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银翼杀手 8.2分

悲伤的银翼杀手

哲空空
2018-01-28 12:30:45


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看面相,就是个杀手。

老爷子披头散发,胡子拉碴,嘴巴两侧褶皱隆起,像条沙皮狗,一生得意与失意,似乎全堆在眼角,目光因浑浊而复杂,愤怒掺杂悲悯,疲惫却又不屈。

导演有两种,一种是洒水的,一种是钻井的。

洒水的导演,雨过地皮湿,仿佛小狗撒尿,气味蒸发后,无声无臭,若无自知之明,才华之源业已枯干,还要生泼硬洒,洒水就变成洒狗血。钻井的导演,胸有丘壑,出手必重,凭着技艺的利器,仰仗思想的深度,一口井打下来,水流涓涓,涌泉不断,数十载过去,后辈同行,仍能受其庇荫。

雷德利·斯科特的最大成就,是打了两口井,一口井是“异形”,另一口井是“银翼杀手”。

异形系列电影,仿佛天才导演的黄埔军校,由“校长”雷德利首创,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让-皮埃尔·热内都曾在这个系列中一展身手。银翼杀手则属于慢热型,该片1982年问世,三十多年后,才有了续集《银翼杀手2049》。



电影是幻象,寄生于大小荧幕之上,人类看电影,其实是看自己。

两部《银翼杀手》,虽是未来故事,素材却尽在历史。

电影中,复制人被当作奴隶,开发外星殖民地。这个幻



















...
显示全文


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看面相,就是个杀手。

老爷子披头散发,胡子拉碴,嘴巴两侧褶皱隆起,像条沙皮狗,一生得意与失意,似乎全堆在眼角,目光因浑浊而复杂,愤怒掺杂悲悯,疲惫却又不屈。

导演有两种,一种是洒水的,一种是钻井的。

洒水的导演,雨过地皮湿,仿佛小狗撒尿,气味蒸发后,无声无臭,若无自知之明,才华之源业已枯干,还要生泼硬洒,洒水就变成洒狗血。钻井的导演,胸有丘壑,出手必重,凭着技艺的利器,仰仗思想的深度,一口井打下来,水流涓涓,涌泉不断,数十载过去,后辈同行,仍能受其庇荫。

雷德利·斯科特的最大成就,是打了两口井,一口井是“异形”,另一口井是“银翼杀手”。

异形系列电影,仿佛天才导演的黄埔军校,由“校长”雷德利首创,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让-皮埃尔·热内都曾在这个系列中一展身手。银翼杀手则属于慢热型,该片1982年问世,三十多年后,才有了续集《银翼杀手2049》。



电影是幻象,寄生于大小荧幕之上,人类看电影,其实是看自己。

两部《银翼杀手》,虽是未来故事,素材却尽在历史。

电影中,复制人被当作奴隶,开发外星殖民地。这个幻象所对应的现实,其实就是历史上的黑奴贸易,复制人对应黑奴,外星殖民地对应美洲新大陆。

本质雷同的事物,经作家和导演之手,披件科幻外衣,一番声光电回炉,老掉牙的旧故事就成了极视听之娱的新经典。赶时髦的科幻粉,张口闭口,蒸汽朋克,赛博朋克。其实,都是文字障罢了。

对《银翼杀手》的解读,已是汗牛充栋。一具虚幻躯壳,陈列于展台之上,四面聚光灯闪烁,诸影评方家,各展绝技,又是计算时间线,又是考据生卒年,云里雾里,煞有介事,不可谓不滑稽。

阴湿华丽的末世布景,折射出人类的颓丧心情,废墟背后,是一张张厌世的脸。雷德利当然是悲观主义的,地球是呆腻了,也没法呆了,而看上去很美的外太空殖民,往往引发灭顶之灾。

在《异形:契约》中,心存侥幸的人类,乘飞船降落在一颗未知行星,星球上有山有水,他们自以为找到了美丽新世界,其实是掉进了异形的老巢,成为被猎杀的目标。

在《银翼杀手》中,旧型号复制人,能力超群,寿命却只有四年,仿佛老子的“揣而锐之,不可长保”。而不断更新的科技,终将打破先贤谶语。新型号复制人,寿命够长,感情细腻,异于人类者几希。

既然与人类雷同,反抗即是本能。外星殖民地兵变后,人类枪口对内,成立特别行动组,专杀复制人,名曰银翼杀手,李白有诗,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吊诡的是,所谓银翼杀手,其实也是复制人。以毒攻毒伎俩,以夷制夷手段,人类的堕落和残忍,原是没有极限。

《银翼杀手》中,复制人罗伊,为延续生命,找到泰瑞尔博士,被告知无药可解,绝望之下,罗伊用双手,抠出了博士的眼珠。《异形:契约》中,机器人大卫,对制造他的科学家说,你是我的父亲,我将侍奉你,但你是人类,你会死,而我不会。听完大卫的陈词,科学家表情颓丧,难受至极。

这两个场景很有意思,人与复制人(机器人),因存活时间不同,攻守之势相异。

复制人抵抗人类,大卫要杀掉父亲,古希腊俄狄浦斯的弑父情结,在幻想的未来中,一再上演。

弑父情结,贯穿《银翼杀手》和《异形》(契约,普罗米修斯)始终,这是二者之同;复制人跟人类区别不大,人类对复制人的感情,轻蔑有之,羡慕有之,同情亦有之,可谓五味杂陈,而异形则是纯粹的他者,对于异形,人类只有恐惧,此为二者之异。



要想鉴别人类与复制人,可进行移情测试。电影里的测试,类似问答游戏,测试者提出问题,然后进行观察,各项指标包括,脸红反应,瞳孔波动,虹膜放大。

看完银翼杀手,我基本确定自己属于人类,看当下影片,回忆从前旧事,也算移情一种。电影里的银翼杀手,狄卡和K,被注入了虚假记忆,晦暗不明,颠倒梦想,反认他乡是故乡。

我想我的回忆,总不是虚假。

喜欢电影里的布景,后工业时代,钢铁森林,灰灰的天,浓浓的雾,昏暗的街道,下不完的雨,车辆穿梭似风驰电掣,霓虹广告如猛兽奇鬼。这些画面,似曾相识,儿时的城市,也曾这般阴雨连绵,三五少年,走过霓虹闪烁的街市,漫画店,游戏厅,快乐不知时日过,转眼就成蹉跎。

第一部里的哈里森福特,算是中规中矩,不如他在《空军一号》里那么劲头十足。复制人瑞秋,扮相有点惊悚,垫肩太夸张,宽得可以走马,看到这位佳人出场,有点恍惚,以为是在看异形。第二部里的K,一脸倒霉相,少了杀手的气场,更像个宅男,只喜欢二次元虚拟女友。

为了造物者(人类)的荣光,杀死过时的同类(复制人),怎能不丧呢?杀手虽有银翼,却飞不到彼岸。

时代变迁,过往岁月已熄灭,尚在此间行走的我们,无谓纠结太多。以今日之自己杀死昨日之自己,早已成了一种惯性。

在下雨天,走出门外,做一个悲伤的银翼杀手。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