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什么,而非我是谁【主题向】

阿颜
2018-01-29 看过

前不久,久负盛名的动漫作品《攻壳机动队》真人版上映,一时间风头无两,无论是排片率还是票房都遥遥领先于同期电影。这部日本漫画家士郎正宗的代表作在1995年曾由动画界“怪才”押井守搬上了电影屏幕并大获成功,之后陆续被改编为TV动画等。有押井守的95版珠玉在前,加上主演斯嘉丽的明星光环加持,今年的真人版可谓未播先热,预告片中光影迷离的未来都市景象和流畅的动作场面也勾起了诸多影迷的期待。 不可否认,这部影片的确堪称视觉盛宴。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继承了押井守疏离迷幻的美学风格,将赛博朋克理念与日式美学融为一体,给予观众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同时也对95版进行了大量的画面复刻,例如开头少佐的义体制造,巨大飞机的阴影,水面上少佐身着光学迷彩的打戏,还有少佐扯断手臂对抗机械战车的战斗场面等。通过场景的复刻和对押井守美学风格的继承,真人版《攻壳机动队》成功地打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未来科幻世界,就视觉效果而言,相比95版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影片的成功和超越也仅止于此。顶尖视觉效果的包装下,是对精神内核的回避,甚至,和95版对比,看起来就像在讲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原版动画中少佐的迷茫与虚无感来自于“我是什么”,是哲学意义上对于“自我”概念存在的怀疑。 躯壳的高度义体化,神经由电子元件代替,记忆被看作DNA的自我储存,人与非人的界限在科学高度发达的时代背景下显得异常模糊。而傀儡师正站在这条模糊的界限上,它自称“诞生于信息海洋的生命体”,道出了“科学无法准确定义生命”的哲学难题。 而少佐在见过傀儡师后曾讲过这样一段话: 大概所有的全身义体人都有我一样的疑惑 也许我很早以前就死了 现在的我只是由义体和电子脑构成的虚拟人格 也许真实的“我”从来就不曾真正存在过 没有人能真正看到自己的大脑 我相信我的存在也只是由周围的状况作出的相应判断而已 如果电子脑能够产生自己的ghost或潜藏着ghost 让我们相信自己存在的基础,又是什么呢 当一段程序能够自我储存,能够根据环境调试自身作出相应反应,该如何判定它与生命的区别?而当生命与程序无法准确区分,自由意志的存在受到怀疑,人类对于“自我”的定义也将变得虚无。少佐作为全身义体人的迷茫与追寻是每一个人类对自我存在的探讨与深思,整部影片也因此而达到了哲学意义上的高度。 而真人版《攻壳机动队》所思考的问题却是“我是谁”,是对于社会身份的寻找。 真人版影片中的少佐同样是义体人,但不同的是她的记忆清晰地告诉她她遇难者的身份,从而使她将打击恐怖分子看作自己的使命。随着故事发展,久世和不断出现的幻觉让她意识到脑海中记忆的虚假,从而开始追寻真正的自我来源:“我知道我有过去,我会弄清楚我是谁。” 她的困惑来自于人世间的权谋斗争,来自于无法准确定位自己的社会身份的迷茫不安。对欧莱博士说:“我是你的试验品”时的痛苦,来自于自我社会存在被否定,而义体人的设定更多作用在于让她的真实身份扑朔迷离而非陷入哲学难题。 两版影片虽然在画面、情节上大致相似,但被巧妙回避的那些哲学迷思才是原版动画的骨架,抽去这些,一个具有哲学意义的伟大叙述便被异化为好莱坞大片向来擅长的反抗者套路。 正如二者虽然都有少佐潜水的故事情节,但原版动画中少佐上船后的那段话才是这段深水沉思的关键: “正如有林林总总,部分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人。 而其中每一个部分都有千差万别,才得以构成迥然不同之人。 异于他人的面容,下意识里的声调, 梦醒时所见的手掌,儿时的记忆,未来的命运, 以及我的电子脑以及所触及的信息海洋。 所有的这一切,孕育了我。 个人意识的升华,使我意识到自我的存在。 同时也将我限定在自我之中。” 这段话在原版动画不仅回答了少佐的迷思,同时也直接引向了结局:少佐与傀儡师合二为一,成为科学无法定义的存在:“我该去哪儿?网络无限广阔。”这代表着少佐打破了被限定的自我,与广阔的万物融为一体。 而真人版影片中则砍去了这段独白,抽掉了那根最关键的骨。真人版影片结局少佐的台词是:“是我们的行为定义了我们自身。”这代表了少佐留在公安九课的决定,回答了少佐对自我身份认同缺乏所带来的不安的同时,也将全片定格在社会权谋的框架中。 不同的精神内核塑造了完全不同的故事主线。 原版动画中少佐不断对既有观念发出质疑,站在生命的边缘,始终追问着哲学自我的存在。傀儡师和巴特,分别代表着科学无法定义的新生命和传统的人类生命观念。 真人版影片中少佐寻找的是自己被虚假记忆所掩盖的真实身份。久世英雄和巴特,分别代表着受压迫的反抗者和正义战士。 无论是导演的有心回避还是商业规则运转的结果,就像在故事情节中将难以界定的傀儡师替换为单纯作为受压迫者的久世英雄一样,选择了更加容易表达的主题的同时,让《攻壳机动队》成为经典的精神内核也悄然隐没。 形式即内容,故事与内核总是水乳交融,相似的画面与情节之下,两版影片从一开始就走在不同的路上。 即便抛开原版动画不谈,仅仅将真人版《攻壳机动队》作为一部独立影片来看,其情节逻辑依然有着不可忽视的缺陷。 首先,公安九课作为一个隶属于政府、掌握义体人来打击特殊犯罪活动的暴力部门,在影片中的存在感不仅被极度弱化,而且显得立场不明。前半部强有力的行动彰显着其拥有的强大暴力,但其对于内部成员的身份来源竟似乎一无所知,这种一无所知也使得首领荒卷在知晓真相的转变如此轻易——甚至显得浅薄无知。 其次,欧莱博士的性格设定与身份设定也似乎有所落差。作为一个不惜用大量人脑做实验,在久世仍然存活时因不符合继续实验要求就抛弃他的科研博士,她的残忍无情不言自明。但影片展现出来的却是和蔼可亲甚至有些纯真的正面形象,不仅在少佐忽然出现在她的居所时无比慌张,轻易地说出实验的残酷,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反抗上级命令放少佐逃走并因此被枪杀。前后行为的差异破碎了这个人物形象,显得无比违和。 而影片主角少佐,作为一个失去真实身份和记忆的受害者形象,个人情感最大起伏应当是在知晓自己被欺骗而一直在追杀曾经的伙伴时,但很可惜影片并为对此进行深入刻画——激烈的战斗场面很快将这一情绪爆点覆盖。而战斗过后,少佐毫无迟疑地拒绝了久世的邀请,选择重归公安九课继续打击犯罪,这完全不符合一个一直追寻身份真相的人的选择——这是一个好莱坞式正义英雄的选择。 这部影片最终将少佐塑造成了好莱坞一贯擅长的超级英雄形象,从而完全与原版动画分道扬镳。 真人版《功课机动队》相对于原版动画无疑相似的只是那层“壳”罢了,画面的复刻和美学风格的继承并不代表二者故事或主题的统一。孰优孰劣,见仁见智,但对于我而言,真人版影片无疑是失败的——它用一个正义英雄形象的反抗者故事瓦解原版庞大的世界观和深刻的哲学追思,而后者的高度,前者永远难以企及。 但愿下一次改编,是超越而不是倒退。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攻壳机动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攻壳机动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