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铃铃 妖铃铃 4.2分

炖一个天南地北的大喜剧(前期猜测推介稿)

Mr. Infamous
2018-01-31 看过
(写于看片前的猜测推介稿,载于《看电影》。)

南方谐星搭配北方笑匠

《妖铃铃》最首要的定位,是一部喜剧。而很多时候,观众看似在挑喜剧,其实挑的,还是喜剧演员。不同的演员有不同的喜感,终归还是要看挠的,能否正中自己的笑点。
导演吴君如很讨巧地,在喜剧越来越细化的属地里,分别挑了些个中好手共襄盛举。演员风格千差万别,能够吸引的潜在观众层面,也就陡然增加了不少。
《妖铃铃》的两大反派由沈腾与岳云鹏担当。开心麻花的台柱沈腾,颇有创造不俗笑料的才能,前年以一部《夏洛特烦恼》杀出影坛黑马路,吴君如对此也是赞不绝口。德云社名角岳云鹏身兼“国民表情包”,虽然已在电影圈混出熟脸,但是依旧杵着就能让人发笑,偏生,还要来演一个坏人。而且,这两个相差6岁的演员还要饰演一对父子,多少有点出奇与怪诞。
他们所要逼走的,是一群怪咖房客,这些形色各异的人物,可供雕琢的空间更为广大。与吴君如一同合作过《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1998)的吴镇宇与方中信,向来以型男形象行走江湖,但往往反差之下,喜剧作品同样过目难忘,此番饰演两个疯癫过气古惑仔,喜感俱在。同样能有这种高反差效果的,以正剧为主的张译必然忝列其中。相比之下,Papi酱虽是影坛新丁,但早就用乖张却真实的视频,赢得一票拥趸,这次走进别人写就的故事中,也被导演称赞能够自然生活在里面。而潘斌龙、许君聪等喜剧演员,都该是各有光亮。
但不管其他演员已有多高成就,《妖铃铃》这一喜剧联盟当中资格最老的,经验最足的,还是要数吴君如本人。纵横电影圈30年,“大嘴姑婆”、“女版周星驰”等封号哪怕会有偏颇,也足以勾勒她在喜剧界的地位。《妖铃铃》的一大看头,就是看这位出演过上百部电影的演员,能够带来哪些惊喜与冲击。
她曾慨叹电影圈很大,许多导演、演员都没有合作过。近年在《捉妖记》、《煎饼侠》的参演,也许让她进一步摸到了与内地不同的电影人,特别是喜剧主创合作的门道。由此,在首部执导的电影中,她决定跳出自己的安全范畴,领衔这个喜剧联盟。
天南海北抓了一通,是很大胆的举动。毕竟融合的环节稍一出错,那都是灾难性的尴尬。如今《妖铃铃》的主演,单枪匹马的表现功底都不弱,粗分下的南北派别,也都有气质相融的形态,但风格不同的各路高手,要想形成一股气场相宜的合力,调和的功底十分关键。
但至少,《妖铃铃》用了个巧妙的基底,那就是“怪”字先行。烂尾楼房客本身各有怪癖,反派也非寻常路数,如此,喜剧仰赖的行事准则与动作模式,也都有了看似千差万别实则天下归一的可能,正好对上了状貌不一的演员们。

