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008 铁甲008 6.0分

对越作战老电影《铁甲008》背后的故事【转载】

太空人
2018-01-30 11:19:2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铁甲008》是1980年出品并上映的国产彩色战斗故事片,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完成,同时也是一部较早反映中越边境战争的电影作品。该片的编剧是金敬迈、李宝林、桑坪,导演是华纯、任鹏远,军事顾问是威力,演唱是李谷一等。在上述演职人员中,编剧金敬迈是军队资深话剧演员、作家,他创作的长篇小说《欧阳海之歌》曾是1960年代中期国内家喻户晓的名作。金敬迈也因此飞黄腾达,甚至成为了中央文革小组文艺口的负责人。但是好景不长,很快他就因惹怒江青而蹲了7年多的糊涂大狱,出来后只能感慨人生无常;导演华纯、任鹏远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老人,执导和参与导演过很多作品。如华纯的《打击侵略者》、《激战无名川》、《五朵红云》,任鹏远的《抓壮丁》、《秘密图纸》、《地道战》、《鄂尔多斯风暴》等,都是1950到1970年代国内观众耳熟能详的影片;李谷一大家就更熟悉了,1980年时还是中央乐团的独唱演员,同年以一首《乡恋》而红遍大江南北,被公认为中国第一位流行歌手。协助影片拍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54449部队、53013部队、51272部队五大队、装甲兵技术学院等,其中就有很多单位参加了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涌现了一批英雄模范单位和个人。这次协助拍摄影片《铁甲0...
显示全文
《铁甲008》是1980年出品并上映的国产彩色战斗故事片,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完成,同时也是一部较早反映中越边境战争的电影作品。该片的编剧是金敬迈、李宝林、桑坪,导演是华纯、任鹏远,军事顾问是威力,演唱是李谷一等。在上述演职人员中,编剧金敬迈是军队资深话剧演员、作家,他创作的长篇小说《欧阳海之歌》曾是1960年代中期国内家喻户晓的名作。金敬迈也因此飞黄腾达,甚至成为了中央文革小组文艺口的负责人。但是好景不长,很快他就因惹怒江青而蹲了7年多的糊涂大狱,出来后只能感慨人生无常;导演华纯、任鹏远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老人,执导和参与导演过很多作品。如华纯的《打击侵略者》、《激战无名川》、《五朵红云》,任鹏远的《抓壮丁》、《秘密图纸》、《地道战》、《鄂尔多斯风暴》等,都是1950到1970年代国内观众耳熟能详的影片;李谷一大家就更熟悉了,1980年时还是中央乐团的独唱演员,同年以一首《乡恋》而红遍大江南北,被公认为中国第一位流行歌手。协助影片拍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54449部队、53013部队、51272部队五大队、装甲兵技术学院等,其中就有很多单位参加了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涌现了一批英雄模范单位和个人。这次协助拍摄影片《铁甲008》,可以说也是在自己演自己。

影片《铁甲008》的主要故事内容是:列车在祖国的南疆飞驰,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女战士田静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了,田静青梅竹马的恋人农虎南在父亲农奕戈副军长的要求下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毅然随部队开赴前线,担任008号坦克的驾驶员。田静也向部队首长要求上前线。根据军首长制定的作战计划,英雄的坦克兵担任穿插尖刀,直插战略要冲堪松隧道,为大部队开路。008号坦克作为尖刀车,更是一马当先。田静获准来到前线救护伤员,正巧上了008号坦克。田静和虎南意外重逢,分外亲切,他们互相勉励,要为保卫祖国、打击侵略者立功。代号703的农奕戈担任前线指挥员,不顾危险跟随部队前进履行指挥责任。在穿插途中越军炸断了桥梁,后续部队一时跟不上来,008号坦克变成单车突进。在全车人员的奋战下,他们驱散越军爆破人员,抢先控制了堪松隧道。越军发现中国部队占领了堪松隧道,便以猛烈的炮火向隧道口倾射,并组织兵力发起反扑。更为严重的是,敌人的坦克部队也向堪松隧道疾驰增援。008号坦克全体人员坚守隧道口,沉着应战,大胆歼敌。激战中车长为爆破敌人的坦克光荣牺牲;炮长在追击敌人时与车组失散;二炮手也不幸负伤。虎南和田静二人坚持战斗,为大部队赶上来赢得了时间。最后时刻,为了战斗的胜利,虎南独自驾驶008号与冲上来的敌坦克相撞,在烈火中光荣献身。田静和二炮手化悲痛为力量,与归队的炮长一同继续阻击敌人,直到大部队赶到。战后的隧道口硝烟弥漫,农奕戈强忍悲痛鼓舞田静和部队的指战员们为保卫祖国而战。人们怀念英勇牺牲的战士,沿着英雄们开辟的道路奋勇前进……

