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rst Rule Of Fight Club……

VitoCorleone19
2018-02-01 19:11: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奴役

“我边翻产品目录边琢磨,到底哪种餐具能体现我的个人风格?索性都买了,有瑕疵的都买了”

不关心贫穷与谋杀案,无关于公司与健身房,远离于大麻与性生活,没有放弃的意义,靠物质填充进行自我定义,活着的方式似乎只是在都市的钢筋铁骨中寻找一丝随机的乐趣。

...
显示全文

一、奴役

“我边翻产品目录边琢磨,到底哪种餐具能体现我的个人风格?索性都买了,有瑕疵的都买了”

不关心贫穷与谋杀案,无关于公司与健身房,远离于大麻与性生活,没有放弃的意义,靠物质填充进行自我定义,活着的方式似乎只是在都市的钢筋铁骨中寻找一丝随机的乐趣。

失眠,六个月,足以摧毁并重建一个精神世界,发现新大陆后——卫理会互慰,Jack本可以像新生儿一样得以安稳睡去,可总有不速之客打破这来之不易的安宁,Jack记住了这个名字“Marla”,记住了这个比自己更为虚伪却不加以掩饰的女人,她的出现时刻提醒自己并非最为优越的存在。她只是在那,并没有做什么,却毫不客气的拆穿了自己的伪装,让自己再一次暴露在强光之下。

“玛拉犹如我的癌症,就像长在嘴边的肿瘤一般。不去舔就不会恶化,但没有办法不去舔。 ”

于是,失眠又一次降临,禁锢在狭小拥挤的办公室,困乏的双眼盯着死气沉沉的数据,瞳孔里没有一丝光芒可以看到,精准又相同的生命轨迹,活着的是器官,Jack已无药可救。醒来时,错过自己两小时前的航班,沉睡时,却跨越了半个地球。 但,活在这样一个都市中,不正该如此吗?从来都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自我颠覆与对碌碌无为的苟且之辈嘲讽与摧毁。

“The things you own end up owning you.(物质奴役了你)”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在都市中的“茧”,只是体制化的生活已经让Jack触及到它的边缘。越是束缚反而会造就新生。

Every evening, I died and every evening, I was born again. Resurrected. (我每晚都会死一次,可是又重生一次。复活过来)

没有宜家家具,没有星巴克咖啡,没有虚伪的临终安慰与精神治疗,没有上帝;被历史抛弃,被战争蔑视,被大萧条遗忘。从小幻想英雄的存在,长大后却发现这一切太过正常。沙发、薯片、影院,电视机与互联网已经替眼睛和身体感知了世界……。

The IBM stellar sphere(IBM星系)

The Microsoft galaxy(微软银河系)

The planet Starbucks(星巴克星球)

葬身在工业宇宙之中。 “I am Jack's wasted life. (我荒废人生) ”

也许人类都会害怕与懦弱,所以Jack没有勇气毁掉都市中的“自己”,虽然这躯体是由跑步机、咖啡机、餐盘堆积而成,却是他拥有的全部,于是失眠时间长期蛰伏,Jack的精神世界已完成了一次自我重建与分裂,奇迹不会自己发生,抛开一切希望既自由,既然世界已经如此,So suck it!

二、感知

“你要假设上帝不爱你,他一直都不想要你,或许还很讨厌你。 你的痛不是最悲惨的事。 我们不需要他,去他妈的诅咒和赎罪,我们都是被上帝遗弃的。 ”

线,由无数个点组成,电影由一帧帧定格的画面构成。片头多次一帧的Tyler一闪而过的画面,都是Jack对这世界不满的凸显与积攒,于是无数个凸出的点在Jack无可救药的失眠时开始汇聚,Jack的对现实的幻想与对放纵的渴望要求有一位强硬的执行者,带他去感知疼痛,带他突破边界,带他粉碎束缚,他迫不及待要填满这空壳般的身体,在有形物质的压抑与愤怒的积攒下,Tyler出现了,这个Jack最为有趣的一次性朋友,见面礼便是将Jack的公寓付之一炬,更为准确的说Jack将自己的房子炸个粉碎。