港式搞笑融合内地幽默

这么多种喜剧演员济济一堂,就不仅仅是个体的合作了。毕竟,每个演员本身的喜剧风格一旦交织,就像是各式作料一并倒入汤底,总有强弱主次之分,来决定电影最终的色香味。如何排兵布阵,如何规避喧宾夺主,都讲究融合的巧妙。
《妖铃铃》由吴君如打头阵,加上轻车熟路的方中信、吴镇宇,怎么也少不了浓郁的港式喜剧风味。那种荒谬、怪奇、乖张、热闹的劲头,更是接上了贺岁片的路数。吴君如深谙这类娱乐片的使命与要义,既然要博人一笑,那么造型、肢体以及语言,都要豁出去,玩大了。于是这一次驱逐与反驱逐,注定了色彩斑斓、大呼小叫。然而这些,正好都是印象中港产喜剧的亲切特质。
不仅如此,为了让港味,或者说自身的兴趣能有更多的体现,吴君如在《妖铃铃》中放进了自己多年来喜爱的僵尸和丧尸,“希望年轻的观众有带入感”。这些惊悚的鬼怪在内地银幕上并不多见,然而前者曾在港片中蔚然成风,后者在欧美与韩国等地都有高企人气。与此同时,《妖铃铃》也加入了内地观众更为熟悉的红衣女鬼,以及借助西风人人皆知的吸血鬼等等。
鬼怪的乱炖,及其“不兼容”产生的笑料,多少代表了通俗意义上南北喜剧风格的糅合,以及“冲突”造就的效果。在这种心思下,《妖铃铃》的阵容,加入了大比例的内地演员,尽管他们本身各有流派与分支。
以往相对热门的内地喜剧,可能多为冯小刚、王朔这一派为主,精于用语言的包袱来制造诙谐效果。不过近些年,多少也参照了一些港产喜剧那种闹热的劲头,像是开心麻花的《夏特洛烦恼》、《羞羞的铁拳》,段子有了,乖张与缤纷也没有落下。当然,这些不过是粗浅分类下的粗浅认知,毕竟多年互通与影响以来,再难刻板区分所谓的源头或变异。
但即便如此,《妖铃铃》还是有自己的创见。即便是吴君如之前参与过的《煎饼侠》、《捉妖记》,这些融汇各路人马的作品,仍是内地电影人主导。那这一次,相似的演员搭配,却是由在香港影坛浸淫多年的吴君如前来领衔,如何融合,又如何产出,如何体现各自的优势,又如何呈现整体的新风,那都是可以期盼的地方。

吴小导演联手陈大监制

刚才说了,为《妖铃铃》掌舵的,是吴君如。
从演30年,她有故事,也想表达。以前住过的小区与小楼,依然好看的时候,就常见拆迁的发生。对这些有记忆的地方,她“经常有这个情怀”,加上钉子户等新闻的触动,她觉得,哪怕不用讲大道理,电影也完全可以带一点社会的问题。而所谓的“惊喜剧”,又是吴君如想要挑战的戏种,在擅长的喜剧基础上,撒一些惊悚的调料,做的人少,正好放手一试。
不过,从剧本创意开始,到统筹各大部门,还要身兼主演,《妖铃铃》的创作过程相当艰难。吴君如也自嘲,“如果这一次成功,我就比较擅长当导演吧,如果还是演员成功,我觉得还是会继续演了。”
话虽如此,吴君如“那么有决心要做一部电影”,陈可辛还是能够“看到一个新导演的那种激情”。吴君如花了2000多万,搭建了一座烂尾楼,凑了100多人,组建了一支丧尸团队,远超拍摄一部寻常喜剧的量级。而陈可辛觉得能够过得去的地方,吴君如都觉得还要更好。她笑说“近水楼台先吵架”,但最要感谢的,还是陈可辛的支援。
陈可辛之前凭借执导的《亲爱的》、《中国合伙人》等佳作,成功晋升北上导演的领头人之一。而他监制的《七月与安生》、《喜欢你》,同样能够在票房、口碑、奖项上拳打三路。值得关注的一点是,他手下好些作品,在前期会因为主创阵容、狗血题材等原因备受质疑,但当成品出现后,被惯性思维牵引的观众,又往往看到了许多新鲜的可能。那种在庸常土壤上盛开的花,未必不会更具带有攻击性的美。
就跟许宏宇一样,吴君如也混迹电影圈多年却没担当过导演的人。恰恰在跟新导演的合作上,陈可辛有许多成功的案例,他也自信,在这件事上,“并不觉得有人会比我做得更好”。说到底,陈可辛带来过太多黑马式的惊喜,观众期盼再下一城。
而他俩本身专注的领域,一个偏喜剧,一个偏正剧,二人的珠联璧合,其实正是两种电影理念与风格的交融。喜剧当中掺杂一些文艺情理,也许能让吴君如自身的情怀,以更融通的形式存活在这部作品中。而内地与香港观众未必相互了解的笑点,兴许正好有了平衡的拿捏。
假如《妖铃铃》能在不同主创、不同风格的交汇中打破一些窠臼,那么,这种喜剧合作的新模式与新路数,都值得收起菲薄之心,好生观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妖铃铃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铃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