影片《铁甲008》公映后的反响并不怎么好,社会上提出了很多批评意见,如认为战斗中谈恋爱的戏份太多,严重脱离实际;坦克兵不好好打仗,老想着画画,还没事抒情,实在幼稚;台词僵硬,宣教味道太浓,演得很假等等。部队的评价就更差了,各种指责一塌糊涂,甚至有些老军人破口大骂:“什么玩意儿,谈恋爱都谈到坦克里去了!”当时曾出现了一幅漫画不指名地讽刺该片,画得是许多红心箭头射向一辆坦克,坦克里有一对男女。由于上述原因,影片《铁甲008》并没有红起来,但又给很多人留下了比较深刻的记忆,成为了改革开放初期影视作品中颇为尴尬的典型之一。

说起来编剧金敬迈在创作电影文学剧本《铁甲008》时还是颇费了一番工夫的。他很想跳出建国前30年许多文艺作品中那种“左”的羁绊,不写高大全的典型人物,而是歌颂普通的战士,坚持高尚的理想,反映真实的人性,向往美好的爱情,宏扬爱国主义精神。然而写出来的东西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可能金敬迈笔下的文学成分太浓,一如《欧阳海之歌》那样,喜欢煽情的表现手法,浓墨重彩地在剧本中添加了反映青年男女纯真爱情的故事段落。但由于他没有深入把握参战指战员的心理,对战争实际理解较浅,却又急于反映心中向往的美好事物,结果电影剧本写得不伦不类,大量情节严重脱离实际,加上其他几个编剧也不太给力,因而成为了一部失败的作品。从表演上说,该片亦乏善可陈,程式化的痕迹和僵硬的宣教随处可见,缺少吸引人心的艺术魅力。很可惜,《铁甲008》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题材,但在当时却没有写好拍好,重于情感宣泄,疏于史实刻画,显得脱离实际太多,未能充分展现出解放军铁甲战车闯关破阵的雄风。直到9年后另一部反映对越自卫还击坦克兵战斗故事的影片《蛇谷奇兵》问世,广受观众好评,这才算是稍微弥补了《铁甲008》所造成的历史遗憾。
不过,如果细刨影片《铁甲008》中的故事情节,还是能发现不少与真实历史相关联的地方。笔者在下边试作解读,希望能加深观众和读者对影片及这段历史的认识。

影片中陆军第75军(当然是个虚构的部队番号,解放军历史上没有过第75军)副军长农奕戈不让自己的儿子农虎南离开部队去上大学,原因是越南当局倒行逆施,中国的忍耐已到了极限,不得不进行自卫还击。农虎南理解了父亲的苦心,毅然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归队参战。

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有众多高干子弟出征参战,为国效命,这是千真万确的史实。像开国上将张宗逊之子张又侠,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之子江鲁平、江南平,广州军区陆军第41军军长张序登之子张鲁汕、张鲁江和侄子张孟江,广州军区陆军第41军副军长毛余之子毛晓东,湖南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刘义德之子刘粤军,广州军区陆军第55军政治部副主任甄文林之子甄平烈士,武汉军区陆军第54军160师师长张志信之子张力烈士,广州军区陆军第41军121师政委周开源之子周伟烈士,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40师副师长赵志雄之子赵杰昌烈士,广州军区陆军第41军副参谋长曲奎之子曲宁江烈士等,都是这批人中的杰出代表。

