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样做是很过分的

lanying
2018-01-31 03:46: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她总是在笑。

她不笑还好。她每笑一次,我都生气一次。哪里值得笑了。

我读高中的时候,班上有个女同学,就像她一样,笑起来也是她那个样子,也那样爱笑。也那样爱入侵到别人的生活当中。尤其是,这种人最可恶了,她以为她是在救赎你。

我一直性格内向,直到现在还是这样。但与其说是内向,不如说,心就像镜子一样。总之,我的生活中是不存在像是网一样的人际关系。如果某一天你无意中看到我和一个同学说话是某一个样子的,我任何情况下跟这个同学说话都是这样的。那时候我甚至很喜欢把自己写的文章给同学们看,因为一切在我眼中,无非是可以说的,和不可以说的。可以说的,可以向任何人说。

所以就是这样,我看上去是个孤单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但是这永远只是看上去而已。因为没有人有任何的特殊性。相同的话,跟谁说都是一样的。只是想把话说出来而已。但当然,我对人心的好坏也是有评判的。有些人是不友好的。因为我曾经撞见过这些人不友好的那一面。我会有防备。防备的意思,大概就是有朝一日那个人不友好的那一面再次显露出来,我不会惊讶。当然难过还是会难过的。

所以,这造成的结果就是,尽管你的生活中对于朋友之类的并没

...
显示全文

她总是在笑。

她不笑还好。她每笑一次,我都生气一次。哪里值得笑了。

我读高中的时候,班上有个女同学,就像她一样,笑起来也是她那个样子,也那样爱笑。也那样爱入侵到别人的生活当中。尤其是,这种人最可恶了,她以为她是在救赎你。

我一直性格内向,直到现在还是这样。但与其说是内向,不如说,心就像镜子一样。总之,我的生活中是不存在像是网一样的人际关系。如果某一天你无意中看到我和一个同学说话是某一个样子的,我任何情况下跟这个同学说话都是这样的。那时候我甚至很喜欢把自己写的文章给同学们看,因为一切在我眼中,无非是可以说的,和不可以说的。可以说的,可以向任何人说。

所以就是这样,我看上去是个孤单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但是这永远只是看上去而已。因为没有人有任何的特殊性。相同的话,跟谁说都是一样的。只是想把话说出来而已。但当然,我对人心的好坏也是有评判的。有些人是不友好的。因为我曾经撞见过这些人不友好的那一面。我会有防备。防备的意思,大概就是有朝一日那个人不友好的那一面再次显露出来,我不会惊讶。当然难过还是会难过的。

所以,这造成的结果就是,尽管你的生活中对于朋友之类的并没有需求。因为在我而言,我无法说服自己,为什么这个人是特殊的。因为所有人都是一样的。除了那些不友好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是一样的。可是看上去,还是会有些人与我的关系比较好。因为首先他们是友好而且善良的人,就像电影当中喜欢吃口香糖的同学一样。而且我自己也不是坏人。人和人的关系,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多次叠加而已。

因为有些人就是比较自来熟呀。而且他们又没有什么企图。而且说不定连自来熟都算不上,仅仅是礼貌造成热情的假象而已。大多数人身边是会有远远近近一层一层的人际关系,最外面的才是这些自来熟或者仅仅出于礼貌的这些人。但是我的周围没有任何人。每一个阶段和我关系最好的,总是我的同桌,之后换了座位,就跟新同桌变成了好朋友,跟旧同桌好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但是也会在无论是操场上还是食堂排队的时候,遇到同学,聊天会聊很长时间。但是各干各的之后就断了联系。

