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爱”与“倾听”的故事

桃桃白
2018-01-28 22:17:1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Kate患有白血病,而她的妈妈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把她留在世上,这是一切矛盾的起源。
       由于消防员爸爸忙于工作,很少在家,妈妈辞去了自己的律师工作,全心全意照顾Kate。家里的重心全都放在了Kate身上:为了延续Kate的生命,他们通过试管婴儿,有意“制造”了与Kate抗原配型的小女儿Anna,来向Kate提供延续生命的“必需品”。而家中的儿子Jesse有语言障碍,父母也无暇顾及,Jesse小时候被送去了特殊教育学校,一直没有在家中受到应有的重视。
       
       然而,病痛的长久折磨,加之同病相怜的男友的去世,让Kate早已对生命失去了热情。在妈妈执意让妹妹Anna捐出肾脏,帮助Kate延续生命时,一心求死的Kate,说服妹妹Anna向法庭提出诉讼,指控妈妈滥用权力,随意使用Anna的身体。
      这场官司打赢了,妈妈“屈服”了,最终尊重Kate的意愿,接纳了Kate的死亡。

       在这场控诉的背后,是一个关于“倾听”的故事。
      






...
显示全文
Kate患有白血病,而她的妈妈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把她留在世上,这是一切矛盾的起源。
       由于消防员爸爸忙于工作,很少在家,妈妈辞去了自己的律师工作,全心全意照顾Kate。家里的重心全都放在了Kate身上:为了延续Kate的生命,他们通过试管婴儿,有意“制造”了与Kate抗原配型的小女儿Anna,来向Kate提供延续生命的“必需品”。而家中的儿子Jesse有语言障碍,父母也无暇顾及,Jesse小时候被送去了特殊教育学校,一直没有在家中受到应有的重视。
       
       然而,病痛的长久折磨,加之同病相怜的男友的去世,让Kate早已对生命失去了热情。在妈妈执意让妹妹Anna捐出肾脏,帮助Kate延续生命时,一心求死的Kate,说服妹妹Anna向法庭提出诉讼,指控妈妈滥用权力,随意使用Anna的身体。
      这场官司打赢了,妈妈“屈服”了,最终尊重Kate的意愿,接纳了Kate的死亡。

       在这场控诉的背后,是一个关于“倾听”的故事。
       “独裁者”妈妈坚持要延续Anna的生命。这份执着让她听不得任何人劝她放弃,比如姨妈哈莉的劝诫,比如安娜在饭桌上的辩解,而哥哥Jesse的言语障碍,也许是他被剥夺话语权最直接的表现。

      这个家庭究竟在哪里才能展开平等的交流?孩子的话在什么情况下才能被倾听?这场最终的对话,发生在法庭上:为了让妈妈“倾听”孩子的声音,需要第三者的介入,需要一个理解孩子们在经受什么的法庭——法官刚刚从失去女儿的痛苦中走出来,她知道死亡带给人们的恐惧;而律师则饱受癫痫的折磨,经受着身体不受控制的痛苦,这些都让他深深理解Anna的感受。
       
       这同样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妈妈的爱太自私了,其他家庭成员都在迁就她。正是在这种“霸权”下,一家人尽管看上去温情满满,在疾病的乌云笼罩下,仍然齐心合力的应对困难,但事实却是,领航的“船长”几乎把每一个人都拖垮了:Kate无法自主选择死亡,Anna被“计划”着出生在世上,就算这一切的最终目的,都是妈妈对Kate执着的“守护”,但这份守护实在太沉重了,这份自私爱是种掠夺。

      P.S.当然,感受更深的另一点应该是,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别人的附属品,也不是为别人而生。
             希望每个或多或少被“控制”的人,都能像法庭上的Anna一样,勇敢说出来:“如果这是我的身体,我有权利做决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姐姐的守护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姐姐的守护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