古往今来,大战在即,凝聚军心与士气显得尤为重要。高级指挥员能够以身作则,父子兵同上战场,从来被视为将门楷模,光耀千秋。影片中所要表达的,实际上就是这层意思,既符合主旋律,也与史实联系紧密。不过影片的表现手法却比较僵硬,农奕戈说话的宣教味道太浓,简单的道理却拖泥带水,更不像是父子间的对话,与人间常情隔了一段距离,让观众看了后总觉得很别扭。同样是关于高干子弟上不上战场的问题,在同类题材的另一部影片《高山下的花环》中就表现得很好。无论是雷军长当着广大指战员的面雷霆大发,震怒甩帽,要让走后门当逃兵者“第一个扛着炸药包,去炸碉堡”,还是梁三喜私下里苦口婆心劝告赵蒙生,并发出男人般的质问“前进一步还好说,后退一步你是个啥”,都显得那样的质朴真诚,淋漓尽致。这就是不同文艺作品艺术感染力的高低之别,《铁甲008》不得不甘拜下风。

影片中副军长农奕戈在沙盘前召开作战会议,传达军党委的决定,部署战役行动。上级指示在我当面挑衅的越军将总部设在奔靠,打狼就得掏狼窝,决心突破边境后直捅狼窝,拿下奔靠,全歼守敌。这一战的关键在于及时夺占奇门公路上的战略要冲堪松隧道,保证主力顺利插向奔靠。因此准备集中使用一个坦克团的兵力,寻捷径直插奇门公路,大大缩短夺占堪松隧道的路程,为围歼奔靠守敌争取时间。

上述这段影片情节与真实的历史联系程度很高。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东线广西方向打响时,广州军区前指的作战方案是以装甲摩托化和徒步相结合的方式实施大纵深迂回穿插,拿下越北省会重镇高平,最理想3天结束战斗,全歼守敌。为此集中了两个坦克团5个坦克营的上百辆坦克,搭载步兵,从布局关突破边境沿山间牛车路直插要隘东溪,尔后上4号公路向高平长途奔袭。影片中的奔靠,就好比历史上的高平;奇门公路,就好比历史上的越南北部4号公路;集中使用一个坦克团兵力,与历史上参加高平穿插战斗的两个坦克团5个坦克营也相类似;堪松隧道,则好比历史上4号公路的要隘弄梅隧道。明显能够看出,影片中的作战部署实际上是真实历史的艺术化反映,使得整个作战行动有迹可循,大大增强了影片背景的史实性。

比较有意思的是,影片中的越军总部设在奔靠,而高平写成越南文则为“Cao Bang”,把这两个词调换顺序拼读一下,岂不就是“奔靠”的近似音?奔靠,高平,影片的编导者还真是用了些心思的。

影片中农虎南驾驶的008号坦克(62式轻型坦克)被上级指定为尖刀车,在全团前面开路。同真实的历史相比,这辆坦克所承担的任务稍稍有些问题。在1980年代之前,解放军装甲兵是以团为单位编号,每辆坦克编成三位数字,全军统一的模式。如编号以0开头的坦克,是指团长、政委和各营营长、教导员的指挥车;以1开头的坦克,是指下属1连的坦克;以 2开头的坦克就是下属2连的坦克,依此类推。008号坦克,一般是指坦克团3营教导员的指挥车。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解放军装甲兵部队发动进攻时通常是以连为单位编队,在营序列中出击,于战前指定尖刀连和连属尖刀车。单独拿出一辆教导员指挥车担任尖刀车,不符合常规,在实战中也没有出现过。特别是当时在指挥坦克上都竖有两根通信天线,比别的坦克多一根,用以加强同上级和其他各车的联络。历史上的越军是解放军训练出来的,对这一情况当然熟知。因此,他们在实战中就专打中国军队的指挥坦克和装甲指挥车,以破坏通信及指挥,给中方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要是像电影中那样专拿一辆目标明显的指挥坦克去当尖刀车,岂不是给敌人送靶子去了?当然是不可能的。话说回来,在这次自卫还击作战中,参战的解放军装甲兵各连队都涌现出了一批英雄模范单位与个人,如果影片中用通常的连属坦克担任尖刀车,恐怕就会有对号入座之嫌。所以编导者推出了违反一般常规的008号坦克充当故事主角,还是有所考虑的。另外,每个连队的坦克除了固定编号外,还有内部称呼。如在参战的62式坦克团中,通常1连的101号坦克被称为连指一车;102号坦克被称为连指二车;103号坦克被称为一车;104号坦克被称为二车……008号坦克,也可以解释为连队内部的八车。但这只是一种想像上的联系,没法对号入座,也就避免了类似电影《英雄儿女》中英雄王成的原型到底是谁那样的长期争议。