并没有交朋友的需求,不代表没有聊天的基本能力。聊天当然可以,可是问题是,跟任何人都可以。跟特定的几个人建立稳定关系的必要性是不存在的。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就如电影当中这个同学一样,原本自给自足的生活遭到入侵了。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有一阵子我可能看上去闷闷不乐。我一向是会闷闷不乐的。因为一个人久了,你的心理活动会在脸上显现出来。大概因为没有跟人交谈的必要,也就没有伪装的必要了。闷闷不乐是因为,不开心的事情还是希望稍微有些清闲时间就慢慢消化会比较好,因为自己会有一个思路把它慢慢地解释清楚。不理会所有的疑点而强硬地灌输给自己好心情的力量,当然也可以,只是既然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尤其是并非什么紧要关头,还是努力排查消除隐患比较好。

其实当你的生活里没有别人,是很好的体验。因为世界会变得非常安静,非常清晰。我那时候还写过一篇去课间十分钟去厕所而不上课迟到的攻略,而且还注意到厕所里洗手的地方有一个水龙头是有毛病的,拧到头会滴水的,但是拧到2/3的位置就刚刚好。那时候因为曾经做过我半年班主任的化学老师打算去教他的儿子所在的年级,我自发地写了封道别信,结果不好意思送过去,后来还是同桌陪着我送过去的。化学老师还有点惊讶。那封信我当时一边哭一边写,写到凌晨四点。后来听说化学老师读信的时候也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就不知道是不是夸张了。再后来,又过了一年,我们的班主任语文老师也要去教他的儿子,结果全班同学都给他写信,我的信恐怕也没什么自发的热情了。那时候我对历史的一再重演还是很愤怒的。

人际关系简单的人,做事是没有什么动机的。又不是说想要去维持什么。有一段时间,坐在我前面的男同学是个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的人,说起话来称兄道弟的那个样子。有一次我不小心把他桌角上的书撞掉了,当时给我吓坏了,我表情严肃地鞠了个躬,说了一句对不起。结果当时好像其他人都吓了一跳。后来渐渐认识了也就觉得那个人也不是什么坏脾气的人。那时候我总给他讲数学题,而且我其实也不大明白为什么一模一样的题目老师明明刚讲过,可是他还是不会。我只需要把相同的话再说一遍就行了。然后他说他过意不去,还买了果粒多作为答谢。但也只有一两次。因为不然的话,吃人家的嘴短,过意不去的就是我了。可是数学题还是照讲不误。我前面说过的,这是举手之劳的多次叠加而已。

每个人有他自己的一套逻辑。相安无事就好了。

我读大二的时候,有一次在英文课上,那时候都快要期末考试了。老师说完了考试安排,大家差不多要收拾东西离开了。老师当时特意说,有些同学还是要多跟其他人交流的,一个人总是不大好,之类的。我当时觉得很可能她是出于善意才这样说的,而且很可能就是说给我听的。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事实证明,人还是很难改变的。当然,看上去和人关系融洽是很容易的。因为你总可以做到既融洽又疏远。

如果说非要找出来根源的话,我小的时候是没有伙伴的。小时候只有我自己。年纪比我大年纪比我小的邻居们也是有的,同学也是有的,我们也经常一起聊天,放学之后也会一起跳皮筋。但是如果说是到了周末,我去同学家找同学玩的话,这个就太难了。好多次都是路过同学家门口,想了想还是转身回去吧。但是即使是看了看大门口就回去了,也会觉得很充实。

就算是无聊,也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无聊。十来岁的时候,有一次出门捡到了一只死掉的麻雀。那时候还打算把它的脚上系上绳子,然后挂在窗户上风干做成标本。那时候我还没有正式学英语,但是也知道几个常见单词,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小本子,准备遇到一个英文单词就抄写下来,编写一本属于自己的字典。但是好像也并没有实施。

但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我会非常厌恶那些无聊的时候吵吵闹闹地无聊的那种人。因为如果无聊是难以消解的东西,我已经和它相伴许多年了。

好了。我不说别的了。我来讲一讲我高二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像电影当中的这一位一样爱笑一样笑起来让你觉得有点问题的女孩子。

