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自己要花三百年,这辈子哪够?

老三的日系馆
2018-01-28 11:58: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李诞和许知远在《十三邀》的访谈中,李诞说的一句话我深以为然,他说,忧伤没什么牛逼的,对创作者来说,弄出来作品才是真牛逼。
 
这句话足以点醒目前网上80%的“佛系”、“丧系”青年。有时候我在想,沮丧是不是我们这些人一辈子的底色,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改变,后来,好像有了答案。
 
我们是被文学洗脑的一代,太多的语文老师告诉我们,以哀为美,伟大的文学都是令人忧伤的。于是我们忘记了,哀伤只是目的不是结果,比如李白,他怀才不遇写的诗的确比当官时写得好,但我们可能并不知道的是,他再沮丧,也没耽误他每天喝酒。
 
他写了快乐的诗歌,也写了悲伤的,只是我们都记住了他悲伤的一面,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过怀才不遇。
 
《红楼梦》也以哀为美,林黛玉是最佳代言人,包括宋词元曲小说,被热议的,都是跟失败,怀才不遇有关系。可能文学或者艺术,本身就是失败者说服自己的工具吧?
 
而且整个社会,好像都在歌颂苦难,歌颂怀才不遇。就好像如果一个人顺顺当当,一帆风顺,就不能成功一样。想想,初高中的阅读理解,老师是不是会经常强加说明,让我们根据上下文猜测作者此时的困境。可能正是因为









...
显示全文
李诞和许知远在《十三邀》的访谈中,李诞说的一句话我深以为然,他说,忧伤没什么牛逼的,对创作者来说,弄出来作品才是真牛逼。
 
这句话足以点醒目前网上80%的“佛系”、“丧系”青年。有时候我在想,沮丧是不是我们这些人一辈子的底色,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改变,后来,好像有了答案。
 
我们是被文学洗脑的一代,太多的语文老师告诉我们,以哀为美,伟大的文学都是令人忧伤的。于是我们忘记了,哀伤只是目的不是结果,比如李白,他怀才不遇写的诗的确比当官时写得好,但我们可能并不知道的是,他再沮丧,也没耽误他每天喝酒。
 
他写了快乐的诗歌,也写了悲伤的,只是我们都记住了他悲伤的一面,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过怀才不遇。
 
《红楼梦》也以哀为美,林黛玉是最佳代言人,包括宋词元曲小说,被热议的,都是跟失败,怀才不遇有关系。可能文学或者艺术,本身就是失败者说服自己的工具吧?
 
而且整个社会,好像都在歌颂苦难,歌颂怀才不遇。就好像如果一个人顺顺当当,一帆风顺,就不能成功一样。想想,初高中的阅读理解,老师是不是会经常强加说明,让我们根据上下文猜测作者此时的困境。可能正是因为受着这种教育成长起来,我们才都有这个倾向——以丧为美。
 
论丧,日本人是典范,在日剧里尤其常见。比如樱花,就是沮丧之花,一般形容人在巅峰时刻消失的悲凉。极致美的另一面,就是迅速消散,樱花是两者的结合体。包括切腹,也是樱花的变体,不求永远,只求瞬间绽放。
 
而且最近,日本把“丧”发展的更加极端,直接变成低欲望甚至无欲望。得不到的我干脆说服自己不需要,自我取乐,自我说服。
 
在日本开始“佛”时,我们紧追其后,开始“丧”。
 
我们一出生吃穿不愁,有天生“以哀为美”的底色。加上各种文学和艺术洗脑,我们这代人的心里,就是丧的肥沃土壤。尤其在面对社会复杂以及个人能力不足时,生长最为迅速。
 
其中丧的极致,就是莫名的忧伤,莫名的忧伤最为致命,因为莫以名状,便无法解决。能够给他起个名字的悲伤,都可以排解。
 
沮丧,成了我们一起拒绝成长的温室。在温室里,我们不想工作不求上进,我们自诩,“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我们碌碌无为,毫不成长,我们开口唱“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我们整天在微博上消费娱乐垃圾,用“吃瓜”、“实锤”、“站着别动,我给你买橘子”这些用烂的梗,来掩盖自己的无趣······
 
全民陷入到浅薄。这个其实不新鲜,在我们父母那一代也发生,我们看《平凡的世界》就知道。上一代的人经受的痛苦不比我们少,但他们有念想,所以不管状况如何,他们总能站起来,因为他们灰心丧气,就死,要么饿死,要么冻死,没有时间去忧伤。而现在的我们正因为没有这种担心,所以乐于沮丧,乐于自哀,甚至认为这是牛逼,这是特立独行的个性。
 
我们都是被娱乐给耽误了。说“被”,又有点不负责任,我们主动耽误了。不努力,少欲望,浅薄,活得流于表面······没有严肃文学。
 
正经的东西不看,没能伪装成噱头,段子,娱乐的内容,不看。
瞧,我们年轻,我们的名字叫,不开心。这是当下的现实,我们成了部落,退化成原始人。看着像是都待在一起,但其实已经被分离成为一个个独立的小团体。
 
而李诞,就是一颗炸弹,把我们炸得血肉模糊,同时,让我们彼此连接。以前他写的东西,能看出来他和“丧”系青年没什么两样:对人类悲观,对面前的一切悲观,对自己悲观。但后来他事业成了,这些悲观,反而让他拥有了“倒退是换一个方向前进”的魅力。既然整个人生都已如此无法改变,那就怎么样都行。
 
李诞选择上台,他体会到去做一件挑战自己极限的事,能得到多大的快乐,他开始改变。他猛然意识到,沮丧不牛逼,沮丧还能写出东西来才是牛逼。他被自己的作品拯救。反馈,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他看事情的角度都发生扭转。
 
通过他,我们发现,原来有所成就,和是否悲伤或者是否快乐没有半毛钱关系。作品,不会因为你开心或快乐,就诞生或消失,它能出世,永远只和自己的思考角度、深度,以及表达能力有关。哪怕每天哭的死去活来,但作品烂,行动力差,就依然很弱。痛苦不再是目的,而成为了手段。
 
于是,李诞活开了,我们被他的真诚和戏谑炸得晕头转向,醒来后,我们想法不一样了。
而当我们这些文艺青年意识到这些时,我们就得到了拯救。
 
去做,就会有回应,
有回应,就能意识到自己有多平凡,多一样,也能意识到,我们不一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