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盛大的孤独

曼仔
2018-01-29 20:28:15

我看了考夫曼导演的两部电影,一部是《失常》,另一部就是这个《纽约提喻法》,还看了他编剧的《成为约翰马沃科维奇》。不得不说考夫曼是那种非常有辨识度的编剧,就像理查德·柯蒂斯一样(真爱至上,海盗电台,BJ单身日记,诺丁山,四个婚礼一个葬礼),不得不说,这两个编剧简直像一组反义词,柯蒂斯有多浪漫小清新,考夫曼就有多丧丧更健康。

考夫曼的长板和短板都非常明显。他善于塑造self-absorbing的男主角(在谨慎的考量后,我选择了这样的表述方式,而没有直接写,考夫曼是一个非常self-absorbing的人,虽然我私心里的确有这样充满偏见的猜想),也非常善于描摹人的孤独处境。

事实上很多创作者都在试图勾勒人的孤独,但选择的容器则各有不同。有的作者很擅长去建立关系,比如写夫妻、写家庭、写一个集体,然后尽管有主角配角,但依然能让你感觉到这里面人人都孤独,误解是相互的,一次次尝试沟通,一次次失败,这样的作者试图告诉你,孤独是一种普遍的人生状态。

考夫曼其实也试图传达给他的观众这样的讯息,人生如戏,每个人都在活自己的,都在自说自话,孤独则是一种必然而至的命运。但我觉得他并没有成功地呈现他的野心,他想展示宏大的广泛

...
显示全文

我看了考夫曼导演的两部电影,一部是《失常》,另一部就是这个《纽约提喻法》,还看了他编剧的《成为约翰马沃科维奇》。不得不说考夫曼是那种非常有辨识度的编剧,就像理查德·柯蒂斯一样(真爱至上,海盗电台,BJ单身日记,诺丁山,四个婚礼一个葬礼),不得不说,这两个编剧简直像一组反义词,柯蒂斯有多浪漫小清新,考夫曼就有多丧丧更健康。

考夫曼的长板和短板都非常明显。他善于塑造self-absorbing的男主角(在谨慎的考量后,我选择了这样的表述方式,而没有直接写,考夫曼是一个非常self-absorbing的人,虽然我私心里的确有这样充满偏见的猜想),也非常善于描摹人的孤独处境。

事实上很多创作者都在试图勾勒人的孤独,但选择的容器则各有不同。有的作者很擅长去建立关系,比如写夫妻、写家庭、写一个集体,然后尽管有主角配角,但依然能让你感觉到这里面人人都孤独,误解是相互的,一次次尝试沟通,一次次失败,这样的作者试图告诉你,孤独是一种普遍的人生状态。

考夫曼其实也试图传达给他的观众这样的讯息,人生如戏,每个人都在活自己的,都在自说自话,孤独则是一种必然而至的命运。但我觉得他并没有成功地呈现他的野心,他想展示宏大的广泛意义的孤独,而我看到的,只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男主角。

伍尔夫小姐在她的随笔集《普通读者》里曾经写过,当我们读类似《傲慢与偏见》或者《战争与和平》这样的作品时,我们能感觉到奥斯汀小姐和托翁创造出了一整个世界,无论我们打开书页或者合上,本内特太太、柯林斯先生、娜塔莎、皮埃尔们都在进行他们自己的生活,不舍昼夜。而当我们在读《简爱》这样的作品时,我们则是通过简爱的眼睛看世界,当她闭上眼睛,世界就不存在了。在我看来,考夫曼的作品也是这样的,他从不真正塑造多个角色,他的作品里真正活着的人,只有男主角一个而已。其他的角色都是布景板,用来折射他的处境,映照他的孤独。

这点在《失常》里表现得更加明显,在男主角看来,干脆其他所有人,无论男女,讲话都是一个声调,唯独有一位引起他兴趣的女性是有颜色、有独特声线的,但当这个角色完成她的使命,她便继续泯然众人了。

而在《纽约提喻法》里也是,尽管我们有那么多角色,Caden一生中经过那么多人,女人、孩子、同事,这些人都是剪影,我们只拥有Caden的视角,有一些支离破碎浮光掠影的印象,甚至我们都不知道这些印象是否真实,很有可能是经过了Caden的感情加工或者记忆扭曲。

这些男主角们的孤独感非常真实,但多少也让人觉得有点难以同情,因为他们真的过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观察自己的肚脐眼,并为之哀哀哭泣郁郁寡欢,对任何他人,包括自己的亲人与爱人,都缺乏真正的兴趣。事实上,考夫曼对此也有非常清晰的认识,无论是在《纽约提喻法》还是在《失常》里,他都借其他人之口明确指出了男主角的自私与自怜,以及某种程度上的自作自受,并且,显然,考夫曼从未想把他的男主角塑造的令人喜爱,或者替他辩护,他把他们这种过度自我的人格展现得非常真实。

这样反而更令人颓然。对,我们意识到了自己性格的弱点,但这也是我们性格的特点,如血如骨如肉,就是我们的一部分,那我们还能幸福吗?我们还能开心起来吗?我们能真正得到交流、与他人建立亲密的联结吗?

答案或许是令人心碎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纽约提喻法的更多影评

推荐纽约提喻法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