“我早该另觅公寓,找保险公司办理赔的,我应该要替我的失去感到难过,可是我没有。”

在Jack看来,这个肥皂制造商随性、肆意,浑身充满叛逆、暴烈的痞子气息,不知何时就会冒出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主意,Jack十分抗拒,心里却爱极了这样,他需要这样一位“执行者”带着他向奴役自己半生的物质主义说“不”,或者,至少让他认识到生活不止可以囚禁在眼前。

“你得先放弃一切,你必须没有恐惧,面对你总有一天会死的事实。只有抛弃一切,才能获得自由。 ”

Tyler握住Jack的手,使劲抿了嘴唇然后重重一吻,当Jack一头雾水时,若无其事地撒了好几层烧碱,Jack的手开始进行了比癌症还要疼痛的剧烈灼烧,强烈的疼感驱使他挣脱,但是已然没了机会,他已经牢牢被禁锢,面目狰狞地任由Tyler摆布,他被迫(实则是自己给自己的加持)感受着这疼痛,思绪试图寻找自己在洞中的企鹅,被Tyler一巴掌打醒,并告之:

“This is the greatest moment in your life, man, and you are somewhere else missing it! 这是你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刻,你却在那想什么企鹅!”

也许都市的麻木与安逸太过于寻常和舒适,才显得这少之又少对灼烧疼痛的感知弥足珍贵。消费型社会留下的只是一个个孤独又自由的个体,人们不需要虚假的临终安慰与精神治疗,人们需要感知与强人意志,需要推倒眼前的体制与条条框框,Jack意识到他需要的只是进化,需要革命,需要在麻木不仁的现代消费型社会中再一次对前所未有的疼痛进行感知,体验,以此作为自己还苟活于世的证据。可,他茫然不知所措,无从下手。

Tyler总在这时有办法,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他要求杰克痛打自己一顿。Jack难以接受。已经被体制教化的Jack如何做出完全不符合身份且如此粗鲁的行为。但Tyler明白,眼前这个疲乏的丧男只需要一个开端,一个理由。

“工作不能代表你, 银行存款并不能代表你, 你开的车也不能代表你, 皮夹里的东西不能代表你, 你只是平凡众生中的其中一个. ”

酣畅淋漓,Jack体会到了搏击的乐趣,认识到了感知痛苦的刺激。正因过多的麻木不仁与扭曲的压抑,眼下不问情由的疼痛与伤口才异常爽快。他们交换理想,成为好友,共同租了一套随时倒塌的房子居住,创建“搏击俱乐部”,一个让人们不带护具徒手搏击,宗旨在于发泄情绪(suck the world)的组织。

Tyler以自己的个性魅力和行动哲学吸引着那些盲从的人。地下俱乐部日益壮大,隐然已成为一支小型军队。Tyler富有危险气息却又如此令人着迷,明目张胆地往社会名流的浓汤里撒尿,放儿童电影时剪进去一堆nice big cock(自行翻译),用为了将自己塞进内衣的有钱人抽出的大把脂肪做成肥皂(效仿纳粹)再以高价卖给那些名流,拿空枪逼迫一位便利店少年追求自己一直的梦想。用最不物质的方式渐渐转变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既然开始,So ruin it。

“Hitting bottom isn’t a weekend retreat. It’s not a goddamn seminar. Stop trying to control everything and just let go. 躲到安抚团体不能解决一切,别再控制一切,应抛弃一切。 ”

遇见了神秘、精彩、疯狂的Tyler,Jack的内心也悄悄松动和变化,他不再光临互慰会,而是直接激烈的抒发自己的情绪。不知何时,Jack与Tyler之间明显的界限仿佛逐渐模糊,截然相反的两个人物性格也像正在融合(当然,除了与Marla疯狂的做爱之外)。Jack的言行也缓缓向Tyler靠拢。办公室经理面前自残,以此作为威胁,满身鲜血却像胜利者一般吹着凯旋般的口哨;在地下俱乐部中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骄傲与对力量的渴望,Jack无论是语言还是表情都出现了明显变化,开始自信、暴躁、癫狂。

三、乌托邦

“Sticking feathers up your butt does make you a chicken.

