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镇凶案 迷镇凶案 6.1分

活在欺骗中的你,毕竟我们都喜欢看好人变坏,编剧科恩的黑色幽默

这胖子爱看电影
2018-01-31 11:27:1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科恩兄弟编剧,乔治克鲁尼导演,马特·达蒙和朱利安摩尔主演,关看这个阵容就令人兴奋。

而且这部“黑色”电影”被妥妥的引进了国内,胖哥表示能在内地大荧幕上看到科恩兄弟的作品实属难得,因为两兄弟偏爱的主题的类型元素实在不是国产院线的大多影迷们所能消受的。

果然,

《迷镇追凶》上映后,在网络上得分仅仅6.2,低于大多数科恩兄弟参与的影片,也让乔治克鲁尼扎扎实实的背了锅。


其实,《迷镇追凶》的成色远远高于这个分数,影片故事结构严谨,小人物大恶人的形象丰满,小孩子的主视角选的颇为切题。

不受中国影迷接受,其实还在来自类型元素的陌生,那种美国50/60年代的怀旧场景,种族冲突,已经白人城市文明的焦虑具有一定的文化解读障碍,加上剧本设计上的反类型结局,的确不是内地影迷熟悉的“悬疑”片范式。

所以,该片的中文翻译就是错误的,无奈的,强行主题的一种引导,迷和追凶的字面意思如果只停留在表面,很容易造成误读。

但往深入理解,迷的是人性,而那个凶,不是简单的凶手,一个人,而是当时的美国社会氛围。

一旦把《迷镇追凶》理解成简单的杀人案,侦探、凶手类型片,你一定会失望的。
















...
显示全文
科恩兄弟编剧,乔治克鲁尼导演,马特·达蒙和朱利安摩尔主演,关看这个阵容就令人兴奋。

而且这部“黑色”电影”被妥妥的引进了国内,胖哥表示能在内地大荧幕上看到科恩兄弟的作品实属难得,因为两兄弟偏爱的主题的类型元素实在不是国产院线的大多影迷们所能消受的。

果然,

《迷镇追凶》上映后,在网络上得分仅仅6.2,低于大多数科恩兄弟参与的影片,也让乔治克鲁尼扎扎实实的背了锅。


其实,《迷镇追凶》的成色远远高于这个分数,影片故事结构严谨,小人物大恶人的形象丰满,小孩子的主视角选的颇为切题。

不受中国影迷接受,其实还在来自类型元素的陌生,那种美国50/60年代的怀旧场景,种族冲突,已经白人城市文明的焦虑具有一定的文化解读障碍,加上剧本设计上的反类型结局,的确不是内地影迷熟悉的“悬疑”片范式。

所以,该片的中文翻译就是错误的,无奈的,强行主题的一种引导,迷和追凶的字面意思如果只停留在表面,很容易造成误读。

但往深入理解,迷的是人性,而那个凶,不是简单的凶手,一个人,而是当时的美国社会氛围。

一旦把《迷镇追凶》理解成简单的杀人案,侦探、凶手类型片,你一定会失望的。


这几年,看看该片导演乔治克鲁尼的社会活动就应该猜到他的影片必定有着一定的政治和社会意图。

《迷镇追凶》主次两条相互交错的故事线,

主线是白人中产阶级男人加德纳一家的黑暗故事。


加德纳和家中的小姨子有染,不但和玛格丽特设计撞残了自己的妻子,而且买凶杀人,骗取自己妻子的保险金,和玛格丽特比翼双飞,远遁他国。

可惜杀人案当晚,儿子尼基完整的目睹了一切,并且在警察局认出了两位凶手。

凶手害怕小孩子揭发一切,加上加德纳一直拖欠“办案”费,两人最后决定继续杀人灭口。


在不断上升的压力面前,加德纳这个胆小犹豫却被欲望吞噬的男人只能躲在办公室,用两个环解压力小玩意逃避现实。


这个伪善的男人不断给两位家庭成员造梦,用欺骗的方式保全自己,拉拢他
人。

那个参与凶案的弱女子玛格丽特,一直做着鸠占鹊巢的美梦,和这个她爱的男人去那个异域岛国享受生活,逃离罪恶和不堪的回忆,可最终却死于笨拙偏执的种族主义者,而且还意外毒杀了加德纳,酿造了家破人亡的悲剧性结局。

《迷镇追凶》巧妙的在这个早就失去悬疑包袱的凶案故事中插入了另一条线,黑人家庭来到白人小镇的剧烈社会冲突。


一边是白人中产阶级加德纳的家逐渐土崩瓦解,

一边是社会白人们对这个新到来的黑人家庭的仇恨的不断扩大,从冷眼相对到隔离,直至最后的暴力围攻,

这边种族主义的怒火熊熊燃烧,那边人性的黑暗也逐渐吞灭了整个家庭。

两条故事线不断给观众施加压力,造成不适,添加紧张感,层层推进,把故事引入到了高潮。

很多观众不解这个支线对整个故事意义,甚至认为两条线完全割裂,不知所云,杂乱无章,


其实在胖哥看来,正是这条支线故事为原本老套的凶杀故事凭添了浓厚的历史感,让主题在工整的互文对照中得到了张力十足的呈现。

科恩兄弟的电影都有着明显的新黑色电影主题,

对过去和现在满怀激情,对未来心存恐惧!

