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银翼杀手》系列的视觉艺术

Li.z
2018-01-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自《银翼杀手》系列问世以来,其对科幻电影的影响、对人类自身存在母题的深刻反思以及作为故事载体的宏大的世界观就一直为人所剖析、解读。而其风格化的视觉艺术,实际上也是影片的一个重要方面,能够协助其主题表达,更能使之区别于前后的同类型作品。
本文在对《银翼杀手》系列电影的世界观、剧情走向充分理解的基础上,结合了影片在科幻电影史的独特地位,联系系列导演的独特的个人风格及对影片的不同角度影响,用举例实证与理论解读的方法,重点分析影片的视觉艺术。主要涉及的方面有赛博朋克科幻文化的特质与几何、空间的场景设计,论证了多方面的共同作用为《银翼杀手》系列打造出成功的视觉艺术。

第一节 影片简介

《银翼杀手》(Blade Runner)系列主要由一部原著以及五部影视作品所构成,分别是由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 1928.12.16-1982.3.2)写于1968年的小说原著《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银翼杀手》(1982)、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的《银翼杀手2049》(2017)以及三部同于2017年拍摄的短片。1982年的《银翼杀手》是基于原著改编,《银翼杀手2049》的故事发生在 《银翼杀手》故事的30年之后,三部短片是为了补充讲述30年间的故事线而拍摄。
《银翼杀手》被誉为赛博朋克电影的奠基作品,要分析《银翼杀手》的视觉艺术,首先要引入赛博朋克这个概念。赛博朋克(Cyberpunk)是科幻的一个分支,类型特点与科幻中反乌托邦一派较为相似。赛博朋克关注科技发展对社会以及人类自身带来的消极的影响,有着浓烈悲观主义色彩。今天赛博朋克经常以隐喻形式出现,反映了人们对于大公司企业、政府腐败及社会疏离现象的担忧。赛博朋克的一大特点是模糊了现实和虚拟之间的界线、人和机器、智能(非人)的关系,另一大特点是大集团大公司的地位超越国家,在个体享用科技同时控制社会。该类型描述的时代往往也不同于其他科幻作品,去描述离现代跨度较大的时代,而是聚焦于近未来,比如21世纪中末叶,科技有突破性的发展但也未能完全消除其带来的不利一面,社会形态(包括阶级、人际与环境外在)有一定转变但没有脱离现在人们熟知的世界观。不同于传统的科幻片对未来世界带有科学浪漫主义色彩的完美想象,赛博朋克中的世界往往是阴郁潮湿,科技对生活场景的生硬改造处处可见,科技的进步只带来过多的物质满足,而没有带来生活质量的真正提升,人显得更加卑微无力,社会更加混乱畸形。因此,在赛博朋克内本质作用下,加上电影影像化的重要特点,赛博朋克电影作品的视觉风格往往是独特的,能够给人带来视觉冲击,形成一套独特的视觉美学。
回到《银翼杀手》系列本身,为了更好地分析其视觉艺术,必须以其世界观和剧情作为基础。《银翼杀手》世界观的核心是复制人(Replicant)技术。在不远的未来,人类向外星球开拓的同时,地球因为战争与环境污染而人口锐减。泰瑞尔公司研发出复制人技术,制造出各方面素质强于人类的复制人,协助人类完成各项危险的任务。一队Nexus6型号复制人在外星发动了叛变,导致复制人在地球被视为威胁,而负责猎杀逃窜到地球的复制人的部队被称为“银翼杀手”。在2019年的洛杉矶,银翼杀手瑞克•戴卡德(Rick Deckard,Harrison Ford饰)奉命追击流窜到地球的几名复制人。在这个过程中,他意识到人与复制人间界限的模糊,复制人因为更强的能力与思想已经成为高出人类的存在,他也爱上了泰瑞尔公司的复制人女秘书瑞秋。因为复制人头领罗伊的人性的善,想追杀他的戴卡徳反而被他的牺牲所救。最终戴卡徳带着对复制人的新的观念,与瑞秋离开了洛杉矶。三十年后,银翼杀手同时也是复制人的K(Ryan Gosling饰)意外发现了戴卡徳与已逝的瑞秋的线索,得知复制人可能具备了生育能力,这是复制人真正成为“人”的关键,并且得知自己可能就是复制人之子。与此同时,新的复制人公司巨头华莱士也想对此研究以最终完成自己的造人计划。最终,K为了复制人的未来牺牲了自己,为复制人的革命创造了机会。不难看出,《银翼杀手》系列的哲理核心,就在于反思人类自身“何以为人”,从而引申出对生命本质的终极讨论。两部作品中追杀与调查的过程,也是对《银翼杀手》世界中的社会外在的纵深性、全方位的展示,为视觉艺术的呈现创造了极佳的空间。

