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 异形 8.0分

异形研究

哲空空
2018-01-31 14:01:59
恐惧源自陌生,非我的存在,即是“异形”。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左传》里也提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异形》系列电影,将非我族类的外星怪兽,投射到大荧幕上,创造出声光电的活地狱,既消费了恐惧,也娱乐了观众,善莫大焉。

除了是好莱坞电影工业的拳头产品,异形是否还有更深的寓意?

一,异形诞生

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电影充斥黄暴内容,惹恼了教士丹尼尔,在他看来,这些电影败坏了人们的灵魂,导致世风日下,道德沦亡。

在丹尼尔倡议下,美国颁布《海斯法典》,对电影实行审查。起初,在法典淫威之下,电影人战战兢兢,拍了一堆味同嚼蜡的样板片。后来,为满足美国人民日益增长的对“黄暴电影”的需求,导演们揭竿起义,转向B级片,不断打擦边球、踩红线,视法典如无物。

当时,最受欢迎的B级片,几乎都是讲飞碟入侵的。

自1947年以来,美国空军记录了一万多次飞碟事件,为科幻电影提供了巨大想象空间,而从1961年到1972年,美国政府开展了一系列名为“阿波罗计划”的登月任务,历时11年,这更掀起了大众对科幻电影的热情。

当时,好莱坞有个编剧,名叫丹·欧班农,他在拍《黑星球》(1974)时,突发奇想,设计了一个长得像沙滩球的智能生物。电影拍完,欧班农意犹未尽,觉得黑星球还不够“黑”,他要写个更狠的本子,全片黑暗而压抑,充斥着人类对浩瀚太空的恐惧,还得有个致命的外星生物……

欧班农剧本写得很顺利,但在外星生物的设计上卡了壳,他找人设计的那些草稿,惊悚不足,可爱有余,外星生物成了外星宠物。

欧班农心里焦躁,跑到巴黎呆了半载。有一天,他意兴阑珊,去参加画展,在现场,他看到一幅画,画中是个人形怪物,头骨细长,牙齿裸露,一根软管从颈部延伸开去,还长了一条爬行动物的尾巴。欧班农喃喃地说,天!这不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吗?如此黑暗,又如此美丽。

欧班农记下了画家姓名:汉斯·鲁道夫·吉格尔。

这位吉格尔,绝非等闲之辈,他在拍摄异形之前,就已是瑞士知名的超现实主义画家和雕塑家。他擅长“有机机械”画风,常为摇滚乐队画专辑封面,比如帕尔默乐队的《大脑手术》。

欧班农把吉格尔推荐给二十世纪福克斯的高层,但对方并不买账,觉得吉格尔的作品太黑暗,观众看了会有不适反应。唯一投赞成票的,是导演雷德利·斯科特,他对吉格尔的画赞不绝口,声称自己看第一眼时,就知道了异形的模样。

斯科特此举,令欧班农对他刮目相看。

此前,编剧欧班农挟剧本以令诸侯,炒掉了一票导演,在他看来,这帮家伙对异形没有感觉,只是想拍一部B级片而已。欧班农一腔热血,只要卖于识货的,眼见雷德利·斯科特跟自己英雄所见略同,当即表态,同意由斯科特来导演此片。

吉格尔这匹千里马,没有辜负两位伯乐的期望。他运用“生物机械美学”的技法,混合科技、自然和想象,凝聚成冷峻而又华美的风格,让人既感到恶心,又无药可救地迷恋。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此时的“异形”剧组,已敲定了导演,编剧,以及反派形象,唯独差个女主角。斯科特在一班佳丽中精挑细选,最后选中了年近三十的女演员西格妮·韦弗。

这正应了一句古话,运去精金无颜色,运来顽铁生光辉,这位西格妮女士,此前最拿得出手的作品,是伍迪艾伦的《安妮·霍尔》,她在里面惊鸿一瞥,出镜六秒。

西格妮毕业于耶鲁大学戏剧专业,在出演《异形》主角蕾普利之前,她因一米八的大高个儿,连个经纪人都找不到。西格妮对科幻片并不感冒,试镜时,她故意穿了一双“妓女长马靴”,靴筒直达大腿根,希望借此引起导演反感。

谁料,这种恶趣味,正对导演胃口,再加上她高大魁梧的体型,正好符合电影的角色定位,歪打正着,一击即中。

至此,各路人马都已到齐,可以召唤“异形”了。不夸张的说,《异形》引领了流行文化,也改变了这些人的命运。

西格妮接拍《异形》后,一炮而红,又陆续接了《异形2》《异形3》《异形4》,塑造出好莱坞荧幕上具有颠覆性的女性形象;吉格尔凭借对异形的精湛设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视觉效果奖,还得了一个“暗黑教主”的名号;雷德利·斯科特更是凭借此片,跻身一线大导,并为接拍续集的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等人,开了一个好头。

