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让子弹飞 8.7分

话不说出去,事就办不成——详析「鸿门宴」一段

甜柴
2018-01-30 15:23: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黄四郎为权,师爷为钱,张麻子为仇。

黄四郎手里三张牌:请客、斩首、收下当狗,他先请客,再看杀人还是拉拢。

张麻子的招数,上桌前就昭示了:黄四郎讲有人告发他就自裁,被张麻子不软不硬地挡回去了。

从要短刀到后来的不还钱、三七分,他招招都是后手。

精准。 血和杀意被桌布盖住,放在桌上能谈的,就是钱。杯中的,就是水月镜花般的江湖情义。 来看上桌之后的第一段话。

这一段,镜头随着对话的深入在缓慢流转。黄四郎出手试探,张麻子(状似)耿直表态。黄四郎不清楚六子死后县长的心态,所以在这一段里他主要以套话为主。 怎么套话?论捧逗。

“听说Z劈腿了他女友的闺蜜?” “那您给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还没男朋友呢吧?” “那您教教我,怎么找一个呢?”

哈哈哈,这就是周润发说的“装糊涂”,这第一段话里黄四郎一顺一引,引到了自己想聊的话:名正言顺地挣钱。

这段话很有意思。

经过了前面的交

...
显示全文

黄四郎为权,师爷为钱,张麻子为仇。

黄四郎手里三张牌:请客、斩首、收下当狗,他先请客,再看杀人还是拉拢。

张麻子的招数,上桌前就昭示了:黄四郎讲有人告发他就自裁,被张麻子不软不硬地挡回去了。

从要短刀到后来的不还钱、三七分,他招招都是后手。

精准。 血和杀意被桌布盖住,放在桌上能谈的,就是钱。杯中的,就是水月镜花般的江湖情义。 来看上桌之后的第一段话。

这一段,镜头随着对话的深入在缓慢流转。黄四郎出手试探,张麻子(状似)耿直表态。黄四郎不清楚六子死后县长的心态,所以在这一段里他主要以套话为主。 怎么套话?论捧逗。

“听说Z劈腿了他女友的闺蜜?” “那您给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还没男朋友呢吧?” “那您教教我,怎么找一个呢?”

哈哈哈,这就是周润发说的“装糊涂”,这第一段话里黄四郎一顺一引,引到了自己想聊的话:名正言顺地挣钱。

这段话很有意思。

经过了前面的交锋,黄四郎当然知道县长是个刺头,特别是在六子死后「那你想挣谁的钱」比「谁有钱」还废话。重点是,黄四郎明白县长不管是想要他的钱还是命,都没那么容易。他暗暗点给县长,还给了个台阶下。

我知道你心里有怨,但不还是要谈生意咯。

名正言顺。 黄四郎顺利聊到了自己想要的结论:县长对他虽然有怒,但还是想捞钱,还有利用价值。于是他夺过话筒,粉墨登场。他提出,两大家族很有钱嘛。 他此言是在等着张麻子和师爷接话。按理说这时候县长方面应该表个态:那我们出权你出饵我们捞一笔咯。 但是此时人精师爷接过了这个包含了站队问题的经济问题,在此时,谁先提出具体的方案谁就失去了微妙的主动权,因为具体的捞钱方式会亮出自己的底线和破绽。所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还是落在就地还钱上。

师爷是捧哏的高手。真不认得dollar吗?不是。他是不想提,拿这个岔开话题。又顺便捧一手黄四郎,还提出“喝一杯吧?”没理黄四郎这茬。 县长此时会意,放下酒杯接下话题,继续捧:“整个南国谁不知道你黄四郎是老大?” 这杯酒是捧,也是借着捧婉拒和回避。

黄四郎闻弦知意,他画了张饼:你们缺钱去张麻子那里找嘛。

这话一提,酒桌上静了5秒。

镜头和剧情一起停滞了,停下来细拍两方微妙的表情。

县长方面不知道黄四郎此言是不是看穿了他们的身份,不敢轻举妄动;黄四郎则通过这块凶险的肥肉,来观察对方的态度。局势的紧张程度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凝绝不通声暂歇,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种阻塞终于被刀刺穿人肉的声音和惨叫还有鲜血打破。 幕后有三人,死/假死的时间可谓精妙。比如这第一个人的真死。打通了凝滞,让剧情得以继续流转。 此时幕布只拉了一重,还有血溅到了离得最近的黄四郎桌上。

他还蘸起来捻了捻。

啧啧,黄四郎还说县长霸气外露呢。

情节继续推进,黄四郎依然占有主场。这次换县长方面不动声色地试探,两个「不明白」,顺着黄四郎的话来探他的虚实。

“张麻子是干什么的,明白吗?”

“不明白!”

“我是干什么的,明白吗?”

“不明白!”