影片中008号坦克在穿插中俘虏了一辆越军装甲车和一名越南军官。这名军官还顽固地叫嚣:“再往前你就知道我们的厉害了!有苏联‘冰雹’式反坦克导弹组成的火力网,你们就是会飞也休想前进一步!”哟,“冰雹”式反坦克导弹,什么东东?

所谓“冰雹”式反坦克导弹,实际上不是导弹,而是反坦克火箭,全称为“冰雹—II式”单管火箭炮。这是苏联为越南特殊地形提供的一种威力大又便宜携带的火箭炮,可以反坦克,装药量远超普通火箭筒。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防守高平的越军为阻止中国坦克部队前进,曾在4号公路沿线部署了一个“冰雹”式反坦克火箭连,依托有利地形设置阻击阵地,对这种武器寄予了厚望。不过,“冰雹”式反坦克火箭的名声虽响,但因数量较少和配置使用等原因,在实战中表现却并不突出,对中国军队的威胁及不上越军同时使用的苏制“萨格尔”反坦克导弹和各种火箭筒。整个作战期间,中国军队缴获“冰雹”式反坦克火箭发射架十多具和火箭弹数百枚,为国产武器研制提供了一定借鉴。

影片中前方战斗激烈,副军长农奕戈(首长代号703)带着警卫员离开后方指挥所,乘车向前线开进。途中道路出现堵塞,车辆无法通行,农奕戈遂不顾危险徒步越野前进,及时指挥前方部队疏通道路,打击敌人。

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解放军高级指挥员身先士卒,不顾危险深入前线靠前指挥的例子有很多。如广州军区陆军第41军军长张序登,陆军第42军军长魏化杰、政委勋励,均乘坐坦克和装甲车冲锋陷阵,率领部队直插敌人纵深。勋励政委乘坐的坦克在开进途中还遭到越军火箭弹的袭击,勋励受到震伤,成为了这次作战中唯一战场负伤的正军级干部。再如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欧致富、陆军第14军军长张景华、陆军第50军军长张志礼、陆军第54军军长韩怀智等,也都先后深入战区,及时掌握情况指挥作战。其中韩怀智军长率领指挥所出境后,为赶时间到前方受领任务,仅分乘两辆吉普车超越大队人马前出,在缺乏武装护卫的情况下连夜穿越敌人出没的危险战区,疾驰60公里,安全抵达前方,上演了一出“暗夜走单骑”的传奇。最著名的还要数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吴忠。这位二野出身的58岁老将拒绝乘坐装甲车的保护,而是头戴钢盔,肩扛冲锋枪,和普通步兵一样徒步跋涉前进。整个作战期间,吴忠没有坐一步车,硬是步行跟随部队打满全场,展现出了老当益壮的英雄本色。

影片中008号坦克的履带被炸断,变成后卫。坦克连指导员刘钢指挥自己的座车转为尖刀车,继续引导部队前进。越军在山垭口设置了反坦克炮阵地,尖刀车中弹爆炸,刘钢身负重伤。他命令其他乘员离车,自己强忍伤痛操纵坦克炮向敌阵炮地射击,以本车弹着点引导坦克前卫连集火射击摧毁了敌炮阵地。

