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的真相,只存在于生命的最后一瞬

琢紫
2018-01-30 22:22:29



民间有一种说法,在人临死之前,大脑会全景式地回忆这一生经历的所有片段,尤其是那些重要的时刻,往往到临死时才明白过往的真相,才看得到生命的本质。甚至有著名的心理学家雷蒙德·A·穆迪,他通过调查上百位死里逃生的人得出了人濒死之前的体验,“一幕接着一幕,按事情发生的时间顺序移动的,甚至伴随着画面,当时的一些感觉和情感都得以重新体验”。



《24小时:末路重生》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主人公特拉维斯(伊桑·霍克 饰)在生命仅剩24小时的时候,徘徊在杀手和国际刑警的选择之间,一面是会得到巨额回报的刺杀任务,一面是揭发“红山”毫无人道的暴行。在生命的弥留之际,无论是谁都会去寻找自己内心的最后一块净土,无论善人恶人,无论警察还是杀手,而正是敢于面对生命终结的事实,他才真正看清过往的真相和曾经丢失的宝贵情感。



好莱坞甚少会有“生命轮回”的价值观体现,此次与中国的合作,除了选用许晴担任女主角这一重要角色外,另一方面也融入了中国传统的因果报应的价值观,不得不说是中美合拍片的一个重大进步。而正是这种因果报应之说推动职业杀手特拉维斯走向正义一方,在弥留之际选择“放下屠刀”,并牺牲自己以保全国际刑警琳(许晴 饰)和“红山”的罪证,从而希冀灵魂能够“被鱼所喜欢”。



当迟暮英雄遭遇末路危机

如果说《老无所依》是西部片的终结者,《金刚狼3:殊死一战》就是超级英雄片的式微之作,那么这部《24小时:末路重生》则续写了英雄迟暮的“神话”。当英雄们不再年轻力壮,他们丧失了力量和活力,从主流社会中褪去光环成为普通人,或回归家庭,或寡居城市、森林,在社会底层过着最平淡安宁的生活。然而总有黑恶势力企图破坏他们的平静,剥夺了他们简单却宝贵的欢愉,迫使他们重回杀戮之路,续写英雄的末路传说。


好莱坞近年来似乎偏爱这种题材,《疾速特攻》中的退休杀手约翰·威克、《英伦对决》中的老兵关玉明,以及《24小时:末路重生》中的特拉维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厌倦漂泊无依的打打杀杀,试图回归宁静的生活,但他们的悲剧也正因此而酿成。他们隐居江湖的决心有多大,丧失家人和朋友的痛苦就有多大,而逼迫他们重回江湖续写神话的动力就有多大。不能不说,这是一条万能的叙事框架,几乎能套用在所有的英雄身上。即便是前阵子再次翻拍经典之作的《英雄本色2018》,也大致套用了英雄迟暮遭遇末路危机而迸发出的强大的复仇快感。


《24小时:末路重生》则将这种“末路危机”推向极致,几乎是主人公的“死亡倒计时”,当手臂上的时间一点一点减少时,他出现幻觉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不断闪回的去世的妻子和儿子成了他跨越不去的终极悲剧。与其说他是“浪子回头”穷尽一切去帮助琳(许晴 饰)完成任务,倒不如说是他必须在死亡到来之时完成 “自我救赎”。当儿子的幻觉一次次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的赴死决心就更增加了一分。与以往的英雄不同之处在于,他似乎在追求死亡,死亡倒计时对他而言更像是新年来临时的倒计时,他对死亡是无畏无惧的,甚至充满着期待和希冀,他坚信死亡之后可以与妻儿团聚,以一个干净、纯洁的灵魂面对崭新的生命。

家庭的末路与重生

家庭永远是好莱坞的核心价值取向,是建构一个主流形象所必须添加的背景元素,即便是冷血杀手、无情高官、市侩商人,一旦加入家庭成分,人物就会立即鲜活起来,并能够快速获得大多数受众认同和接受。



《24小时:末路重生》表面上看似是杀手复仇的故事,实则是一部以家庭为主线的电影,无论是特拉维斯对于家庭的愧疚,还是琳对于家庭的责任,无不围绕着家庭展开。而他们的家庭却又与众不同,如建在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口下,如建在随时可能裂开冰层之上,必须小心翼翼地维持,稍有不慎就会走入末路。影片中特拉维斯的家庭已经死亡,而琳的家庭也岌岌可危,双方都挣扎着在摇摇欲坠的命运之中,两个家庭中一个虽已死亡,但带来了特拉维斯的重生,琳的家庭首次经历磨难,也让她更加珍视家庭的重要意义。家庭不仅是促使人物成长的动力,更是一颗颗子弹背后的星光点点,看似最微弱,实则能爆发出最闪耀的光芒。

领略了死亡真相的特拉维斯和琳,最终才明白家庭是生命中最为珍贵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24小时:末路重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24小时:末路重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