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命极端负责或极其自私

行走的路
2018-02-02 13:57:4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若是要谈对我震撼最大的一位,我觉得应该是汪建。虽然十三邀一直致力于了解时代的声音,但是其所邀请的大部分是一些真正的文人气质的人以及完全适应娱乐化时代的人。这次的嘉宾,不一样,一位科学家,对技术着迷而不想管也觉得自己没有义务管,由科技可能会引发的道德被推翻甚至大爆炸的人。以前,我只在剧中看过这种人,疯狂的科学家,可当现实生活中存在时,你会发现,即使是疯狂,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汪建虽然疯狂,但是常人的疯狂,他所说的,我们理解,即使把自己的道德责任撇开,撇得一干二净。他觉得,他们的责任是现世的,不断描述这种成就在近几十年甚至近几年的成效,他深谙自己做的事情的意义,完全不相信文学、精神的美妙,十足的技术控,即使在许知远的再三解释之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对于精神领域的兴趣,不断强调科学的意义重大,这令我震惊,因为从未看过一个人,在科学领域的如此强势的人,竟然不接受甚至讨厌文学精神,觉得毫无用处,这么极端,以一个狂人的形象出现而不自觉。他讲述了很多“回忆”,但是所有回忆的出发点都是极为现实,穷、没有食物、精神算什么?没有食物,精神算什么?以及在狂热文革时代的不公对他现在的影响。从某种程度来说,他是...
显示全文
若是要谈对我震撼最大的一位,我觉得应该是汪建。虽然十三邀一直致力于了解时代的声音,但是其所邀请的大部分是一些真正的文人气质的人以及完全适应娱乐化时代的人。这次的嘉宾,不一样,一位科学家,对技术着迷而不想管也觉得自己没有义务管,由科技可能会引发的道德被推翻甚至大爆炸的人。以前,我只在剧中看过这种人,疯狂的科学家,可当现实生活中存在时,你会发现,即使是疯狂,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汪建虽然疯狂,但是常人的疯狂,他所说的,我们理解,即使把自己的道德责任撇开,撇得一干二净。他觉得,他们的责任是现世的,不断描述这种成就在近几十年甚至近几年的成效,他深谙自己做的事情的意义,完全不相信文学、精神的美妙,十足的技术控,即使在许知远的再三解释之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对于精神领域的兴趣,不断强调科学的意义重大,这令我震惊,因为从未看过一个人,在科学领域的如此强势的人,竟然不接受甚至讨厌文学精神,觉得毫无用处,这么极端,以一个狂人的形象出现而不自觉。他讲述了很多“回忆”,但是所有回忆的出发点都是极为现实,穷、没有食物、精神算什么?没有食物,精神算什么?以及在狂热文革时代的不公对他现在的影响。从某种程度来说,他是个深深被时代影响的人,他遭遇过太多痛苦,以至于他相信,也强迫自己相信,说什么痛苦,没有食物就是真正的痛苦,其他的都无所谓。他确实遭受过多痛苦,才使他逐渐麻痹,或者只追寻最极端的痛苦,认为那才是痛苦,他要解决的也是这最极端的痛苦。
    那么这么极端的人如何自洽呢?就是反复对自己暗示,不看不听。我终于知道这样做是可以的,而且也可以使一个人在某一方面,在他深信不疑的方面创造出极大成就。但这也令我恐慌,许知远说技术之外的事应该交给其他人思考,可是当你面对这样的一个技术极端者,你确定他会因为社会道德因素没有完全具备,而延时推广新技术吗?人性的复杂,给各种剧本提供了可能,而这社会就是一直演绎的剧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