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由于山岳丛林地形的不利影响,坦克观察不便,射击常受限制,这时就需要用弹着点来指示目标。如陆军第55军坦克团支援步兵进攻扣马山时,坦克2连指导员黎德才不顾危险露头指挥,观察掌握了山上越军火力点的位置,把方位用电台告诉本连各车,并指挥高射机枪打曳光弹示意弹着点。各车根据指示的目标猛烈开火,先后摧毁越军6门火炮和17个火力点,有力支援了步兵作战;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9连支援步兵进攻沙巴时,在6号桥地区受阻。越军据守公路边的1796高地顽抗,山上茅草密集不便观察,且海拔高于坦克炮仰角限度,造成坦克射击不便。于是各车的坦克兵便纷纷打开炮塔门露头观察,还有的乘员跳下车找到步兵,请求帮助指示目标。随后在步兵打曳光弹指示目标下,坦克集火猛射,低处用坦克炮打,高处用高射机枪扫,先后消灭敌人多个火力点,打得高地上的越军纷纷溃逃。步兵趁势发起冲击,一举夺取了6号桥;陆军第41军坦克团9连7辆坦克支援步兵向朔江进攻,在朔江东侧峡谷公路遭到越军的三面火力袭击,步坦脱离,损失很大。该连907号坦克越战越勇,边打边冲,单骑冲进了朔江城内。战斗中该车两次被越军的反坦克火器击中,最后瘫痪在一座礼堂前,炮长、二炮手和驾驶员牺牲,车长谭启敏负伤昏迷过去,与连队失去了联系。当谭启敏从昏迷中醒来后,通过坦克电台多次向连队呼叫无果,后改频与从另一方向进攻的本营坦克8连沟通了联络,根据指示隐蔽待机。后来主力部队向朔江发起总攻的时候,谭启敏用坦克电台主动为炮兵指示目标,并引导炮兵修正射击偏差,使炮火准确地覆盖了越军阵地,有力配合了围歼朔江之敌的战斗。直到步兵冲上来时,在虎穴中顽强坚持两天两夜的谭启敏才被救出了坦克。战后,谭启敏被广州军区授予了“英雄坦克手”荣誉称号。

影片中008号坦克再次担任尖刀车,带领009号、010号坦克勇猛冲过4号桥,紧接着桥就被越军炸断了,后续部队未能跟上来。农奕戈命令已过桥的3辆坦克继续前进,要按时占领堪松隧道。这时,009号、010号坦克相继中弹起火,008号坦克变成了单车独进。

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为了拦阻中国坦克部队前进,越军曾采取了一系列的断路毁桥手段。如在那悦山垭口路面堆积大石块、树干等障碍物,阻挡坦克前进;炸开班翁山区水库,造成800米宽的水障泛滥区;把弄梅隧道以西1500米的公路拐弯处爆破炸毁;在楠囊南侧公路三个盘山陡峭的急转弯处严重炸坏三个路段;爆破炸断博山东南9号桥等。这些破坏措施严重影响了中国坦克部队的穿插速度,还导致步兵、炮兵和后勤一时跟不上先头突击坦克,造成了较大困难。

