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7.0分

穷畅想之能事,探幽眇之秘踪(前期猜测推介稿)

Mr. Infamous
2018-01-31 00:01:41
(写于看片前的猜测推介稿,载于《看电影》。)

谁曾想过,位于如今陕西平兴的一个马嵬坡,竟能改写大唐历史,并改写中华命脉?这实在是为早有纷繁传奇缭绕的鼎盛朝代,再添百般诱人猜想的瑰异佐料。梦枕貘用奇幻笔触追索当年,陈凯歌也借这只妖猫,拆解大唐那个勾人心魄的千古谜题。

盛世秘辛,一纸传奇

陈凯歌不只说,“唐在中国的历代历朝中间,是一个有想象力的时代”,还说,“我们对唐的想象真的是很多”。
这些想象,心意流转千回也不舍放下。于是,他费劲心血,如同一位方士或法师,在襄阳550多亩的藕荷沼泽上,让唐城拔地而起。然后,他提着一匣《妖猫传》,钻入中国那个最繁盛璀璨的朝代。
同样走进804年的大唐的,还有最终创建密教真言宗的倭国(即日本)沙门空海。而他,随的是遣唐使团,即倭国为了学习唐文化,在630到894年间先后派出的使团,其成员多为通晓经史、汉学造诣较高的一等人才,在唐停留20年方准回国。几乎贯穿大唐、历经自太宗到昭宗共计27位皇帝的这轮学习与传播,终究为两国交流起到巨大推动。
空海一行停驻的正是都城长安。《妖猫传》的原著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写道,长安就是一个“人种的熔炉,文化的熔炉,








...
显示全文
(写于看片前的猜测推介稿,载于《看电影》。)

谁曾想过,位于如今陕西平兴的一个马嵬坡,竟能改写大唐历史,并改写中华命脉?这实在是为早有纷繁传奇缭绕的鼎盛朝代,再添百般诱人猜想的瑰异佐料。梦枕貘用奇幻笔触追索当年,陈凯歌也借这只妖猫,拆解大唐那个勾人心魄的千古谜题。

盛世秘辛,一纸传奇

陈凯歌不只说,“唐在中国的历代历朝中间,是一个有想象力的时代”,还说,“我们对唐的想象真的是很多”。
这些想象,心意流转千回也不舍放下。于是,他费劲心血,如同一位方士或法师,在襄阳550多亩的藕荷沼泽上,让唐城拔地而起。然后,他提着一匣《妖猫传》,钻入中国那个最繁盛璀璨的朝代。
同样走进804年的大唐的,还有最终创建密教真言宗的倭国(即日本)沙门空海。而他,随的是遣唐使团,即倭国为了学习唐文化,在630到894年间先后派出的使团,其成员多为通晓经史、汉学造诣较高的一等人才,在唐停留20年方准回国。几乎贯穿大唐、历经自太宗到昭宗共计27位皇帝的这轮学习与传播,终究为两国交流起到巨大推动。
空海一行停驻的正是都城长安。《妖猫传》的原著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写道,长安就是一个“人种的熔炉,文化的熔炉,圣和俗、还有繁华和颓废的熔炉”。正是在这熔炉般的都市,以及这更大熔炉般的朝代,国运跌宕与民生波动催生了许多疑窦,而不同种族的信仰、习俗在试图融汇的过程中,总有理解的差池与异化的惯性。
繁盛如斯,更神秘如斯。唐代本身的瑰丽壮阔,以及匀给后世思慕的瑰丽壮阔,再无一朝一代能够望其项背。神秘呼唤想象,而当思想攀附上来,想象就能超越史实,诞生传奇,最终盛开一个更奇妙的唐代。《妖猫传》,或者说陈凯歌贪恋的,就是这样一个唐代。
想来,唐代真是无一时不神秘,无一人不传奇,无一事不幽眇。当时的文人,就饶有兴致地记录下种种微妙事端。门神、画皮等等或宫廷、或民间的唐代故事足够神异,陈玄祐的《离魂记》、李朝威的《柳毅传》等传奇更在浩浩汤汤地志怪,而段成式的笔记小说集《酉阳杂俎》,以及戴孚的《广异记》、唐临的《冥报记》等午夜怪谈至今仍叫人兴奋。
身在后世,《妖猫传》原著小说作者梦枕貘,如同吴承恩借助《西游记》一般,蒙着动魂慑魄的玄幻气氛,探到了唐代各种似是而非的诡异风土上。在他笔下,也在陈凯歌的镜头下,仰之弥高的唐都,成了一场注定波光滟潋的百鬼盛宴。
既然勺子久用弃之也有郁结,更不消说隐藏无数秘密的黑猫了。《妖猫传》狡黠地将之淬炼出来,作为怪事云起的初始。

