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车谋杀案:一场赎罪和复仇的饕餮盛宴

雪影蓝枫
2018-01-28 18:43:4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列车出发,站台旁、楼台上的人群不断地在挥手摇帽示意着告别,车头上升起的滚滚浓烟划出一条灰白色的轨迹也像人们昭示着旅程的开始。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电影的主角,赫尔克里•波洛先生,他是一名侦探,特喜欢这种性格的人物,有自己的行事标准和交往原则,待人遇事通透人心见微知著、说话直言不讳却又一针见血。 波洛先生极为对称的两撇胡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透出一股滑稽但又不失优雅,要求出现在眼前的事物尽可能达到完美的平衡,但又不会苛刻到极端的地步,换句话说就是改变能够改变的,不能改变的也能将就着妥协,一只脚不幸踩上了粪便,另一只脚也别想着能够幸免于难;实在找不出两颗完美对称的鸡蛋,无妨,眨眨眼也就算过去了。 波洛先生的另外一面是多情和孤独的,陪伴波洛的除了能让他找到乐趣的狄更斯的小说外,还有那念念不忘,在口里直称亲爱的凯瑟琳的照片,尽管波洛还有布克这样的朋友,但也只是平常的交际所需,也许是看上布克不因其名声赞誉而特意与其交往这一点。 列车经过山谷时因雪崩而脱轨致使其无法向前驶进只能等待救援队伍的到来,第二天早上四号车厢的雷切特先生被发现死在自己的车厢里,身上被残忍地捅了十二刀。而这位由约翰•尼德普扮