与影片中情节最相似的,就是广州军区陆军第42军坦克团7连的事绩。该连奉命担任团尖刀连,向高平穿插突击。当进至博山东南9号桥时,发现该桥是长40余米的双孔石拱桥,桥中间已被越军炸出了一个直径约1米的大洞,只能单车勉强通过,桥上还有一些炸药没有引爆。7连先头的2排长车706号坦克一马当先,高速冲过了已经摇摇欲坠的9号桥。在其后面跟进的坦克刚到桥边,桥面就垮塌了。这时旁边山上的越军以密集火力封锁桥头,7连其余坦克过不去桥,遂在桥头与敌人展开了艰苦鏖战。已经过桥的706号坦克根据上级指示单车独进,猛打猛冲,竟然一直冲到了高平,并穿城而过。因迷失方向,706号坦克开上了去往高平西南的一条土路,又前进了2公里后才奉令停止,占领有利地形,组织防御。此时车体已多处中弹,火炮被打坏,燃油耗尽,排长和二炮手也相继牺牲。后来炮长和驾驶员携带轻武器下车隐蔽,就近保护坦克。不久越军对坦克进行了攻击,706号坦克起火爆炸。因敌众我寡,炮长和驾驶员只好弃车躲藏进树林中,想等待后续部队到达后再重新投入战斗。他们忍受着饥饿和寒冷在附近的山林里坚守了两昼夜,仍不见主力部队打过来,只好返回寻找部队。非常不幸的是,二人在途中遭到越军袭击,都成了俘虏。本来上级获悉706号坦克单骑闯敌阵的英雄事绩后,还想对乘员和战车进行嘉奖。不料又传来消息,706号坦克竟然有乘员被俘,嘉奖的事情便就此告吹。炮长和驾驶员在越南人的俘虏营中苦熬了一段时间,直到战后才被交换回国。经过进行审查,未发现他们在被俘期间有不当言行。部队在征求了二人的意见后,将他们各自复员回乡了。英雄的706号坦克,从此便尴尬地隐没于历史深处。直到2013年,香港凤凰卫视制作并播出了“凤凰大视野——烈火战车”节目,这一段尘封的往事才被很多人所知晓。
影片中4号桥被越军炸断后,农奕戈果断下达命令:一、舟桥部队迅速赶上来架桥开路;二、步兵下车沿小路向堪松隧道穿插;三、指挥部靠前指挥,立即向4号桥头转移。

在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越军曾多次破坏道路,阻挡住了坦克和车辆的前进。这时指挥员便果断决定,运动保障队立即抢修道路,步兵下车徒步前进。如向高平穿插时,班波西侧山垭口出现巨石崩塌,堵塞了车辆前进的道路。在工兵疏通道路的同时,陆军第42军126师前卫团首长当即指挥该团尖刀营搭乘坦克的步兵全部下车,沿小路徒步向靠松山方向攻击前进;越军炸开班翁水库造成了水障泛滥区,第42军先头坦克虽然徒涉冲了过去,但轮式车辆都被堵在了后面。为争取时间抓住战机,随第42军124师行动的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吴忠立即下令:已经过河的坦克分队不许停留,不许等候后续部队,一刻不停地沿4号公路向高平猛插。后续的步兵全部下车,徒涉通过水障区,向东溪跑步前进;当楠囊南侧公路被越军严重破坏后,坦克和车辆都不能通过,工兵进行抢修的速度比较缓慢。此时,根据上级总的意图,搭乘坦克赶到的124师步兵前卫营由副团长指挥,立即下车沿公路徒步向高平开进。当前出指挥的第42军政委勋励、副军长于海泉到达后,又召集124师师团首长和军坦克团首长进行研究,决定除留部分步兵掩护坦克外,主力也改为徒步方式迅速向高平穿插,坦克团待道路修复后再继续向高平攻击前进等。由于指挥员决心果断,步兵抛掉机械化包袱迅速前进争取了时间,使得越军来不及调动兵力加强高平方向的防御,为总攻高平创造了宝贵战机。

影片中008号坦克孤军奋战,猛打猛冲,在千钧一发之际驱散了企图炸毁堪松隧道的越军工兵,占领隧道,比上级预定的时间提前半小时完成任务。

前面已经说过了,与堪松隧道相似的历史原型,即越北4号公路通向高平的要隘弄梅隧道。在距越南高平省东溪县城西北6公里的4号公路上,有一个嫩金山口。该山口全长约4公里,两侧均为陡峭石山,海拔400~500米高,灌木杂草丛生,地势十分险要。在山口的中间有一条隧道,被称为弄梅隧道,长约十余米,是通往高平的咽喉要地。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时,越军在嫩金山口布置了独立营1个连,其中在弄梅隧道附近有约1个加强排兵力防守。

