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绝唱

Mr. Infamous
2018-01-31 14:47: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978年的《秋日奏鸣曲》是英格玛·伯格曼与英格丽·褒曼在晚期难能可贵的一次合作,推动双方在各自的艺术生涯中重上巅峰。而这部电影重新着上浓郁的瑞典风情,令人怀缅与动容。

天鹅绝唱

到了七十年代末,伯格曼在电影上的创作逐渐放缓,但是,虽然1978年就跟前几年一样,只有一部作品上映,但就是这一部《秋日奏鸣曲》,依然能让观众看到伯格曼炉火纯青的功底。

故事的主角是夏洛特(英格丽·褒曼饰)与伊娃(丽芙·乌曼饰)这一对母女。二人将近七年未曾谋面,在终于促成的一次相聚中,女儿忙里忙外地给母亲安置妥当,母亲则兴冲冲地表示这次要长住,一切都以乐也融融作为开端。但在伯格曼的电影,和美总是廉价的花纸,一戳就破。新仇旧怨,终究会在这一座房内尽数爆发。

身为钢琴家,夏洛特很早就因为工作与感情而离开家庭,留下一直希望得到母亲认可与关爱的伊娃,终其半生也无法填补心中的缺口。而夏洛特的小女儿海琳娜(莱娜·尼曼饰)在落差之中有着更悲惨的遭遇,随着病情越来越重,高度残疾、口齿不清的她被放到其他家庭去寄养,直到多年后伊娃才把她接回自己身边照料。但母亲也在女儿的控诉中,审视了自己看似风流洒脱实则虚空落寞的过往,而







...
显示全文
1978年的《秋日奏鸣曲》是英格玛·伯格曼与英格丽·褒曼在晚期难能可贵的一次合作,推动双方在各自的艺术生涯中重上巅峰。而这部电影重新着上浓郁的瑞典风情,令人怀缅与动容。

天鹅绝唱

到了七十年代末,伯格曼在电影上的创作逐渐放缓,但是,虽然1978年就跟前几年一样,只有一部作品上映,但就是这一部《秋日奏鸣曲》,依然能让观众看到伯格曼炉火纯青的功底。

故事的主角是夏洛特(英格丽·褒曼饰)与伊娃(丽芙·乌曼饰)这一对母女。二人将近七年未曾谋面,在终于促成的一次相聚中,女儿忙里忙外地给母亲安置妥当,母亲则兴冲冲地表示这次要长住,一切都以乐也融融作为开端。但在伯格曼的电影,和美总是廉价的花纸,一戳就破。新仇旧怨,终究会在这一座房内尽数爆发。

身为钢琴家,夏洛特很早就因为工作与感情而离开家庭,留下一直希望得到母亲认可与关爱的伊娃,终其半生也无法填补心中的缺口。而夏洛特的小女儿海琳娜(莱娜·尼曼饰)在落差之中有着更悲惨的遭遇,随着病情越来越重,高度残疾、口齿不清的她被放到其他家庭去寄养,直到多年后伊娃才把她接回自己身边照料。但母亲也在女儿的控诉中,审视了自己看似风流洒脱实则虚空落寞的过往,而新近伴侣莱昂纳多的去世,更是加深了这一认知。

可以看得出,《秋日奏鸣曲》依然是一部很伯格曼的电影。无论是主题,亦或是表现手法,都是伯格曼熟悉且擅长的,最终所呈现的,正是集大成的所在。而这部电影收获了奥斯卡金像奖、凯撒奖等多个奖项的题名,并斩获了第36届美国金球奖的最佳外语片等殊荣,两位女主角也获得了第23届意大利大卫奖最佳外国女演员等奖项。对英格丽·褒曼而言,还有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以及全国电影评委会与纽约影评界颁发的两个最佳女演员奖,这让她收获了从影以来最高的赞誉。

回望《秋日奏鸣曲》的起源,充满纠结与阻碍。彼时税务案对伯格曼的耗损是明显的,一直焦虑的他发现写作越来越困难。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在1976年3月24日,伯格曼从妻子口中得知案子撤销了。日后回忆以来,他说起初并没觉得怎样,但马上感觉十分疲惫,倒头就睡。而这种疲倦,跟某次飞往法罗岛时,飞机因一个引擎着火而不得不在机场上空盘绕数小时,烧光燃料才能降落后的那种感觉相似。就在那一晚,伯格曼脑中闪过各种未来的机会,反正失眠已成定局,索性起来写作。他整出一份电影大纲,片名暂定为“母女俩”(Mother and Daughter)。那一刻,他已经预定让英格丽·褒曼和丽芙·乌曼来合演。