...
显示全文

列车出发,站台旁、楼台上的人群不断地在挥手摇帽示意着告别,车头上升起的滚滚浓烟划出一条灰白色的轨迹也像人们昭示着旅程的开始。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电影的主角,赫尔克里•波洛先生,他是一名侦探,特喜欢这种性格的人物,有自己的行事标准和交往原则,待人遇事通透人心见微知著、说话直言不讳却又一针见血。 波洛先生极为对称的两撇胡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透出一股滑稽但又不失优雅,要求出现在眼前的事物尽可能达到完美的平衡,但又不会苛刻到极端的地步,换句话说就是改变能够改变的,不能改变的也能将就着妥协,一只脚不幸踩上了粪便,另一只脚也别想着能够幸免于难;实在找不出两颗完美对称的鸡蛋,无妨,眨眨眼也就算过去了。 波洛先生的另外一面是多情和孤独的,陪伴波洛的除了能让他找到乐趣的狄更斯的小说外,还有那念念不忘,在口里直称亲爱的凯瑟琳的照片,尽管波洛还有布克这样的朋友,但也只是平常的交际所需,也许是看上布克不因其名声赞誉而特意与其交往这一点。 列车经过山谷时因雪崩而脱轨致使其无法向前驶进只能等待救援队伍的到来,第二天早上四号车厢的雷切特先生被发现死在自己的车厢里,身上被残忍地捅了十二刀。而这位由约翰•尼德普扮演的雷切特在昨天进餐时还出高价寻求过波洛的庇护,缘由是其近期一直受到恐吓信并认为有人将要加害于他。 记得《白夜追凶》里关宏峰跟周舒桐说过的一句话,意思大概是一个人在从事活动时总是避免不了跟周围的环境进行物质的交换。对于某些人来说,平常人觉察不到的细微痕迹在他眼里会放大变得特别显著。赫尔克里•波洛就是擅长此技能的一位侦探。 雷切特的车厢里留下了不少的证据,如果像以往的情况,破解这样的案件对波洛来说应该是一件轻车驾熟的事情,但在常规的案件调查询问过程中,每位乘客的言辞让波洛先生对该案件产生了很大的困惑。 当波洛从穷追不舍的推敲和询问所获得的细节内容中挖出很多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隐蔽关系时,罪犯碍于恐慌、心虚的心理常常按捺不住去做一些弥补措施,而这些补偿恰恰就露出了更多的马脚,渐渐地真相也就水落石出了。 让波洛和布克感到惊奇不已和不愿意承认的是,这不是一个人在作案。 这更像是一场充满救赎和复仇味道的饕餮盛宴,职业身份为演员的哈伯德夫人亲手烧制了这桌菜肴,不同背景的人纷纷从各地赶来相聚于东方快车在此班次开出的此节车厢,亟不可待地等候这场仪式的举行。 如果不是一位名为哈里斯的乘客的缺席,赫尔克里•波洛,这位享誉全国的侦探也不会有幸地在这节车厢上占一席之位,最终这桩积蓄已久地案件在媒体的报道中也将会变成一桩普通的黑帮复仇案件。 雷切特并不是受害人的真实身份,原名为卡萨帝的他曾经绑架小孩拿到赎金后仍撕票杀人,造成当时震惊世界的惨绝人寰的阿姆斯特朗杀人案,五条人命在这件案件中消损失去。 雷切特的身上的十二刀深浅不一,每一刀竟然都出自不同人之手,而每一个人都与阿姆斯特朗杀害案有着紧密的关联: 在案发现场因喝醉酒无力阻止的女佣,同为律师的父亲因公众的施压而被迫错判此案件的律师,被冤枉为杀人犯而含恨自杀的女仆的情人和亲属;领受阿姆斯特朗上校捐赠和资助的司机和士兵;受害人小黛西·阿姆斯特朗的家庭教师和尊为公主的教母;失去姐姐而终日活在恐惧中地伯爵夫人;痛失女儿和外孙女的本有着大好前程的女演员等。 列车开启的同时,一场精心策划已久的戏在波洛的眼皮底下也随之上演了。为了完成这场仪式,警察可以离职掩饰为教授和侦探,律师可以忍辱负重成为恶人的秘书,而厨子也成为了战战兢兢的女仆。改名换姓以另一种身份行事,改头换面从嘴中说出的话谎言连篇,不管怎样的的身份在列车戛然而止的那刻,无一幸免地都成为了刽子手。 咬牙切齿的狰狞表情在刀起手落中煽动着周边的空气,积压已久的激愤苦闷被溅起的鲜红热血淋得服服帖帖,事成之后的畅快淋漓带着一点胆战心惊,苦心积虑多年的计划终究还是实现了,善恶到头终有报,如果上天不幸没看见,那么活在世俗的人不妨替天行道去维护秩序。 波洛先生信奉的非对即错真理在这场盛宴的终结中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不得不在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之间拷问自己?在因在车厢走廊的一阵捶胸顿足中足以看出波洛内心的无比挣扎,但他最终还是不能幸免地被现实所击败、妥协。就像他在就餐时对雷切特所说的话,我也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请别把枪口对着我,这话这里显得意味深长。他已经看着十几条生命被扭曲、破碎、终结直至犯下罪行,他再也无力也不忍心亲手将这十二个人送上绞刑台。 什么是事实什么是正义?良知又在何处?什么又是波洛所追求的平衡感?波洛先生一直相信人是理性和文明的,但当亲眼看到人性的破碎和阴暗在现实中袒露无遗时,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和审视一切。 这让我想起了东野圭吾写的《湖畔杀人》。每个家长都很清楚几个小孩当中肯定有人杀了人,但都惧怕去深究事情的真相,惧怕去揪出真正的凶手,谁也承受不起当发现自家的小孩是凶手时的痛彻心扉,不分对错只看重利弊的大人最终达成的共识——同心协力毁尸灭迹,编造口供,而对谁是真正的凶手闭口不谈。 人在根本上是自私的,不管做什么事情不是为了维护自己就是为了维护他人,那些随处可见的所谓的举手之劳只是没让受托人付出足够的代价,这些稍微的付出还不足以触碰到他或她切身的利益,否则也不会甘愿允诺去帮助他人;那些备受赞誉的无私奉献之人,他们或许是不在乎物质和财富所给自己带来的慰藉,而是通过获取无形的精神回馈如尊重、认同等以此满足自身内心的平衡和宁静。 那十二位凶手之所以能够“共谋大事”,都是受内心深处的痛苦和挣扎所驱动罢了。为了摆脱那挥之不去的困扰和悲痛,为了寻找内心的平衡感,他们走到一起的。有些是因痛失亲人纯粹的复仇,有些是出于对馈赠的报恩,而有些是为了弥补犯下的愚蠢过错。在这之前,他们的生命是残缺不完整的,而这之后,也不一定就未能够彻底解脱,但正如波洛所说的,希望他们就此重生,从此获得安宁。 在生活的面前,人类是如此的脆弱和渺小,我们对眼前生活得理解远远还不够,当你发现你信奉的都是错的,你所追求的是毫无意义的,这是最能够摧毁人的。人不同于其他物种,人不仅满足与三餐饱腹,还需要去追求内心的平衡,尽管往往造成了这个世界的不平衡。 泯灭人性的卡萨帝也是走在追寻自己内心平衡感的路上,社会上存在这种人是不幸的,因为这种人存活在世上在追求他所信奉的东西时,总是不可避免地给他人带来极大的伤害。 我们需要为这个社会创造真正的价值,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这需要每个人都付出自己的努力,无所谓力量的大小,都能或多或少地推动这世界运行在尽可能正确地轨道上。 本文同步更新于微信公众号:物役记(materialchains)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