第二节 导演视觉风格介绍

雷德利•斯科特与丹尼斯•维伦纽瓦两位导演也都有着强烈作者风格和个性特征。他们独特的视觉风格也对《银翼杀手》系列的视觉艺术产生了深入的影响。
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是老牌著名导演,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奠定了影坛地位,长于编导“世界观式”的大作品,是电影史上的大风格家。在视觉上,斯科特注重经营画面,打磨细节,他的作品往往具有丰沛的视觉信息,以至于使人应接不暇。比如《角斗士》(2000)中的马克西姆斯与马可•奥勒留一个较为静态的对话中景镜头中,不长的桌案上就有序陈列了从印章到酒杯再到卷轴一系列物件,呈现出了丰富的历史细节与真实的质感,从而在视觉上建构了一个世界和一套世界观,给予观众主动发掘的空间。另外,雷德利的美术功底极佳,这体现在了他对电影分镜中画面层次的把握中。《天国王朝》和《罗宾汉》中就多有以建筑为主题的远景镜头,配上近处运动的军队或船只,形成气势恢宏也层次清晰的大场景。其作品《异形》也是具备其独特艺术风格的代表作。
丹尼斯•维伦纽瓦(Denis Villeneuve)是一位极具个人风格的新兴导演,他的早期作品,如《8月32日》、《情迷漩涡》,都带着浓烈的独立电影气质:灵动轻巧但随心所欲,能够在杂乱但极富印象主义色彩的影像中寻求充满自我意识的表达。从广受好评的《降临》与《边境杀手》来看,维伦纽瓦的视觉风格是冷静克制的,因此他的作品往往都带有些许文艺片的特质。从创作中期开始,维伦纽瓦在影像上也逐渐告别了“独立电影”时代的直白、冲动和随意,开始让镜头退后并稳定下来着力于在清冷凛峻的视觉氛围中发掘影像的隐含文本表达潜能。例如在《边境杀手》中,他通过充满明暗对比的色调将人物置于光明与黑暗相交错的空间临界线之上,用视觉反差深化人物的双面性,用人物在光影中的割裂来反映他们在道德与正义边缘游走的困境。还有在《降临》中,他更赋予了科幻作品独特的文艺基调,画面简洁而富有表现力。
具体到《银翼杀手》系列来说,斯科特的丰富细节与画面调度能更好地为观众展示《银翼杀手》的世界观,因为赛博朋克的社会景观本身就是多元的、复杂的,需要多角度展现才能显示其视觉上的强烈冲击力。而维伦纽瓦的理性慢调镜头与画面,也能展现未来世界人与人、人与社会、社会与自然的疏离感,不时的大场景留白镜头也能给观众更多思考的空间,他糅合了不同的元素,却在其中保留了既张力十足又具有“清冷距离感”的个人特质,给予《银翼杀手2049》不同于其他科幻电影的文艺而又沉静的质感。所以说,两位导演的风格偏好从视觉上都契合了《银翼杀手》系列的主题表达。

