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刍留恋的人与事(1)

Mr. Infamous
2018-01-31 14:53: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前言:《芬妮与亚历山大》之后,伯格曼在导演领域逐渐减产,但在1984年,还是有短片《卡琳的面孔》和电视电影《排演之后》跟观众见面,而这些作品所呈现的,正是他希望能够一再回味的。

反刍留恋的人与事

伯格曼曾经认为,拍完巅峰作品《芬妮与亚历山大》(1982)就要金盆洗手了,但是退休生活并不可能来得如此一刀两断,只能说,他仅仅做到了暂别“院线电影”而已。

1983年的圣诞节,伯格曼出了一部电视电影《妻子学校》,讲述年长的阿诺尔福决定迎娶喜爱的年轻姑娘艾格尼丝,但暗地里其实别有用心,而此时二人共同的年轻朋友贺拉斯却与艾格尼丝堕入爱河,对这段姻缘构成威胁。结束这个相对简单明快的故事之后,伯格曼在1984年交出了短片《卡琳的面孔》与电视电影《排演之后》。

《卡琳的面孔》没有所谓的剧情,它只是在陈列一系列家庭照片,尤其是伯格曼的母亲卡琳的肖像。饶是如此,照片同样能够说话。几件家族秘辛,在伯格曼前妻卡比·拉莱泰的配乐下,总有种娓娓道来的优雅与感伤,至于卡琳的往事,更是只消只言片语以及几张照片,就被串联得温柔而梦幻。而伯格曼,也在这些不再“静止”的相片中,找到了一种“对话”的可能。

而且,他









...
显示全文
前言:《芬妮与亚历山大》之后,伯格曼在导演领域逐渐减产,但在1984年,还是有短片《卡琳的面孔》和电视电影《排演之后》跟观众见面,而这些作品所呈现的,正是他希望能够一再回味的。

反刍留恋的人与事

伯格曼曾经认为,拍完巅峰作品《芬妮与亚历山大》(1982)就要金盆洗手了,但是退休生活并不可能来得如此一刀两断,只能说,他仅仅做到了暂别“院线电影”而已。

1983年的圣诞节,伯格曼出了一部电视电影《妻子学校》,讲述年长的阿诺尔福决定迎娶喜爱的年轻姑娘艾格尼丝,但暗地里其实别有用心,而此时二人共同的年轻朋友贺拉斯却与艾格尼丝堕入爱河,对这段姻缘构成威胁。结束这个相对简单明快的故事之后,伯格曼在1984年交出了短片《卡琳的面孔》与电视电影《排演之后》。

《卡琳的面孔》没有所谓的剧情,它只是在陈列一系列家庭照片,尤其是伯格曼的母亲卡琳的肖像。饶是如此,照片同样能够说话。几件家族秘辛,在伯格曼前妻卡比·拉莱泰的配乐下,总有种娓娓道来的优雅与感伤,至于卡琳的往事,更是只消只言片语以及几张照片,就被串联得温柔而梦幻。而伯格曼,也在这些不再“静止”的相片中,找到了一种“对话”的可能。

而且,他素来知晓面孔的力量。在《与伯格曼的对话》中他就说过,“我是随着默片长大的,说这样的话很平庸,但是,默片当时正在成为一种艺术,因为电影艺术给人们带来了最奇妙的一幕戏:人的面孔。”伯格曼还提到,“在戏剧艺术(这是演员的肢体艺术,他们还要在舞台上背出台词)与电影艺术(再现演员真实面孔的艺术)之间存在一个直接的相关点,可以集中体现在对人物面孔的放大处理上。”他对面孔的“热爱”与“执念”,在之前的《面孔》(1958)、《假面》(1966)、《面对面》(1976)等大量作品中,都有明显的呈现。

下接

(连载于《看电影》)

主要参考来源:
《魔灯:伯格曼自传》
《伯格曼论电影》
《英格玛·伯格曼》
Google、Wiki
IMDb、豆瓣、时光等电影网站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卡琳的面孔的更多影评

推荐卡琳的面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