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嘲笑一切

义人青立
2018-01-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一连看了好几部比利怀尔德的经典喜剧电影,实在是感谢他给我平淡乏味的假期生活带来了这么多的欢声笑语。这部玉女风流,撇开烂俗的译名不说,其内容实在是现象级和教科书级的。 在我的理解中,BW的幽默更多的是对语言的把玩,对呼应情节的利用,以及最重要的——对现实的讽刺。在BW看来,似乎一切都是可以讽刺的。在One,Two,Three里,他在嘲笑下面这些群体的时候,用的都是一视同仁的戏谑夸张语气。 1. 主角和配角:每一个配角都充满笑点,当然主角不仅不会有丝毫伟光正的光环,反而还比所有配角加起来更值得嘲笑:一心往上爬的中老年肥胖男人,自以为聪明绝顶,其实总是兜一大圈还把现实搞得一塌糊涂——大搞办公室恋情还以为妻子不知情,极尽所能改造社会主义青年Otto最后却让人家抢了工作,死都不想回Atlanta最后还是得灰溜溜接受现实。电影定格在最后一个镜头的时候,BW完成了他对男主角的最无情嘲笑:Pepsi cola?连你的铁饭碗都遭事实戏弄了! 2.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既然这部片子就是一部以冷战时期的柏林为背景的十足的政治讽刺剧,不铺满意识形态的正面交锋怎么够意思?BW并没有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嘲笑和妖魔化对立意识形态上,而是从这场山姆大叔vs.英特纳雄耐尔的巷斗中从人群里挤了出来,跑到外面来观察并描述双方的丑态。这应该跟他从小不是老美、后来才加入美国资本主义大家庭的人生经历有关——作为一个outsider,似乎理所当然地有了肆意嘲讽而不用在乎荣誉和归属感的权利。 虽然怀尔德的立场和认知让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资本主义战胜了社会主义”这一cliché(最后选择“Go west”的胖俄国人、接受“资本主义改造”后对岳父岳母满脸堆笑的Otto),但全片那些火花四溅的双向嘲讽还是让人忍俊不禁。对社会主义刻板印象式的嘲讽简直数不尽:穷(看看Otto被改造前bum一般的造型),制造水平差(“无所谓,反正我们送给古巴的也是垃圾火箭”),正义禁欲外表下内心小九九无限(三个俄国人对金发秘书的渴求、东德边境警察砸开可口可乐痛饮),政治勾心斗角且全是口号、“人民”(酒馆里赫鲁晓夫头像被震掉后露出斯大林头像、Otto给Scarlett描述他们的孩子以后会如何parade、“Send him to the People's Emergency Hospital!”) 等等。但其实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词还是三个俄国人去救Otto的时候,那位胖大哥说的:“他们会射杀我的岳母、妻子、小姨子、小叔子……同志们,我们上吧!”虽然现在听起来像个老掉牙的笑话,不过也是十分经典了。 BW对资本主义的嘲讽其实是通过两种方法表现出来的:一种直接从社会主义根正苗红好青年Otto嘴里说出:“帝国主义傀儡”、“资产阶级寄生虫”、“苏联导弹:突突突——到达金星;美国火箭:扑哧扑哧——掉到迈阿密海岸”。不过,如果说这些十分biased的言论只会让人感到社会主义恶意的话,那么BW的另一种嘲讽方法就可信多了:让代表“资本主义”的角色自己表现出来他们的absurdity。 而资本主义角色也分两拨:美国人和西德人。男主角麦克纳马拉无疑是虚荣功利、花花肠子的美国老白男的代表,这一点在前面主角部分也已经说过。而西德人刚刚转入民主的资本主义,黑暗的战争历史还隔得不远,那些战争留下的陋习还没有摆脱干净——麦克纳马拉走过大办公室时全员都要直直站起来,就像给元首行礼;男主角的助理(貌似是?忘了名字)每跟他说两句话就要并脚跟弄出响声,像在跟元首汇报。看到后半部分我才明白原来片名的one two three是一种下达命令的表达,而BW也终于借助理之口更加光明正大地嘲讽了西德人的“死性不改”——当男主角像元首般下达命令并说出这句十分有紧迫感的123时,助理喜笑颜开:“Just like the good old days!”连并脚跟的声音都更响了。把战争描述成“The good old days”这样几乎冒大不韪的话,也只有身为犹太人的怀尔德写出来才不会有人声讨了(和只有黑人能说the N word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说实话,我对这个结尾实在不是很能接受:麦克纳马拉花了那么多的精力和钱,谁成想最后把Otto这个Communist bum送上了自己一直期待的高位,这种转变自然是难以接受的,甚至可以理解成是毁灭性的。可是麦克纳马拉在短暂的不知所措之后似乎就找到了救星:一直被自己cheat on的妻子和被自己疏于照顾的孩子。于是他奔向妻子孩子,买几瓶可乐就赢回和和美美一家人,好像在说:“男人在外面玩久了总会回家的”……就麦克纳马拉前面闹出那么多事的尿性,大概也可以预测到他们回到Atlanta以后他会是怎样的故技重施。可惜了一开始看起来那么机灵的麦克纳马拉夫人,最后还是和金发无脑甘愿被当诱饵的秘书、漂亮可爱却傻透顶的Scarlett一样,成为被物化的女性点缀。Phew. But it's Hollywood in the 1960s, what do you expect from them? 只是觉得即使从剧情完成度这个方面来说,强行合家欢的结尾还是仓促了点。 还有一个出戏的地方大概就是Otto先生的演技了……每一句台词都青筋暴起,鼻孔撑大,怒目圆睁,拳头紧握,每一个动作都中气十足,就像是电影里被套在他摩托车排气口上那个“Ruski go home”的气球——永远撑得像是下一秒就要爆炸的样子,但却自始至终保持了无比“平稳”的发挥。虽然我们大可以把他理解为给闹剧添火的丑角,要越夸张越好;又或者东德的狂热社会主义分子就是这么激进到可怕,但我的确是因为他而有了一点点不愉快的观影体验。 最后,电影的主题曲配乐改编自马刀舞曲(Sabre Dance),我记得看这个电影之前听这首曲子就觉得非常紧张,在影片一开头听到熟悉的旋律时好像一下子就了解了电影的基调:紧凑的闹剧。刚刚仔细查了查,马刀舞曲是前苏联作曲家恰恰图良在1939年创作的,描述的是库尔德族的出征,旨在表现本民族和本国人民的英勇剽悍(让我理解的话可能跟红色娘子军差不多)。这简直是全片最大的彩蛋(所以他们从东柏林回来的那场戏里,Otto在迷糊中唱着资本主义歌曲Itsy bitsy tennie wennie yellow polka-dot bikini,秘书却好像被苏联的马刀舞曲洗了脑,而他们最终一个给资产阶级岳父岳母陪笑,另一个跟着俄国胖子走了,这转变实在耐人寻味。)怀尔德连配乐都不忘讽刺,用两首曲子代表两个意识形态,又通过曲子暗示人物走向,实在是太妙啦。

14 有用
0 没用
玉女风流 - 豆瓣

玉女风流

8.9

965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玉女风流的更多影评

推荐玉女风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