插上羽毛,不等于你就是老鹰。 ”

Tyler军队的行为与恶作剧愈演愈烈,逐渐偏激,旧秩序被推倒,新秩序本质却与以往并无二致,原本想毁灭这个麻木不仁的世界,却无意中又创造了另一个更加相似的世界。Tyler训练的军队没有思想,外形特征一致,连手上被强碱灼伤的位置都丝毫不差。他同化每一个人,让他们失去各自作为个体的差别,统一为其理想服务。可是难道布满这样毫无思想差异的人的世界就会比之前更加理想么?

Tyler的行为日益肆意疯狂,受其感染,俱乐部成员们也到处滋事打架、大肆破坏。Jack隐隐感觉到了不安,对于俱乐部现况及Tyler的行为由难以理解逐渐变为无法忍受,争执无可避免的爆发了,两人分道扬镳。然而摆脱这位自己生命里最为有趣的一次性朋友—Tyler并非易事,因为Jack发现,他走到何处都无法摆脱Tyler的影子,仿佛Tyler就在身后某处躲起来暗地怂恿自己一般,更仿佛Tyler一直没走或者说离开的人一直是自己而留下的是Tyler一般,可是,自己一直在此啊?终于,他开始思考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我到底是谁?”

Jack认识到“现实”的重要,Jack也有罪恶感,第一次有了自由意识,在流血事件不可避免的发生后,Jack决心追寻Tyler并摧毁其计划。

也许结局早就显而易见,不然Tyler与Marla早会同框出现;也许谜底本已浮出水面,否则如此虚假的现实不会成真。Jack追赶了半个地球,最后发现所谓的Tyler根本就是别人眼中的自己。就仿佛追了半天尾巴的狗,咬到后却发现那尾巴是自己的一般。Jack一脸茫然,面对这个乌托邦却不是Tyler而是自己一手建立的世界时,他完全不敢相信。尽管已经知晓答案,可他却非得找Marla问个清楚,祈求Tyler并非自己分裂的人格,但打击是肯定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真相总是如此难以让人接受,却偏偏有如此符合逻辑合乎情理。

“一切你想成为的东西,那就是我。我长得像你希望的样子,做爱像你希望的样子,我很聪明,有能力,最重要的是,我很自由,而你却相反。 ”

虽然Jack不再是物质的奴隶,但Tyler也不会凭空消失,Jack保护Marla,让其远离自己,Tyler却将其带回身边。如同一切历史上所发生的运动或革命一样,人们狂热的渴求自由和独立,以流血事件来作为自己的宣言,一觉醒来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美好承诺的兑现,反而失去自己所珍视的自由和独立。Jack觉醒了,枪一直在自己手里,他准备好了脱胎换骨—冷静的朝自己的口中开了一枪。伴随一声沉闷的枪响,Tyler在一声俚语中化为一阵青烟,他不再是任何人的附庸,至少他自己认为是这样。没有一丝犹豫,他就这样处决了Tyler,宣判死期。

“You met me at a very strange time in my life.

我们相遇的时候,碰巧是我人生中最诡异的一段时间。 ”

与Marla手牵手,享受最后的幻灭。是的,不管何时毁灭总是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因为毁灭是禁忌,是不被社会所允许与接纳的。摩天大楼轮番轰然倒塌,世界覆灭的刹那笼罩于宇宙间最亮的火花。

(更新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搏击俱乐部的更多影评

推荐搏击俱乐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