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本刚毕业的学生,想和你谈谈十三邀

all gone
2018-02-02 12:49:32
记得第一季看过最多次的“许知远对话罗振宇”无剪良品,看了无数次,听了又听,倒不是对“得到”的商业成功那么感兴趣,而是罗振宇“看似”有理有据的观点震撼了我。或“理想主义一点儿用都没有!”或“我认为理想主义是一件败坏的东西。”或“这个世界正在分崩离析,趋势认知和个人行为出现分裂,怎么办?”或“我TM就剩四十年了,要用来欣赏挽歌吗?”或“跑!不管他人。”
许知远的质朴和失语,让他在一场商人和知识分子的对峙中,显得尤其狼狈和尴尬。到底是质朴的疑惑者更吸引人,还是精心算计的解答者更吸引人,答案在这个时代来说早已不必多言。又有几个人会在高速变动、实用主义的时代,徒增几分困惑呢?
“许知远对话马东”亦然,马东的观点是如此精彩,近乎精确。“文化是结果论的东西,如果你把它当做目的来追求,当然很愚蠢。”“许老师认为历史与文化应该进步,实际上不是,它从来都是遗忘,从新来,遗忘,从新来。”“在我看来每个时代都差不多,梅兰芳和程砚秋就是刘德华和周杰伦。”
虽说无剪版的火药味比精剪版少了很多,不过许知远的呆滞和失语还是展露无遗,在最后的结语中还算挽回颜面“你知知道我们的区别在哪吗?我是浅薄乐观的人,是真正相信


...
显示全文
记得第一季看过最多次的“许知远对话罗振宇”无剪良品,看了无数次,听了又听,倒不是对“得到”的商业成功那么感兴趣,而是罗振宇“看似”有理有据的观点震撼了我。或“理想主义一点儿用都没有!”或“我认为理想主义是一件败坏的东西。”或“这个世界正在分崩离析,趋势认知和个人行为出现分裂,怎么办?”或“我TM就剩四十年了,要用来欣赏挽歌吗?”或“跑!不管他人。”
许知远的质朴和失语,让他在一场商人和知识分子的对峙中,显得尤其狼狈和尴尬。到底是质朴的疑惑者更吸引人,还是精心算计的解答者更吸引人,答案在这个时代来说早已不必多言。又有几个人会在高速变动、实用主义的时代,徒增几分困惑呢?
“许知远对话马东”亦然,马东的观点是如此精彩,近乎精确。“文化是结果论的东西,如果你把它当做目的来追求,当然很愚蠢。”“许老师认为历史与文化应该进步,实际上不是,它从来都是遗忘,从新来,遗忘,从新来。”“在我看来每个时代都差不多,梅兰芳和程砚秋就是刘德华和周杰伦。”
虽说无剪版的火药味比精剪版少了很多,不过许知远的呆滞和失语还是展露无遗,在最后的结语中还算挽回颜面“你知知道我们的区别在哪吗?我是浅薄乐观的人,是真正相信进步论的人,所以才会怀疑和排斥一切这些东西。”
我猜多数人对比“精确”这点表现上,早已高下立判,许知远的功力是远远不如马东和罗振宇,承受网络群起而diss是无可厚非。不过,真的是这样吗?在马东和罗振宇无比精确,看起来富有魅力的话语中,你知道哪句是实话,哪句是搪塞吗?哪句是戏谑,哪句是玩笑吗?这样看起来无比精确而富有魅力的话语真的值得我们站在一边倒并全盘接受或全盘diss吗?当然不是,各位都是聪明人。
至少,我能明显看出的是,许知远的尴尬、疑惑、失语,是毫无掩饰的,是真诚的。他和他的节目没给我提供任何解药,反而徒增了许多烦恼,那又怎样?我从一开始就没树立得到解药的心理预期,如果你树立了,那就尽早成熟吧。
不管你是个成功的商人,失语的学者,活在梦里的人,下等人,叛逆者,归顺者,还是嘲讽的丧逼,一个脱口秀都不值得你太过较真儿。如果你是个实用主义者,看过就放掉吧。如果你是个学生或质朴的人,请学习请精进请思辨,一个节目是不会让你超凡脱俗的。但请牢记:怀疑一切,并且做好被知识背叛的准备。
最后我想对那些比较笃信或爱戴许知远的同学们说:我真诚的劝你,请...不要...相信...文艺或知识能够改变什么。在新时代的我们尽量规避知识分子的老弊病,就是“明于析物力,陋于知人心。”那些暧昧色彩的知识,不精确的知识,甚至知识本身,真的不是世界的主体,请千万不要颠倒主次,也不要高估群体认知。
我们身边的所有人,都不是圣人,都是普通人,都是粗鄙的普通人,我是,你也是。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