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扭曲的仇视着对方 暴力出一种荒唐

半碗馄饨
2018-01-31 15:42:0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导演: 马丁·麦克唐纳 编剧: 马丁·麦克唐纳

主演: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 伍迪·哈里森 / 山姆·洛克威尔 / 艾比·考尼什 / 卢卡斯·赫奇斯

仇恨驱使人与人走上一种暴力的关系,似乎无法解脱也无法解释,当树立起三块广告牌的刹那,可能就已经没有了破案的可能,因为这种攻击已将仇恨转嫁给了警察,凶手反而清白了,也因为无处发泄的愤怒和不安,只好让警长承担,米尔德丽德明白凶手将永远逍遥法外,她只是对于不做点儿什么的自己和警察感到不安,所以他立起了三块广告牌。

好像警长成了众矢之的,他不是凶手,他本不该承受凶手该承担的罪责,幸亏他在小镇声誉不错再加上身患癌症令人倍感同情,本片没上演痛批警察的廉价情绪,反而是非常理智的在叙事之中出人意外的让米尔德丽德成为了被人批判的对象,似乎这种暴民的行为并不得民心,甚至牵扯出“种族歧视”和坏脾气的警察迪克逊的一系列行径。米尔德丽德转嫁给警长的愤怒,因为警长的自杀,让迪克逊警官反射到了米尔德丽德身上,而且是一种暴力的升级,他将广告商从窗户扔了出去,并放火烧了三块广告牌,还丢掉了警察的工作,似乎就在推卸之间升级、质变。

原本没有矛盾而生成的矛盾又并非的矛盾本身的对象,几个人物之间的错位表达了一种荒诞之感,或许这是一条不归路,走上去了就不能回头,尤其是影片前半段那种强硬感,从各个人物的身上传达出来,米尔德丽德、警长威洛比、警员迪克逊甚至配角身上也是那种坚硬的棱角,所以让人与人之间产生关系或发生碰撞时必然时火花四溅,直到警长威洛比自杀,他自己卸下了盔甲,并分别给米尔德丽德和迪克逊写了一封信,才令他俩也褪去了坚硬。当然,米尔德丽德为了报复还是烧了警察局,而迪克逊也因此烧伤,但正是这个阴差阳错,让米尔德丽德看见了迪克逊从火场拼命带出女儿案件的卷宗,两人心里的梁子算是放下了。

转变让故事继续下去,很克制、很隐忍的回到了案件本身,当“凶手”再一次出现在视野之中时,全部的矛盾焦点终于回到了正规,只是聚焦错了对象,这种黑色幽默式的处理令整部电影与众不同、而且从简单的破案升华到一种对于仇恨的情绪的讨论,不再仅仅围绕着杀人偿命做简单的是非判断,而是一种更为深刻的有过人内心情感的倾诉,两个背负沉重的心理包袱的人一起上路,可究竟要干什么还不确定,他们决定路上再做决定,但先出发再说。

《三块广告牌》是一部非常坚硬的作品,坚硬得在很大的篇幅中都不怎么政治正确,但太多的政治正确就像洗脑一般令人厌烦,终于本片不太正确得令人兴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