说起了自己的“妈妈粉”和“女友粉”。

我最喜欢窦文涛得出的总结:

是不是根源是人的孤独和寂寞呢?

一语中的。

粉丝追星和白领养蛙本质上是一件事儿。

蒋方舟说:

现在人们解决孤独和寂寞的方式越来越多了,大家能找到自己的群体。

窦文涛不乐意:

我觉得我一个人就挺好。

大家指出:

是窦文涛的现实生活很充实。

不同的观点,就这么在不经意间展示给了观众。

《圆桌派》会聊,也能聊出名堂。

第二集比第一集聊得更畅快,也许是聊得久了更放得开的缘故。

聊男女之防,几位老司机顿时兴起,蒋方舟则大谈感情经历。

说到男女之间的界限,马未都就开启了讲故事模式,一个小故事,就让观众入了题。

一男一女同事关系,加班到通宵,出门看到男同事的老婆在门口。

说不清了。

马爷说男方身体没越轨,但精神一定越轨。

马家辉则讲:

“淫字论事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

一句老话,让其他四个人都点头称是。

聊起婚姻,马博士更是金句频出。

他引用了这样一句话:

爱情是病,婚姻是药。

注意,还有下半句:

病好了怎么办?

窦文涛就露了学问,他说:

咱们这个世界上的人啊,有个特点,叫性识无定。

人都是在变的。

这是问题的关键。

聊出了门道,他还不忘插科打诨。

窦文涛对于社交时代男女聊天的举例逗得全场大笑。

他说有三个字最烦人:

干嘛呢。

看到这三个字,就容易引起误会。

马家辉谈到隐私,也抛出了犀利的问题:

你知道那些事情之后,能应付吗?

窦文涛的总结更完美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得有生活内容。

聊到最后,大家得出结论:

多念着对方的好。

所谓:

相逢一笑泯恩仇。

貌似说了片汤话。

但是该说的,其实早在节目过程中就说清了。

节目看似没什么核心观点,其实全是有料的观点,而且各位嘉宾一直都在碰撞。

这就是《圆桌派》的魅力。

看这几个人聊天,有时候看的其实甚至不是他们的观点。

单纯聊天的技巧,就够年轻人琢磨。

一个窦文涛,能把一桌人都捧开心,能让一桌人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那是何等的能耐啊。

仔细注意他每次接话茬时做出的反应,你就会发出像我一样的感叹。

我是《锵锵三人行》的老粉丝。

喜欢《锵锵》,是因为喜欢它的“真”,喜欢它“圆滑”的“不卑不亢”。

在现实主义的外壳下,《锵锵三人行》有着最具理想主义的内核。

如今,《锵锵三人行》停播了。

我担心再也看不到窦文涛和老朋友们谈天说地。

还好,有《圆桌派》。

可能有的话不敢说,有的话不能说。

但他们说的依然是心里话。

甭管是不是最真的话,却一定不是早就编辑好的套话。
这就足够了。

窦文涛不拷问时代,不大唱挽歌。

他也不盲目娱乐,不随波逐流。

看似笑嘻嘻的他其实总是带着一份莫名的焦虑,做着这个世界的旁观者。

有人带着偏见看世界,有人蒙着眼睛看未来。窦文涛则擦亮了自己的眼睛,一边洞若观火,一边和老友聊着饮食男女畅谈百味生活。

所以有的节目制造争议,有的节目创造快乐。
 
而他的节目,无所谓喜怒哀乐,不在乎理想现实。

人本就“性识无定”,生活则永远存在未知。

看《圆桌派》,就是观察生活。

希望许子东、梁文道、王蒙等《锵锵》老熟人都能来《圆桌派》。

更希望这个节目永远都不要停播。
6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圆桌派 第三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圆桌派 第三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