陆军第42军坦克团过东溪后奉命担任主攻部队,上4号公路向高平穿插前进。当尖刀5连进至弄梅隧道时,遭到越军火力袭击。因敌情不明,地形不利,坦克5连先后有3辆坦克被击伤,1辆坦克被击毁,前进受阻。后来坦克团首长和步兵团首长均赶到,重新侦察了地形,部署了兵力,组织了火力。第二天凌晨,组织炮火对弄梅遂道附近守敌进行了袭击,掩护步兵一部秘密占领了嫩金山口公路南北侧石山,控制了山口,严密监视敌人。在夺占有利地形后,又于拂晓出动1个步兵连,与坦克协同,突然发起攻击。经过40分钟战斗,一举攻占弄梅隧道,毙敌7人,缴获武器装备一部,而己方无一伤亡。这是一个经典的步坦协同夺占隧道战例,后来被收入了军科院和广州军区的战例选编中。与影片情节相比,历史上的弄梅隧道丝毫不逊于堪松隧道的重要性。只不过防守弄梅隧道的越军没料到中国坦克部队攻进得这样快,还没来得及部署炸毁隧道。

影片最后的高潮就是008号坦克及全体乘员(包括临时加入车组的女主人公田静)坚守隧道,不畏牺牲,同反扑的敌人进行了英勇战斗。当车长李一梁光荣牺牲,炮长鲍连发跳车失踪,二炮手文小槐负伤后,农虎南支开恋人田静,自己驾驶008号坦克直插敌阵,与反扑上来的越军T-34坦克迎头相撞,在烈火中同归于尽……

这一段电影情节确实荡气回肠,也是影片中难得的亮点。但在真实的历史上,却没有出现过解放军坦克与越军坦克相撞同归于尽的战例。在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的高平战役中,越军并没有出动坦克进行反扑,全场都是中国坦克单独表演,未免有些令人遗憾。不过,谅山方向则有所不同。在谅山战役中,中国坦克倒是与越南坦克交过手的。

在广州军区陆军第55军等部队总攻谅山南市区的战斗中,军坦克团坦克4连奉命支援步兵突击。正当步兵向奇穷河以南冲击的时候,遭到南岸文庙、391高地、428高地及其以西无名高地守敌的炮兵、坦克之火力交叉射击。中方炮兵群立即组织炮火压制南岸守敌。与此同时,坦克4连在连长王廷云和指导员梁妃六指挥下,将全连9辆坦克左右展开,区分火力:铁路桥右侧为411、401、402、403、407号战车,负责摧毁南岸西侧无名高地上的越军榴弹炮、37高射炮阵地;铁路桥左侧为404、405、406、408号战车,射击在该连正前方和左侧的391高地、428高地北坡的越军坦克。4连右侧5辆坦克连打了四个齐射,摧毁了西侧无名高地上的越军炮阵地。尔后全连集中火力射击正前方和左侧391高地、428高地北坡的越军坦克。经过15分钟战斗,炮、坦密切协同,共摧毁越军数个炮兵阵地,击毁击伤越军T-34坦克11辆(其中坦克4连自己统计击毁击伤敌坦克4辆、122榴弹炮1门和37高射炮4门)。坦克4连只有3辆坦克遭越军榴弹射击致车体外部备品受损,人员无一伤亡。后来有步兵首长路过坦克4连,称赞他们说:“你们坦克兵打得好,打得准,你们辛苦了,你们功劳大。我们亲眼看到敌人坦克被你们打坏了,躺在地上再也不能逞凶了。有一辆坦克,你们的炮弹从炮塔上打进去,打死敌人三个乘员,打伤一个。”坦克4连战斗力强悍,创造了此次自卫还击作战奇穷河畔坦克对打的传奇战例。战后,该连荣立了集体二等功。