我看上去有点闷闷不乐。然后有一次体育课上,那个女孩子主动凑过来说,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之类的。然后我就说了。然后我就说了,当时的主要心事是,为什么物理老师总是在明知道一道题目我不会做的情况下还是要在课堂上提问我。然后那个女孩子说话说得很有道理。而且还是一副救赎我的姿态。我当时大概还有点对她言听计从的味道。

然后呢,我向来是认同一个事情之后就会立即采取行动的。然后我就去找班主任,打算和这个女同学做同桌。所以,我原来的同桌,那位傻嘻嘻的大个子就被换走了。现在想想,这是多残忍的事情呢。

之后呢,针对我的性格缺陷,这位同学设计了一系列的训练计划,不说也罢,因为本来都是不必要的。而且物理老师总是喜欢提问我,可能这本身也不是我的幻觉,而是事实确实如此。我又不知道别人上课的时候在做什么。说不定别人上课的时候都在睡觉,只有我一个人在听讲,老师只能去提问这个唯一的在听讲的同学。有一次老师提问的时候说,你们看,这位同学听得多么认真,被提问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但其实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认真其实算不上。

所以有的时候会有这些奇异的烦恼。这就像微信的跳一跳一样,明明是最简单的操作,就是因为打得认真,不知不觉手心出汗心跳加速了。但是需要关心的事情很多的人,就不会有这种烦恼。因为他们的烦恼太多了。

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就惹恼了那个同学。然后她开始跟我说难听的话。她开始跟我发脾气。她开始说“你以为你就那么受欢迎吗?”这一类的话。我非常惊讶。

后来没办法,我又去找班主任,把座位又换掉了。可是我的新同桌是谁,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了。反正班主任就是一副我尊重你们的意思但是当初你们也是主动换过来的那样的态度。

所以说接受命运总是好的。因为你不会去怨恨。但如果是你亲自选择的呢,还是那句话,你其实说服不了自己,为什么这个人值得你去主动争取。

那个同学当时只是觉得无聊吧。或者她本身就是有好为人师的习惯。或者本来最初她以为我那副深陷苦恼当中的样子确实是需要被拯救的,之后却发现我自有一套自我排解的方式。

回到电影本身。

那位一个人读小说的男同学是需要被救赎的吗?那只是他的生活方式而已。他如果真的有苦恼的话,他会向人求救的。他不需要你在带给所有人欢笑的同时还要分一份注意力给他。

得知别人的重大秘密也仅仅是个意外。为什么后来又便要说这是你的选择这是我的选择这一类的鬼话。更何况涉及死亡的问题,无论如何都会让人产生愧疚感的吧。你只知道自己的朋友是会担心的是会承受不住的,所以不能告诉她。可是这位不小心得知你的秘密的人,就应该去经受这一系列的苦恼吗?

而且这种动不动就笑的做法真的太坏了。没有人可以对一个微笑的人心存防备,因为这样会显得自己太坏。可以当你真的被微笑融化了当你真的去信任这个人的时候,她即使说一句让你伤心的话,都会让你伤心透顶的。

更何况既然不是谈恋爱,又为什么要有那么多一系列的东西。因为你是笑容甜美的女孩子,就天生有向人撒娇的特权吗?

如果书呆子同学一开始就觉得你来者不善,这故事还有得写吗?你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被拒绝呢?

明明,本来你可以在日记被人捡起来的时候跟那个人说,这不过是我的虚构,想写写小说试试而已。

这样就不会有自始至终都在叹气的小栗旬。我觉得他这辈子是走不出去了。就仿佛他是有责任似的。

如果一切都是平等而且自愿的,他不一定想介入任何人的生活。这样的人生对他而言原本应该是更好的。

而且我想了一下,其实这个电影是非常不公平的。那个男同学的生活,它根本就没去交代。他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他闲着的时候都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就好像他本身怎么样是无足轻重的似的。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想吃掉你的胰脏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