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尻松子:一个边缘人的自怜与自私

一笑温
2018-01-31 13:22:0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一共125分钟,包括片尾曲、他人的叙述,川尻松子“无聊”的一生展示完毕。一个人的一生被浓缩在2个小时内,被评价为“一无是处”,我想松子小姐若是知道的话,应该会说:我很抱歉。
       松子一生中遇到的这些人这些事,不见得多么惊世骇俗,只不过都是一个个生活中的小悲剧,堆积的多了,就容易让人唏嘘。人与事,一环扣一环,压得松子喘不过气,悲鸣一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抱歉给谁,影片没有说,或许是给自己吧。
       影片中的松子一生都在说“对不起”,但是被打乱人生的受害者是自己本人,这句“对不起”就来的如此卑微了,我想松子应该明白的,所以,才会一遍遍问“为什么?为什么!”可惜她只敢抬头问天,不曾跟父亲或男人要过一个答案。
       一生都被忽略,被边缘话的松子,不否认主因是他人,但最先选择放弃的却是自己。24岁之前的她一直在讨好自己的父亲,可是父亲的眼睛始终落在病弱的妹妹久美身上。为了让父亲露出笑颜。松子“上父亲想让我上的学校,选择父亲想让我做的职业,努力成为父亲心目中的女儿”。松子选择放弃


...
显示全文
影片一共125分钟,包括片尾曲、他人的叙述,川尻松子“无聊”的一生展示完毕。一个人的一生被浓缩在2个小时内,被评价为“一无是处”,我想松子小姐若是知道的话,应该会说:我很抱歉。
       松子一生中遇到的这些人这些事,不见得多么惊世骇俗,只不过都是一个个生活中的小悲剧,堆积的多了,就容易让人唏嘘。人与事,一环扣一环,压得松子喘不过气,悲鸣一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抱歉给谁,影片没有说,或许是给自己吧。
       影片中的松子一生都在说“对不起”,但是被打乱人生的受害者是自己本人,这句“对不起”就来的如此卑微了,我想松子应该明白的,所以,才会一遍遍问“为什么?为什么!”可惜她只敢抬头问天,不曾跟父亲或男人要过一个答案。
       一生都被忽略,被边缘话的松子,不否认主因是他人,但最先选择放弃的却是自己。24岁之前的她一直在讨好自己的父亲,可是父亲的眼睛始终落在病弱的妹妹久美身上。为了让父亲露出笑颜。松子“上父亲想让我上的学校,选择父亲想让我做的职业,努力成为父亲心目中的女儿”。松子选择放弃真实的自我,塑造一个让父亲满意的乖女儿。当父亲斥责她不该在久美面前说恋爱的事情的时候,松子崩溃了,一个乖女儿是应该让父亲满意而不是斥责的,自己塑造的女儿形象不被认可。松子开始自怜自艾,她大声驳斥久美,驳斥父亲,她夺门而出。可是父亲有放弃她吗?没有,一个女儿养了24年,若是要放弃的话,早该放弃了。一直到后面,松子离家出走,父亲的日记里最后一句话都是“没有松子的消息”,直到三个月后在家中摔倒脑溢血死亡而停止记录。自始自终,父亲未曾放过松子。不否认,父亲的家庭教育严苛且失败,他的温柔都给了另一个病弱的女儿久美。两个女儿,一个健康懂事,一个病弱无法出门,父母的眼光自然而然会多关注在后者以做一些弥补。父亲的行为不被认同但应该被理解,因为没有给孩子一个健全的身体而心怀愧疚,在后面的抚养中给予更多的精力,在现当代的家庭中,这种情况算是常见。从父亲对久美的照顾中,可以看出他真的很疼爱孩子,怎么会放弃松子呢。想必在内心深处,父亲应该是对这个大女儿很欣慰的。可惜,松子没看透父亲的爱,过早的放弃了自我。
       没有自我的松子在遇到龙洋一后,人生彻底乱了。作为班主任,在处理学生偷窃行为上,未见丝毫师者的尊严。在与龙洋一一开始的对话中,她反思“我说话的方式不对嘛”。师生的对话中,学生没有应有的礼貌,教师没有相应的态度,松子条件反射的认为是自己的问题。是的,条件反射,她想当让学生“满意”的老师,正如想当父亲“满意”的女儿,而不是采取正确的教师态度。松子自认为的“满意”就是让对方开心、没有顾虑的,包括一切。所以在龙洋一面前碰壁的时候,她“一瞬间有了主意”,没有继续与龙洋一确认清楚事宜,一下子把事揽在身上,仅仅只是想“早点洗澡”,似乎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把失窃的钱财补上,就一切如同没有发生一样。作为教师没有正确的引导,可以说在龙洋一后来的人生走向中有不可推脱的影响因素。石头扔进平静的湖里,似乎没有改变什么,但那“噗咚”一声是不可否认的存在,事情暴露了,无法弥补了,松子也离家出走了。24岁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我的人生完了”。
       松子的性格实在是太软弱,可以完全为他人塑造一个“松子”以此去适应,忽略自己的真实感受,也不管他人是否接受,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以为是只要让他人满足,事情就圆满了,自己也就“幸福”了。所以,只要是个人就能欺负她:校长、八女川、冈野健夫、小野夫、少年事情还是成年的龙洋一。那么,松子是一直这么绵软的、毫无性格的吗?