黑人家庭来到社会犹如一颗未知的种子埋入了这片原本稳定得土壤中,这里的人不允许“失控”的未知植物破土而出,他们要捍卫自己的精神家园。

这颗种子象征着加德纳头脑中盘算好的计谋,他满怀期待的等着计谋按部就班,生根发芽,花繁叶茂,那是他欲望的形状和由其制造出的幻影。

无论是这个社区的白人大家庭,还是加德纳的小家庭,都因这个“变量”发生了结构性转化。

《迷镇追凶》用加德纳儿子尼基的小孩视觉为我们展示了父亲最为恐怖的人心叵测和畸变。


父与子的三次对话,反复欺骗,让我们的不安和恐惧缓慢升级。

第一次,父亲在浴室劝慰儿子不要把警察局看到的凶手告诉任何人,儿子直接反问原因,父亲搪塞过去。

第二次,在遭受威胁后,父亲试图把儿子送去军校,隔离和保护他,让买凶杀妻事件可以平缓度过,父亲强势,儿子妥协。

第三次,一连串的杀人意外后,父亲开始了威胁,给了儿子两条路,一起撒谎欺骗警察,或者他杀死儿子,自己圆谎。

从羞愧劝慰到面露杀机,我们看到了父亲形象的彻底坍塌,通过加德纳因为被殴打而逐渐变形的脸和镜框我们也看清了这位小人物恶魔化的过程。

杀妻后欲杀子,人性最阴暗之处的露骨呈现实在令人胆寒。


我们可以看到,加德纳精神的恶化与白人们对待黑人家庭的行为在剧情发展中是始终同步的,高潮的连环杀人和围攻黑人家庭将矛盾推向了最高峰。

这样的结构安排显然是有意为之。

因为人心的黑化是对城市和社会急剧变化的不安全感的表现。

优秀的影片主题通常会隐藏在风格里,伪主题才会到处炫耀。

《迷镇追凶》作为黑色电影,首先展示出了一种明显怀旧的风格,影片的冲突也突出的建立在视觉上,而非主题上。

50、60年代,美国急剧转型的城市景观在《迷镇追凶》里以焦虑的情绪得到了反映。

怀旧场景,事物本身的魅力在影片的剧情发展中逐渐被稀释掉,各种类型元素的发力触发了对监视、人权和社会变革的焦虑感。

人物们纷纷担心稳定的身份被侵蚀,担心社会本身的可靠性和影响力,担心被无形的力量侵犯。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侵犯的力量其实来不可抗拒的社会,

对主人公造成威胁的角色都是社会本身——那个日益腐朽堕落的社会。

而主人公无法消灭邪恶,最终只能放弃,或者选择性沉沦。

影片一开始就介绍了整个街区的情况,诠释出一片欣欣向荣的稳定,或者说不思进取,当黑人家庭这个变量突然渗入其中,整个街道连同社会都被搅动的天翻地覆。

人类天性痛恨变化,恐惧变化,贪图稳定。

可惜美国的逆城市化想象已经开始,城市日益变成了犯罪、毒品、和不可控的地方。

片中人物渐渐看不懂这个地方,害怕颠覆性的东西出现。

从加德纳的小家庭到街区再到社会,都在巨变中产生了某种变化。


最终,整个故事其实是把人性隐喻为片中的那个小孩尼基,影片也成为了有关人类和社会成长的神话故事。

尼基见证了黑人家庭的遭遇,他一开始企图和黑人家庭的小孩交朋友,可成年人的世界给予了他暴力的回击,随后,黑人小孩送给了他一只小蛇作为礼物,小蛇作为潘多拉和诱惑人类的恶之象征,最后在杀人现场逃出了瓶子,恶意泄出,瓶子里空空荡荡,不知是否有善心的留存。

片尾,导演乔治克鲁尼完成了政治正确,隔离的藩篱被拆毁,白人暴徒散去,尼基家的恶人和杀手相继毙命,


白人小孩和黑人小孩迎着阳光开始了新的生活。

整座城市也变得靓丽了起来。

《迷镇追凶》用一大一小两个“家”给我们奉上了一出暴力的过往,虽为过去,但实则是在指涉现在。


面对社会,面对邪恶,面对自己,我们永远是那个担惊受怕的小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迷镇凶案的更多影评

推荐迷镇凶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