二,异形密码:女权,生殖,以及乌托邦

所谓异形密码,有两个层次,一个显性,一个隐性。

异形显性密码,答案尽在电影中,所见即所得,只要看完异形系列的六部电影,都能了然于胸。

按照《普罗米修斯》的表述,异形跟人类共享一个造物主——外星人。电影中,机器人大卫,替博士向外星人问话,外星人瞅了瞅他,目露鄙夷,一把将大卫的脑袋揪了下来。

想想也是,机器人是人类创造的,人类是上帝(外星人)创造的,机器人越过人类,直接跟上帝(外星人)对话,岂不是差了辈分?竖子轻狂,不敬尊长,脑袋被扭掉,着实不冤。

按照导演的逻辑,外星人创造人类和异形,最后被人类和异形杀死,人类创造机器人,最后的命运,则是被机器人取而代之。当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在《异形:契约》中,拥有永恒生命的机器人大卫,成了人类的掘墓者。

异形与人类既属同门,本质也就雷同,本质是什么?生存。异形和人类一样,为了生存,无所不用其极。

异形属于卵生,蛋内的抱脸虫,一旦检测到周遭有生命,就会孵化出来,用四肢紧抱宿主头部,将胚胎植入其胸腔,完成使命后,抱脸虫就一命呜呼了。宿主刚苏醒时,与常人无异,等时候一到,异形幼体就会破膛而出。

异形的血液为强酸,一滴血能穿透数层太空舱钢板,适应能力超强,不惧外太空压力,能在绝对零度下存活。而它最厉害的一点,则在于可以结合宿主的基因进化,在《异形4》中,类人的黄色异形,就是进化的结果。

再来看隐性密码,之所以说隐性,是因为它们无法在电影本身中找到,需要潜入到彼时彼地的文化和社会思潮中。

异形的第一个隐形密码是女权,电影的最大反派异形女王和头号主角蕾普利都是女性(雌性)。

异形第一部的海报,就是一个象征着生命的蛋,可视作女性生殖和繁衍的暗喻。而异形那滴着涎水、湿漉漉的口腔,就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征,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这代表了男性对齿状阴道的恐惧。这并非笔者故作惊人之语,不遵循鲁迅先生的教诲,老把目光停留在脐下三寸,实在是电影里表述得太明显。在《普罗米修斯》中,两个孟浪的太空飞船船员,发现了一片异形幼苗,他们发现这些幼苗,酷似女性生殖器,语涉猥亵,恣意调戏,反送了卿卿性命。

在异形系列中,男性要么猥琐不堪,要么外强中干。美国文化专家托马斯·多尔提教授在《类型,性别和异形三部曲》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智能化的现代社会中,女性保持了她们的生殖和繁育能力,而男性则失去了智商优势,因此,在异形电影中,男性被边缘化,女性成为控制者和主导者,在男性的想象中,真正的异形,永远是女性的。

蕾普利和异形女王的“双雌对决”,让电影中所有的男性,都沦为看客和炮灰。《异形2》将女权主义发挥到极致,海报上蕾普利怀抱小女孩,酷似史泰龙,还令人想起施瓦辛格在《终结者》中的扮相。

异形中的女权设置,其实来自现实,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女权运动风起云涌,通过一场接一场的硬仗,为女性争取到了选举,上学,就业等多方面的权益。电光泡影之上,漂浮着现实之花,这是电影的魅力,也是异形的魅力。

异形的第二个隐性密码是人性。

回到那个老问题,何谓异形?从表面来看,异形是一种长相怪异的生物,换个角度想一想,异形又何尝不是人类内心的变异?

在电影中,直接威胁宇航员生命的是异形,但遥控他们思想、指挥他们行为的,却是地球上庞大的“公司”。公司为研究生态武器,向机器人下令,无论如何,要将异形幼体带回地球,哪怕牺牲掉所有宇航员的生命。

毋庸讳言,公司其实是隐喻国家机器。这种思路,一方面来自前苏联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集体主义乌托邦,另一方面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逐利逻辑。

无论姓资姓社,万变不离其中的,都是人性。

三,异形,沙鲁,玄幻小说

《异形》系列电影对流行文化影响之大,鲜有匹敌。

举两个栗子。

《七龙珠》是漫画家鸟山明的抗鼎之作,连载于1984年。龙珠里的大反派沙鲁,大约就借鉴过异形。

最初形态的沙鲁,眼睛细长,拥有昆虫和人的特征,还有一条爬行动物的尾巴,与异形的尊荣有异曲同工之妙。

虽然逐渐进化的沙鲁,仿佛去了趟韩国,越变越漂亮,但它通过基因技术保留优秀细胞,形成完美胚胎的设定,与异形的结合宿主基因达到进化目的的构思,如出一辙。

异形的另一个遗腹子是中国的玄幻小说。一批有识之士,借着异形的噱头,写出了一堆狗尾续貂的玩意儿,令人叹为观止。

这批异形系玄幻小说包括但不限于:《异形转生》《请叫我异形》《带着异形去修仙》《异形之王》《异形降临》《我是异形召唤师》《末世之异形武装》《末世异形主宰》《随身带着异形王后》《我是异形》《末世之我是异形女王》……

不得不说,这些奇形怪状,比异形还异形。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异形的更多影评

推荐异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