       不是,她有过多次的挣扎与反抗,比如:24岁的离家出走是对之前生活的反抗——作为父亲的乖女儿,应该是乖顺在家而非决绝地弃家而去;然而离家后的生活并不美好与幸福,她多少次在与家乡河相似的荒川河边痛哭流涕,思念父亲,思念久美,思念家里的每一个人。与刚出道的自认是太宰治转世的作家八女川同居,她反抗过——她不想为了钱堕落到成为陪酒女郎的地步;然而八女川并没有和她幸福到老,当天吵架后夜晚就自杀了,八女川死后,松子唱起了歌,难逃成为“陪酒女郎”的厄运。成为嫉妒八女川才华的冈野健夫的情妇时,她反抗过——她不满足于在小小租房里等着情夫的临幸,她想要当正房太太;一样的,冈野健夫没有让松子的反抗成功,并且表明,他一点都不爱松子,他只不过是因为有自己的私欲,想要占有对手的女人而已;松子唯一值得令人留恋的就是她性感的身材。这句话说出来,很是伤感啊,松子身为一个人的价值,竟然只有性感而已!所以,学生时代的龙洋一被她迷住而想要毁了她,教导主任猥亵她,八女川让她去应聘陪酒女郎,冈野健夫只想睡她……这样看来,真的是“被嫌弃的一生”。多少次的挣扎与反抗都以失败告终,幸福离松子越来越远了,松子“丧”了。
       丧气的松子“已经无所谓了,只要不是一个人,只要离家远一点”就行,她认识了小野寺,合伙做投机生意。交易结束,小野寺让松子离开,松子没有苦苦哀求询问为什么,如以前那般。她很爽快地准备走了,只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钱财。在得知没有的时候,松子黑化了,她杀了小野寺,这个镜头很震撼,看到了松子彻底爆发的一面。镜头很炫目,满屏的红色,满屏的暖色调,如骄阳一般绚丽。可是也仅仅只有这个镜头,属于松子展现真实自我并且成功了;其他时候,她都在妥协与后退,或者反抗与失败。
       杀人后的松子依旧很丧,无所谓了。她从太津去了京都,又从京都搭乘新干线去东京,只是想在死前做一次“梦之号超特急列车”,因为之前没有体验过,最后,她想在玉川上水自杀。这一次是真的决定彻底放弃生命了。她有三次说过自己的人生完了,第一次是24岁离家之前那次,第二次是目睹八女川自杀的时候,第三次是杀了小野寺时;前两次她仅仅只是认为而已,当有其他事情转移注意的时候,她很快就找到了另外的生活重心,并且希望生活从此幸福如一切灾难与痛苦不曾发生。最后的杀人是不能简单掩盖的事情,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松子自然明白也不敢跟国家法律相抗,所以,她没有特意去规划逃跑路线,她“丧”得无所畏惧,她决定死亡。然而,命运没有停止对她的戏弄;玉川上水断流,小水塘不足以淹没松子。而此时松子又遇到了她的另一个男人——岛津贤活,一个眼神温柔的理发师,短短一起生活一个月,松子如菟丝草般找到了依附,她又“活”了。
       牢狱之灾不可避免,在机械麻木的牢狱生活中,松子是唯一一个“一点不安,迷茫”都没有的人,她努力地活着,她要出狱,要把全部身心都献给岛津贤活。岛津贤活接受松子吗?没有,8年的牢狱结束,松子发现这个有着温柔眼神的男人已经有了一个温柔的太太和一个看起来有6、7岁的儿子。松子,又一次失去了依附……
       一次又一次,没有一次守护住幸福,一个可怜的女人,但是也是如此自私的,浪费了一条生命的尊严,生活中自我的世界里,自我放逐着,痛哭流涕却没有真的去思考为什么。乌鸦在她身边飞起,超度亡灵魂的使者来到身边,死亡真的不远了。生而为人,确实很抱歉自己。
       电影画面很美,但是故事是悲伤的。浓艳的色彩画面下,弥漫着一股独属于日本文化的“哀”,明治四十三年幸德秋水“大逆事件”抑制了介入社会的欲望,压制出了深刻的求而不得的人性解剖。松子的遭遇,一件件细数下来,没有一件是惊世骇俗的事情,平常的如同我们生活中会遇到的小事情。有可能,松子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某个人;松子遇到的事情,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也会遭遇到。松子不是一个人,而是有可能会被成为的一类人,电影太贴近现实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