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 7.6分

键盘侠们,站在道德的高地上你不冷吗?

侗而
2018-02-01 21:24: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陈鹏把刻着“王敏佳之墓”铁锹深深插进土里。埋葬了一个被看客无情致死的一个姑娘。

几天前,她还是个年轻靓丽活泼的女孩,和爱自己的男生一起奔跑在清华园中。然而,一封信,一个污蔑,一个虚荣的谎言,将自己送到了看客中,接受鄙夷,接受检阅,接受鞭笞,沦为死尸。

这一个片段来自《无问西东》。

看客有多可恶?

鲁迅不惮以最坏的笔墨描绘看客:于是他背后的人们须竭力伸长脖子,有一个瘦子竟至于连嘴都张得很大,像一条死舻鱼。

《祝福》中祥林嫂因阿毛不幸被狼吃了,在向人们倾述痛苦的时候,鲁迅写到人们的反应:“女人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脸上立刻改换了鄙薄的神气,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起留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这些乡村老女人们正是在“看”祥林嫂的痛苦,也使自己原本的不幸与痛苦得到宣泄,转移以至遗忘,而祥林嫂的不幸并没有引起真正的理解与同情,仅成为可供消遣的“故事”。

任何一件悲剧的发生,除了施暴者与受害者,还有旁观者的围观,才使这个悲剧完整。

...
显示全文

陈鹏把刻着“王敏佳之墓”铁锹深深插进土里。埋葬了一个被看客无情致死的一个姑娘。

几天前,她还是个年轻靓丽活泼的女孩,和爱自己的男生一起奔跑在清华园中。然而,一封信,一个污蔑,一个虚荣的谎言,将自己送到了看客中,接受鄙夷,接受检阅,接受鞭笞,沦为死尸。

这一个片段来自《无问西东》。

看客有多可恶?

鲁迅不惮以最坏的笔墨描绘看客:于是他背后的人们须竭力伸长脖子,有一个瘦子竟至于连嘴都张得很大,像一条死舻鱼。

《祝福》中祥林嫂因阿毛不幸被狼吃了,在向人们倾述痛苦的时候,鲁迅写到人们的反应:“女人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脸上立刻改换了鄙薄的神气,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起留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这些乡村老女人们正是在“看”祥林嫂的痛苦,也使自己原本的不幸与痛苦得到宣泄,转移以至遗忘,而祥林嫂的不幸并没有引起真正的理解与同情,仅成为可供消遣的“故事”。

任何一件悲剧的发生,除了施暴者与受害者,还有旁观者的围观,才使这个悲剧完整。

鲁迅批判了那么久看客,依然无法阻止他们的泱泱大势在这个世界中来来回回,留下痕迹。

键盘侠首当其冲,当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先不问对错,直接且剧烈的情绪宣泄,然后是一大片的追随者。

前段时间看过一个问题,问题是娱乐圈中谁的相貌不好看。开始时候讨论还是很正常的,后来渐渐扩展到李易峰,杨幂,吴亦凡等明星。恕我直言,以我之前做过摄影师的经历现实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比不得他们的相貌。但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指责这些明星的人不配开口,而是这种哗众取宠的回答竟然点赞颇丰,令我十分吃惊。

我向来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时会自问:这是节奏吗?是在带什么节奏?有什么好处?然而得到的回答往往是“不过是一群丑陋之人在宣泄。”

“行为艺术教母”马丽娜·阿布拉莫维奇1974年在意大利那不勒斯表演的“节奏系列”终结作品《节奏0》,她第一次尝试和现场观众的互动效应,让观众成为她作品的一部分,玛丽娜面向着观众站在桌子前,桌子上有七十二种道具(包括枪、子弹、菜刀、鞭子等危险物品),观众可以使用任何一件物品,对她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由于作品有不可预测的危险性,所以,玛丽娜承诺承担行为艺术表演过程中的全部责任。

在场的观众们,有人用口红在她的脸上乱涂乱画,有人用剪刀剪碎她的衣服,有人在她身体上作画,有人帮她冲洗,还有人划破了她的皮肤…… 随着时间推移,观众发现无论如何摆布,阿布拉莫维奇都不作任何反击。

直到有一个人用上了膛的手枪顶住了她的头部, 最终被他人阻止。在被人施暴的过程中,阿布拉莫维奇眼里已经开始有泪水,内心也开始充满恐惧,但是她始终没有做出身体上的反应。

在这个试验中,每个人都从旁观者变成了施暴者,并且变本加厉。你看,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和仇恨看客就可以成为凶手。

这件作品持续了六个小时,作品结束后,她站起来,走向人群,所有的人担心遭到报复,都开始四散逃跑。

阿布拉莫维奇说:“这次经历让我发现:一旦你把决定权交给公众,离丧命也就不远了。”

如果像了解公众,不,是——看客群众。我推荐两本书。一本是勒庞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另一本是奥地利的威尔海姆·赖希写的《法西斯主义的群众心理学》。