第三节 视觉艺术分析

典型的赛博朋克视觉风格
作为赛博朋克影视作品的开山之作,《银翼杀手》从场景设计、氛围塑造、文化内在等方面,从视觉上奠定了该类科幻作品的影视风格。前文提到,赛博朋克的世界观是近现代的未来,整个社会和人类个体都呈现出被科技异化的畸形感,渲染着阴郁压抑的氛围。从影片中的多个街道场景与空中视角可以看出,在赛博朋克都市(影片中2019年的洛杉矶)中,城市上层是摩天大厦的延伸,这些大厦密集、高耸,点缀以立体化的广告显示屏、商业标识,融于黑色的夜空之中,使人想起《2001:太空漫游》中的黑色石碑。其间穿梭着各式飞行器。这显示了未来商业集团的垄断化,商业广告与科技结合有了更强的侵略性。从中也可以看出城市中上下层空间的距离差,加强了社会阶层疏离这一世界观印象。这些处在上层空间的事物从视觉上营造了压抑感,使人自始至终可以感到来自上方(垄断阶层)的压迫。包括《银翼杀手》开头呈现的泰瑞尔公司,以巨大的黑色玛雅金字塔外形出现,与四旁的黑色高楼融为一体,周围辅以升腾起火柱的原始工业化设施,给人一种未来视觉奇迹之城的观感,但生产方式却未随科技进步。在《银翼杀手2049》的结尾,也展示了一处城市边缘的大型水坝,同样向无尽的远处延伸,同时维伦纽瓦用两位主角形象的微小感,强化了巨大、封闭的视觉意象。随后在影片开头第一次镜头转入城市的下半部分——街道,观众会明显感到不同于上层简明、多以直线条构建、纯黑色填充的视觉风格,而是感到大量多元的细节充斥而来,使人目不暇接,这也是赛博朋克风格的一大特点。在连绵不断的阴雨下,可以看到不断出现的荧光物(广告招牌、雨伞伞柄、衣物装饰)与肮脏杂乱的街道相结合,呈现出一种虚假的先进感。《银翼杀手2049》中街道上的一幕是虚拟投影的洁白纯洁的舞女在充斥着灰尘的破旧街道上起舞,这一镜头视觉对比强烈,表现的是赛博朋克中人类的生活本质与真正由科技带来的美好的差距,实际上人们是被消费文化所描述的物质的享乐、美好所胁迫、操纵着的。同时街道上的行人、车辆、店铺混杂,不同风格的建筑物以各种方式连成整体,下层环境结构复杂,画面处处塞满了阻碍观众视线的障碍物,剥夺了观众一眼看透全景的视觉能力,营造了赛博朋克都市的纵深,有着一种混乱的美感。多种文化元素的交融也是赛博朋克科幻的一大特点。不同于传统科幻将故事放在西方先进工业科技的语境下,《银翼杀手》将未来的洛杉矶打造成成了更具东方城市气质(上世纪的香港、东京)的城市,可以看到大量的亚洲人种、与充满东亚元素的字体标识、文化象征,比如街道上的日本面铺、广告牌上的日本女性、行人手中的油纸伞等。这些城市景观甚至个体本身也都经过了科技的改造,有着机械化、电子风格化的特点。比如《银翼杀手》中的东方制眼师,身体上连接着各种管道,人体与通讯、制暖设备结合在了一起。尼安德•华莱士灰暗的眼珠与无数外化的电子眼,给人被监控的压迫感。还有复制人设计师塞巴斯汀的住所,布满了各种异化的人体部位。这些都使人从视觉上直接体验到了科技的冰冷、坚硬的反自然质感。总结来说,《银翼杀手》作为赛博朋克代表作,在视觉风格上完美呈现了其多元复杂、奇诡复古而又灰暗抑郁、迷惘沉重的氛围,更生动表现了社会与个体被科技异化重构的反乌托邦气质。

几何与空间美学的场景设计
《银翼杀手》系列的许多场景,更符合了几何与空间美学的设计,画面简洁而优雅,同时也能够被赋予深意。比如颇有结构感的对称的设计,在拉芙带领K在华莱士公司走过的一段两边成列着复制人模型的长廊,这个场景的空间设计就十分出彩。通过两人身后的门洞可以看到深邃的楼梯向外延伸出去,而身前的阶梯两侧就是展示着的凝固的复制人躯体。这样的视觉设计拥有很广的纵深度,仿佛阶梯就象征着时间,复制人就是时间长河中的必然产物,而时间不断向外延展,复制人与人类都面对着未知的发展。还有维伦纽瓦一向擅长的对光线的掌控也在片中有所体现。在K潜入目标复制人萨博家中时,有一幕场景同时展示了客厅与厨房两个空间的景象。K坐在靠窗的沙发上,萨博站在厨房的窗边,而两个空间大部分是黑暗的,只有窗子能透进外面橙色的光亮,两人也没有任何互动。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场景,两种光源投射角度的景象,而观众可以预知到即将到来的冲突的爆发,却也只能屏息等待。能够通过视觉设计去营造安静中爆发点的来临,这样的视觉体验是新奇的。更有K前往拉斯维加斯寻找戴克时呈现的拉斯维加斯的景象。不同于以往对环境丰富细节的表现来说明世界观,在这部分场景中,维伦纽瓦运用了大量的留白设计,使整个画面沉浸在橙色的沙尘中,唯一具体体现的是若隐若现的大型人形雕塑的残骸。这些雕塑遗迹的几何线条在大面积的空白中更加凸显,从视觉上与K此时迷惘思索的心境很好地协调起来。这些有着几何与空间美学的场景设计,不仅契合了影片自身对宏大母题的沉浸思考,也使其具有独特的观感,从仅靠特效或动作的科幻同类型题材中脱出。

第四节 总结
    
涵括了科幻的视觉风格、独特的场景设计及复古意象展现等多个方面,《银翼杀手》系列的视觉艺术是成功的。它展现了影片独有的宏大的世界观,更奠定了赛博朋克科幻作品影视表达的风格,一定程度上契合了影片主旨——反思人类自身“何以为人”及对生命本质的终极讨论。《银翼杀手》系列作为赛博朋克科幻电影的成功的开山之作值得被不断地剖析、解读,其优秀的视觉艺术也值得更多地被学习、鉴赏。

感谢阅读
我是Li.z,和你们一样喜欢看电影。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