通过以上解读,想必读者对影片《铁甲008》的历史因素已经有了一定了解。尽管该片的整体质量较为逊色,但还是部分反映了历史真实,加上影片所拍摄的年代与79年战争距离很近,因此在史实和社会人文风貌上还是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影片《铁甲008》中出现了一些观众比较熟悉的演员。如饰演703首长农奕戈的便是八一电影制片厂老演员里坡,他在《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英雄虎胆》、《回民支队》、《红日》、《林海雪原》、《海鹰》、《英雄坦克手》等经典影片中塑造的我军中高级指挥员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不过在本片中里坡的表演却有些失色,台词显得比较僵硬,可能更多的原因是要归于编剧。

饰演农虎南恋人田静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青年演员李岚,她后来演过很多不同性格、职业的女性角色,是个影视熟面孔。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饰演童年田静的是当时仅有11岁的著名演员许晴。能够想像纯洁天真的小田静将来会长成影片《老炮儿》里边风情万种的的话匣子霞姨那样吗?

饰演主人公农虎南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青年演员李世玺,对于现代观众他已经比较陌生了,但在七、八十年代却频繁出现在电影中。如《闪闪的红星》、《雷雨之前》、《震》、《警钟长鸣》、《走在战争前面》、《南海风云》、《雷锋之歌》、《不是为了爱情》、《回头一笑》、《他们并不陌生》、《忘忧草》、《爬满青藤的木屋》、《法庭内外》等。李世玺浓眉大眼,一脸英气,常常饰演大大小小影片中的正面人物。他后来发展得不错,还当上了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团长和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八一厂分会副会长。

饰演车长李一梁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赵福余,这是个非常兢兢业业的演员,曾出演过《激战无名川》、《南海长城》、《南海风云》、《我们是八路军》、《蒙根花》、《今夜星光灿烂》、《蓝鲸紧急行动》、《流泪的红蜡烛》、《犟小子》、《野菊花》、《无言的界碑》《许世友出拳》、《谁主沉浮》等几十部影片,在从影40多年中塑造了大量银幕角色。赵福余的气质质朴刚硬,长于塑造军人形象,后来还出演过不少电视剧。

饰演炮长鲍连发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韩再省,虽然名气不大,但一看也是个熟面孔。他曾先后出演过《归心似箭》、《巴山儿女》、《陈赓蒙难》、《陈赓脱险》、《告别骷髅岛》、《破雾》、《神龙车队》、《猎豹出击》、《士兵的荣誉》、《大进军——南线大追歼》等影片,擅长塑造性格淳朴的小角色。

饰演坦克团团长刘铁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朱建民,擅长塑造军队指挥员的形象。如电影《飞虎》中的志愿军副政委、《梅岭星火》中的红军参谋长袁震、《蛇谷奇兵》中的解放军宋师长、《弹道无痕》中的集团军军长等。值得一提的是,朱建民曾在1984年播出的电视剧《高山下的花环》中出演过烈士梁三喜,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还有饰演警卫员小耿的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季平,形象虎头虎脑,惹人喜爱。他演过不少这种军人角色,如《梅岭星火》中的陈毅警卫员小卫、《风雨下钟山》中的解放军战士、《战地之星》中的志愿军战士牛强、《草地》中的红军保卫干事黄苏、《陆军见习官》中的学生官康凯等。虽然没怎么出名,但季平非常敬业,后来还转业办起了影视公司,制作了《临时爸爸》、《编外丈夫》、《孝子贤孙伺候着》、《太后吉祥》、《好汉三条半》、《飞来横福》、《为了新生活前进》、《同喜同喜》等多部影视片。

影片《铁甲008》是反映中越战争题材的早期作品,由于社会上的负面评价较多,因此为后来的同类题材作品提供了不少经验借鉴。不管怎么说,对于那段曾经牵动了共和国10年的难忘历史,影片《铁甲008》总还是承载了一定的时代因素和正能量。至少,如笔者这样的人,当提到中越战争的时候,很容易就会想起当年的连环画,想起坦克手,想起008……
https://lt.cjdby.net/thread-2286046-1-1.html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铁甲008的更多影评

推荐铁甲008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