皇帝驾崩,四起谣言

长安城中陡然格外不安起来,是因为那只颇能预言的黑猫在某天早上,突然要跟睡梦中的云樵分享“一件有趣的事”——“唐德宗皇帝将要死了。”
而骊山下的农民徐文强在自己的棉田里,一连数日听到地下的神秘对话,说到德宗的长子李诵即将要病倒了。
等到德宗当真死后,每隔几天,朱雀大街上就会立上牌子,上面写的是,“德宗驾崩,后即李诵。”
这些终究应验的预言,把长安一干人等搅得心乱如麻。梦枕貘往这对相继去世的父子身上,嫁接上许多神怪之说。在那些奇诡的谋算之下,看似耳熟能详的官宦、墨客、僧侣,全都裹挟了一重奇妙的身份。如此有趣的传奇,陈凯歌没有错过。
《妖猫传》正要发散那种神秘气息的诱惑。围绕陈云樵与春琴夫妇被黑猫的蛊惑,众人展开的追查逐步指向更大的阴谋,而皇室的安危把故事引爆得愈发诡秘。
回望号称“真实”的历史,太多惊叹处。彼时唐代渐衰,德宗与顺宗哪怕有重振之心,也无回天之术。那种无力感,在外如此,在内,同样蚀着这对父子。顺宗忧郁成性,健康堪忧,804年,43岁的他更是突然中风,无法言语。而担忧不已的顺宗,也一同病重。《妖猫传》妖言惑众的根源,由此生发,日趋惊扰。
顺宗在德宗死后一年,也驾鹤西去。他的死因,众说纷纭。病死之说是主流,《旧唐书》、《资治通鉴》等重要典籍都这般说。但后世有了不同看法,譬如托名李复言者,以《续玄怪录》的《辛公平上仙》暗示顺宗实被宦官所害,这观点引发卞孝萱、陈寅恪等多名学者论争。至今,死因仍未盖棺定论。而其实,唐代皇帝大多死于非命。《妖猫传》涉及的唐玄宗,同有蹊跷。
权力的游戏升级了,往往就以血肉为代价,波诡云谲到毛骨悚然的地步。而《妖猫传》能把帝王奈何呈现得如何可怖与传奇,实太诱人。

马嵬坡劫,百世难断

不过,对于梦枕貘来说,最值得神魂颠倒的部分,还是倾国倾城的杨玉环。长安种种异端诡谈,终归坐实到数十年前的恩怨。《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让空海、白居易等人,追根溯源地摸到了那个绝色女子的“真正”命途,也触到了大唐深层的惊天秘密。
大刀阔斧砍掉橘逸势等重要角色的《妖猫传》,拨云见月的过程兴许更要精短。毕竟最迫不及待的,还是以最华贵美艳的阵势,请出这位神秘的美人。
切莫只记得四大美人之一的“羞花”,与玄宗有段艳绝一时的情缘。别忘了,杨玉环本在15岁时,先成为玄宗第十八子寿王李瑁的妃子。18岁时,被年长34岁的玄宗相中。而玄宗为了让这横刀夺爱显得名正言顺,先让她出家,3年后再把这“太真”迎接回宫。在她26岁那年,册为贵妃,“从此君王不早朝”。而关于杨家得势,贵妃生娇,最终导致丧命马嵬坡的故事,总有不同版本流传。
陈凯歌说,“她之所以名留青史,仍在她的命运。”《妖猫传》对此纳入许多揣测。在这跌宕人生中,杨玉环本人对玄宗、对寿王的爱意如何流变,对穿场而过的若干男子怎生应对,本就难知根底。更吊诡的,则是她的下场。
都说马嵬坡兵变是唐转衰的标志。755年的安史之乱就因朝政腐败、兵力空虚而起,共历8年,最终北方经济败坏、中央集权削弱、少数民族突破边防,巅峰不再。就在爆发当年年末,玄宗携贵妃等人逃往蜀地途中,在马嵬坡遭遇谋反,杨门全部殒命。但光是贵妃之死,就有不一说法,有说她被为求自保的玄宗赐白绫自缢,有说高力士把她带到佛堂勒死,或是佛堂前的梨树下缢死,也有说她被乱军所杀,血溅马嵬坡,甚至还有说她吞金而死。
更奇妙的说法,则是杨贵妃并未死在此时此地,而是顺利东渡蓬莱。梦枕貘钻了《旧唐书》、《新唐书》等典籍只提香囊不提骸骨的“空子”,让汉名为“晁衡”的安倍仲麻吕(《妖猫传》中为安倍仲麻吕)这一“亲历者”,事后给好友李白写信,道出当年如何通过黄鹤的“尸解大法”,让贵妃假死假葬,好把她带到倭国。结果有人暗中作梗,妖邪之事接踵而来。
《妖猫传》顺着梦枕貘的异想,堆金砌银地,让杨贵妃梦回大唐。再度经历这繁盛极了而又冰冷极了的生死后,她将是恩怨情仇的中心,咒术大战的缘起。而那在花萼相辉楼写就《清平调》的李白,理应协助她东逃的阿部仲麻吕,被妖猫附身的春琴,苦于如何在《长恨歌》中描绘这曲悲歌的白居易,都由此翩翩转起。
电影还做了一个调整,书中身为刘仲虚之孙的刘云樵,此时转化成陈玄礼之子陈云樵。刘仲虚曾在安史之乱时陪伴玄宗逃往蜀地,而陈玄礼则是当时随驾禁军之首,与杨家众人之死关联很大。当爷孙辈分拉到父子辈分,50年前的故事也就缩成了30年,这是黑猫惊世骇俗的生存时限,也由此,它成为这些怪事的见证者。
借其目光,陈凯歌看得见杨贵妃的凄凉,更看得见她的气量,那种“高于反抗者”的力量,那种“先于生命而出现”的爱,都在里面灼灼燃烧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