前者以十八世纪法国大革命为背景取材,分析研究社会历史运动中作为主体参与的群众,他们的行为、心理的诸般特征,更多具有现象学意义。后者则以希特勒纳粹时代为背景,蒹及苏联斯大林时期,探索极权制度中在谎言和恐惧状态下生存的普通群众,性格心理法西斯化过程呈现的非理性性质,并深入剖析其产生的生物性缘由。

集体无意识,是群体行为发生时的基本心理状态,勒庞在其书中有着对此透辟的论述。他甚至说,“群众等同于无意识集体,因为无意识,所以力量强大。”

勒庞在书中举出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群众运动发生的大量事例,论述群众行为的这种心理特征。如1792年法国历史上有名的大屠杀事件。在大革命精神的感召下,巴黎成千上万市民几天之内虐杀尽关在监狱里的僧侣贵族一千五百多人,连十二三岁的孩子也不放过。

在极刑现场,妇女们以一睹贵族受刑为荣。这些平时里的店员伙计、家庭主妇一般人,都相信自己的正义行为是在消灭“共和国的敌人”。

勒庞认为,参与社会事件中的群众,感情无论善恶,皆夸张真率,冲动易变,诉诸感情缺少理智,有如原始人,更多受生物本能影响,易被煽动鼓舞。当情感的磁场迅疾的在人群中传染漫延,积累到一定的量时,非常容易流于暴戾。此时若稍加暗示或鼓动甚而导致犯罪,群众还自以为是高尚义务之举。而行动中的个人于对象并无明确的恩怨仇愤,群体以公心、公义名份,在无意识状态下作恶犯罪。

勒庞认为群众意识有“趋同一致律”,即在特定事件群众集结,情感亢奋昂扬的场面中,个人思想感情必遭弱化,乃至泯灭,不自觉的加入到集合意识中去。即使平时独处冷静清醒的佼佼者,一旦汇入群体,都会被感性支配,被群体裹挟,意识趋于群众平均水平。这种情形下,一个受过教育的绅士和伙夫修鞋匠的心理意识并无多大差别。

罗素在其《权力论》中也说道: “在目标一致的热烈集会上,群众有一种热情和安全交织的得意感,这种共有的情绪越发强烈,直到排除一切其他情感,只剩下一种因‘自我 ’倍增而产生的权力兴奋感。集体兴奋是绝好的麻醉,其间,理智、人道、甚至自我保存很容易被遗忘,这时候,残忍的屠杀和英勇殉难同样是可能的。”

赖希在他的《法西斯主义和群众心理学》一书里,从人的性格结构方面入手,进行深入探讨。

赖希认为,人的性格分三个层次。第一层为表层,表现为含蓄、有礼、有同情心、讲道德、负责任,但多是虚伪的。

第二层为中层,表现为残忍、贪婪、好色、嫉妒、虐待狂,这是人的第二动力,是原始生物欲望的派生物,所谓“无意识”正在于此。

第三层是深层,又叫生物核心,表现为诚实、善意、勤奋、合作;深层性格是人的自然健康的基础,产生自然的“力比多”冲动,但“力比多”经过第二层便扭曲为反常。

第一层相对应的是社会意识形态中的文明教化、道德理想精神。第三层是文化艺术、科学创造的源头基点。

第二层表现于现实生活中就是“小人精神”。这是人身上的怪物,脱掉修养的外衣,最先显露的便是这种反常的性格层次。小人精神来自人的情感欲望,是一种既渴望威权又希望造反的精神,这就是在许许多多群众运动、造反的行为中,千百万群众个体表现出来的心理性格。

赖希认为,正是这人身上的怪物,小人精神构成了法西斯主义的精神核心。而且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法西斯主义的情感因素,法西斯主义是普通人性格结构有组织的政治表现。

看过一部叫作《浪潮》的电影,据说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文格尔老师别出心裁提出假想“独裁”的实验。他给这个班级组织取名叫“浪潮”,引导学生们设立统一的口号、一致的打招呼方式,穿同款的服装。短短三天之后,这个班级的学生都对自己的组织确立了高度认同,他们团结、亢奋而激进,所有持反对意见的同学被视为异类。

在同其他班级的一次群体斗殴中,历史老师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于是把全班学生召集到礼堂中,宣布实验的结束和组织的解散。然而为时已晚,一名狂热的学生因“信仰”幻灭而精神崩溃,开枪打伤了一名同学后饮弹自尽。

赖希与勒邦在其研究群众心理的书中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即群众是无意识的,他们是完全可以被塑造的。有什么样的国家,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反过来也一样,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

看客心理随时都会被利用,而看客最害怕看到的莫过于发现自己是个看客。贾樟柯的电影《小武》最后,小武被拷在路边,周围围过一圈人。摄像机摆在地上,看客们看着小武,也有人发现了摄像机在看自己,吓得赶紧躲开。

看客可以说是无法消灭的一个群体,群体性的活动只要存在就会削弱个体的意义。岑参说得好:吾日三省吾身。在进入群体时一定不要忘了时刻反省,别回家照镜子时候发现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问西东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问西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