与英格丽·褒曼合作的想法,很早之前就在英格玛·伯格曼心中萌生。带着《呼喊与细语》去参加戛纳时,褒曼就往伯格曼的口袋塞进一封信,提醒他不要忘记合作拍片的承诺。但他们绝无仅有的合作,不是之前计划过的《老板,英格柏夫人》的电影版,而是这一部《秋日奏鸣曲》。当褒曼第一次阅读到剧本的时候,十分震惊,因为恰好在四十大几的时候,她也曾经抛下家庭,与意大利导演罗伯托·罗西里尼私奔,引来满城风雨。

这是一个极其难得的经典组合,有太多可一不可再的机缘。首先,英格丽·褒曼与英格玛·伯格曼虽无亲戚关系,但都姓“Bergman”,只不过国内的惯用翻译并不一致而已,到了《秋日奏鸣曲》,正是二人唯一一次合作。其次,这是英格丽·褒曼11年来,第一次用母语在电影中表演,而且就跟她的第一部美国电影《寒夜琴挑》(1939)一样,扮演了一位音乐会钢琴家。再者,电影拍摄刚开始的时候,英格丽·褒曼就被诊断出有无法治愈的癌症,《秋日奏鸣曲》也便成了她的最后一部院线长片。

伯格曼知道褒曼在好些美国电影中都有过杰出表现,譬如希区柯克的电影。但在拍摄期间,他们在沟通上遇到了一些问题,这在《英格丽·褒曼口述实录》等片中也有提及。伯格曼发现,褒曼会在镜子面前演练台词,他认为,这种不同的演技训练,带有40年代的特色。在《伯格曼论电影》中,他提到,“在排练期间我便已发现‘倾听’与‘了解’二法对她并无效用,因此,我只好被迫启用通常为我所拒的方法来对待这位女演员,即一种挑衅态度。”不过,与不同类别的演员一同工作固然不易,但哪怕褒曼经常忘词,在早上时常沮丧易怒,伯格曼却理解她对于病情的担忧,以及对陌生工作方式的不安,最终面对褒曼的出色演绎,对她的评价从“极其差劲”,转变成“相当杰出,虽然非常棘手,但是很棒”。

《秋日奏鸣曲》的钢琴家夏洛特的原型,有部分来自于伯格曼的前妻卡比·拉莱泰,即他的第四任妻子。丽芙·乌曼跟埃兰·约瑟夫松回忆伯格曼给演员说戏的部分,收在《英格玛·伯格曼:电影、戏剧、书籍》当中,这里提到,夏洛特给女儿伊娃在钢琴上的指教,“在本质上接近伯格曼这样的导演可能对其演员所做的提示,他们不会说‘你要这样做,或那样做’,而是对曲子或人物角色在意义、特点、美学(甚至技巧)效应上的领会给予指导”。而这对应上了伯格曼早期的创作《黑暗中的音乐》(1948)与《喜悦》(1950)的主角,伯格曼通过暗示、对比等形式,对演奏者作出了相似的忠告。

卡比·拉莱泰对伯格曼在音乐品味上的影响是很大的。雅克·奥蒙所著的《英格玛·伯格曼》中提到:“尽管伯格曼对贝多芬甚至巴赫的偏好无疑非常真诚,但他们——巴赫的音乐更适合节选——最终只成了导演的道具。音乐不再是为音乐本身而被演奏,而是为某种情感、某种意义、某个情境的戏剧化或某个情节的处理而服务的。”如此,在伊娃和夏洛特先后弹奏了肖邦的序曲后,这种示范多多少少就带上了说教的味道。而女儿的自信以及带有一点可怜兮兮的讨好,全都在一瞬间被击溃,母亲还是母亲,那个多年来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角色。这些惊喜之处,对于《秋日奏鸣曲》这部极为舞台化的电影,作用妙不可言。

此外,《秋日奏鸣曲》让伯格曼的影迷更欣悦的地方,是熟悉的味道重新回归。电影虽然得到了西德公司的资助,并且是在挪威奥斯陆外的一个老电影工作室拍摄。但尽管如此,《秋日奏鸣曲》终于用回了瑞典语,而且大部分演员和员工都是瑞典人,最终世界首映礼也是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办。对很多人来说,这些瑞典风情,往往是他电影中亲切、合宜的一个基础。最后,可以用电影史学家兼作者彼得·考伊在标准收藏公司特别版DVD中的话来结束——“《秋日奏鸣曲》由英格玛·伯格曼生命中最黑暗的其中一道咒语产生……成为了英格玛·伯格曼职业生涯中的天鹅绝唱”。那他与褒曼的这次旷世合作,恰巧使得彼此能在电影生涯晚期,坐在又一重巅峰上睥睨众生。

(连载于《看电影》)

主要参考来源:
《魔灯:伯格曼自传》
《伯格曼论电影》
《英格玛·伯格曼》
Google、Wiki
IMDb、豆瓣、时光等电影网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秋日奏鸣曲的更多影评

推荐秋日奏鸣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