在对局势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县长方面再次“装糊涂”,一顺一捧,进一步把重点从张麻子本人引到了比较安全的生意话题。

本来黄四郎的算盘打得噼啪响:如果他们真的有胆子去剿匪,那县长就真的留不得,正好让县长和张麻子两败俱伤,或者安排他在剿匪途中出事;如果他们没胆子剿匪,那倒是还可以坐下来谈一谈钱的事。 两张牌嘛。 师爷赶紧接上:借剿匪之名敛财的胆子还是有的!黄四郎得了便宜卖乖,又暗地里贬一手对面“不仗义”和“没出息”。

可是他自作聪明了。张麻子扮做马邦德上任鹅城的子弹飞到这里,让黄四郎撞上了。

张麻子有,截黄四郎货的张麻子却是子虚乌有。所谓“断腿”只不过是黄四郎监守自盗,贼喊做贼。 他没想到对面的就是张麻子本麻。因此张麻子把牌一扔,拿起枪来把黄四郎手里的牌打了个稀烂,都是兄弟玩什么心眼儿!你不是说你的钱让土匪截走了吗?你出钱我们剿匪,一定把你被劫的货抢回来!

随后,他更表示:我现在心里想的,就是怎么把黄老爷这条腿接上! 还是张麻子高啊,他绕过了黄四郎画的饼,画了张更大的饼,况且他的出发点更能站在酒桌上:欺负黄哥,不答应!

这让已经站上了情义高地的黄四郎骑虎难下了。人家不仅敢剿匪,还敢光明正大拿你的钱。他起了杀心,打算斩首了。 另一边师爷急了。师爷精于算计,这样在他看来脑门子一热用情义决定经济并不靠谱,所以他拉回话题,开始聊挣钱。 此时张麻子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他望着黄四郎画的大饼已经知道了他的软肋,聊钱聊腿,他都能聊得黄四郎满地找牙。所以他不介意露出獠牙,在黄四郎实际能得到的那部分上,再咬下来一块。

张麻子知道黄四郎想杀人,也并不怕他。他就地打滚,撒泼耍赖,从不还一百八十万到假装听不懂三七分,要钱占便宜的手都要伸到黄四郎鼻子底下了。

黄四郎更想杀人了。 而如果说之前黄四郎只是有杀意,知道张麻子带人进来后,他非死不可。 这种猛兽,显然驯服不了,不在他疏忽的时候杀掉必有后患。

于是此时又(假)死一人。 话说这幕后三命抵一命的戏委实精彩。我想黄四郎也知张麻子不信。但这场戏做得有必要。一来张麻子只要还顾惜性命,就不会和黄四郎鱼死网破,这出戏给他了一个坐下来谈生意的台阶;而黄四郎这种自断一臂的姿态能给他争取到时间来观察和试探。 更何况,武举人和胡万是假死,卖凉粉的无关紧要,这一招起死回生留住两张牌,黄四郎日后有用。

然而他还有疑问,这个一身草莽气的县长,是不是? 他还要最后确定一下,看着县长是假草莽,还是真英雄。

他还想最后压县长一头,就算张麻子,也不能窥得隐在灯影的黄老爷。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黄四郎此言,还是想压一手张麻子。此时此刻,在他眼里依然是敌明我暗。 然而事实上,如果黄四郎真的见过张麻子,那今时今日明暗位置已完全颠倒。甚至从拍摄的光影里就能看出来,周润发亮得头发反光,姜文脸的大部分都在阴影里。 杀人诛心,这开局的鸿门宴黄四郎已经输了一筹。他输在自大,拿麻匪压县长,以为自己身在暗处占尽先机,其实他在张麻子眼里已经如他头上的亮斑一样明了了。

之后又经过了一番“装糊涂”的讨论。师爷又开始谈生意,这时黄四郎和张麻子一样不在乎了。四郎开始拿画的饼做人情,送钱送钻石送美女。在他眼里这大概是面前两个死鬼的断头饭,顺便在下手后洗自己的嫌疑:吃了我的饭喝了我的酒,我还送了钻石,总不是我杀的吧。 张麻子是土匪,什么也不怕,半点便宜也不给占。黄四郎佯怒扔刀杀美女,本来就是打算让张麻子一拦做人情的,可是你看他这两句话。

这不就是说,就算你能证明我是二十年前你见过的张麻子,此时此刻也不是彼时彼刻,我是张麻子不怕你疑我,我不是张麻子也不怕你杀我。反倒是你,二十年前的事吹什么吹,人无再少年,廉颇也不能饭咯!

更何况这个插刀的动作是多么明显的性暗示和羞辱呀。啧啧。

张麻子的子弹,从黄四郎自负我明你暗开始,飞到现在,精准射进黄四郎胸口。 这成功把黄四郎的愤怒推上一个最高点。这顿饭虽然一直是你来我往,但是算下来他竟惨败,从画饼丢饼到被人拆台,既失面子又失里子。他手攥住张麻子的手,是真想杀。

黄润发愤怒三连(ฅ́дฅ̀)

送美女送钻石后,幕后最后一人(假)死,戳破桌上的空话,甚至通过巨大的反差营造一种讽刺。在浓浓的血腥气和师爷的惊恐中黄四郎直接拿起酒瓶敬酒。这次死人,承上启下,拿得上台面拿不上台面的、明里暗里刀光剑影唱念做打都来了一遍,最后还要落到杯里的情义。 这出戏,以这轮酒做结尾,从桌下谈到桌上到杯中,没情义这回事,却处处拿情义做扣。 这局只是开始,后面黄四郎张麻子明争暗斗更加精彩,不过很多子弹,从这里开始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让子弹飞的更多影评

推荐让子弹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