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的笑和胡扯

2018-01-30 02:40:59

大众总是无聊和无意义的,应该对个人所呈现的特质着迷。

如果我们缺乏思想塑造的话
我们就完全沦为信息烟尘的俘虏
我们要靠不同的个性建立起趣味的绿洲
去抵御沙暴
—— 许知远

曾经有段时间认为自己是个虚无感挺重的人,所以刻意地想去解释很多事情的意义,但同时又觉得这个行为本身就挺没意义的。

好长一段时间都被困在“存在与虚无”的命题里,对生活缺乏真正的兴趣。所以看到《十三邀》里的李诞时完全能够体会他那种面对“无意义”的无力。

以前老听人说许知远怎么理想主义,怎么不合时宜,看了他对话李诞以后,我倒觉得他活得挺舒心,是个真诚且坚持的享乐主义者,因为他已经形成了自己一套成熟的解释世界的理论,这套理论能把他所有对现实的困惑转化为有建设性的思考和输出。很多人说许知远是一个与现实死磕的知识分子,与其把这种不同于大众价值观的理论叫做“和现实死磕”,不如说他在用自己构建的价值体系不断拓展知识和情感的边界,这样每向外延伸一寸,都是收获,而收获总是使人

...
显示全文

大众总是无聊和无意义的,应该对个人所呈现的特质着迷。

如果我们缺乏思想塑造的话
我们就完全沦为信息烟尘的俘虏
我们要靠不同的个性建立起趣味的绿洲
去抵御沙暴
—— 许知远

曾经有段时间认为自己是个虚无感挺重的人,所以刻意地想去解释很多事情的意义,但同时又觉得这个行为本身就挺没意义的。

好长一段时间都被困在“存在与虚无”的命题里,对生活缺乏真正的兴趣。所以看到《十三邀》里的李诞时完全能够体会他那种面对“无意义”的无力。

以前老听人说许知远怎么理想主义,怎么不合时宜,看了他对话李诞以后,我倒觉得他活得挺舒心,是个真诚且坚持的享乐主义者,因为他已经形成了自己一套成熟的解释世界的理论,这套理论能把他所有对现实的困惑转化为有建设性的思考和输出。很多人说许知远是一个与现实死磕的知识分子,与其把这种不同于大众价值观的理论叫做“和现实死磕”,不如说他在用自己构建的价值体系不断拓展知识和情感的边界,这样每向外延伸一寸,都是收获,而收获总是使人精神愉悦。

反倒是李诞,做着吐槽脱口秀,天天哈哈笑的一个人却浑身充满了虚无主义的苦闷。觉得人间一切没意思,挣了钱稍微有点开心,但又被自己知识分子的情操谴责,觉得被钱取悦是件不正义的事。

李诞是毋庸置疑的理想主义者,但不是许知远那一类怡然自得型的,他特别拧巴。看到他这种处世态度我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大众会觉得有知识,有理想的人都应该是沮丧,是苦大仇深的。

李诞就是大家普遍以为的那类理想主义者,追求一种纯度很高的理想主义,对“知识分子”或者“文艺青年”这个身份抱有极高的道德要求并对其赋予了极大的社会责任,认为精神追求如果不是全身心的投入或者沾染了一点铜臭气,就等同于堕入庸俗。

“但哪有这么严峻呢?”许知远问他,他也没法真正回答。

不能纯粹地避世就代表彻底的庸俗吗?

“不接受庸俗化的世界我就不能活着?哪儿有这么自己吓自己的”,许知远带着自己成熟的世界观淡然地审视李诞,李诞只是摇摇头,念念叨叨:“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

李诞一直提到他多么羡慕能够自洽的人,可能因为他真的活得有点分裂了,社会的理性与精神的感性被有点极端地对立,知行不能合一,该不该追求并且享受世俗成功?该不该融入大众?该不该对人间一切觉得无所谓?……总是先茫然地去做一些事情,之后再找很多理由说服自己也好,欺骗自己也好,总之对行为的理解往往滞后于行为本身。

但这大概是每个人都会遭遇的一种“生而为人”的尴尬吧。每个人对现实都有认知偏差,生活就是一个从预设的错觉出发,再不断纠偏又不断产生新的错觉的过程。答案最终还是靠活出来的。

李诞不断在节目里强调自己从今往后要活得流于表面,因为一切由思考带来的苦涩、挣扎、矛盾都是没有价值的。

他这种心理状态我也经历过,就是出于大众对“思考”这种略带反智主义的印象,认为思考带来的只有苦恼。所以悄悄告诉自己要反深刻,反分析,只要笑和开心就好了。

笑和开心当然重要,但是流于表面就能让人开心吗?

李诞也未必因此而获得更多的快乐。

他的精神层面的追求是独特的,但社会化的结果又让他不愿意与大众割裂开来。可能是从事大众娱乐的关系,李诞的不快乐也许源自过于关注大众了。

“人是为别人而活”倒没错,但只是部分的自己,也只能为了部分的个人。

毕竟大众始终是无聊的,没有特质的。如果关注的对象本身都无意义,那是很容易就产生虚无感。

所以我们不开心,不是思考的错,是出于想从众的愿望的错。

许知远虽然也一直在谈“时代”、“群众”,但他是从群体中的个人特质出发,个体永远是千奇百怪的,永远值得人探索。所以面对生命的未知,李诞只能兴致缺缺地说:“没兴趣,我觉得什么生活都一样。”而许知远能说,“你不觉得这就是生活的乐趣吗?”

听到这段对话,我特别雀跃,因为在那重虚无主义的雾霭里跋涉过,再面对尘世的苦闷也好,欢乐也好,真的会由衷地充满热情。

李诞肯定是个聪明的人,希望他能早点找到自己解释世界的方式,这样也许快乐能更充沛一点,能更尽兴地去戏谑和胡扯,去享受星辰大海,也能更尽兴地去享受人们的悲喜、善恶,还有人间的魔幻与荒诞。

人间不值得吗?

这么看,人间也还行。

长 按 👆🏻 识 别 关 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