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扭转的悲剧

百香果的冬天
2018-01-27 19:34:48
I, Tonya
继The Big Little Lies之后,再一次觉得一个原生家庭对孩子性格的塑造是多么的重要和彻底。不论Tonya的丑闻是真是假,Tonya本身性格的孤僻、对爱和暴力缺乏区分、对于冲动的行为的弱责任感都和他的母亲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此处我并非是在指责Tonya母亲,她们的生活都是一场悲剧。毫无疑问Tonya是一个极富天分的孩子,但是母亲的暴躁、不负责任、抽烟、酗酒都在Tonya的人生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母亲每一次谩骂都激发Tonya内心深处的反抗欲,让她滑的更好,迫使她完成阿克塞尔三周跳,母亲每一次出现在镜头前都烟不离手,长大后的Tonya也在酒精和香烟中寻找归属感和安全感,母亲没有一句话能离开F word,长大后的Tonya也如出一辙,母亲对一切漠不关心,一句What the hell or what ever可以让她对生活中一切不相干的是情感熟视无睹,Tonya也是如此,她不在乎Jeff和朋友之间的密谋,这也间接导致了她被终生禁赛的悲剧。母亲赋予她的一切让她出落成冰场上的新星,也促使她迅速陨落。

养育子女与投资,这是给观众以及每一个父母必须面对的问题,孩子确实是出自父母之体,但是父母能否给予孩子空间,让他们成长为人格健全的独立个体,而父母又是否愿意放手,有勇气接受孩子做出的所有选择?Tonya的母亲做不到,孩子是她生活的意义,也是她成功的体现。她已经无法改变自己失败的婚姻,作为服务员的工作,但是Tonya是一张白纸,是她的未来,她可以让她滑冰,在冰场上旋转跳跃,即使生理需求也能够克服,因为成绩和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Tonya是童年生活完全按照母亲的要求,按部就班,就连约会也有母亲在一旁监督。她一直是一个孩子,即使她搬出母亲的房子在外面另谋生路,即使她成婚在全国巡回比赛,她都没有能力调整自己的心态,让自己成为一支军队为自己招兵买马,她需要在外界寻找刺激和鞭策。因此她从不能真正摆脱劣迹满满的母亲和暴力易怒的丈夫。

夫妻,Tonya和Jeff,和Celeste与Perry的关系如出一辙,Tonya和Celeste都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虽然她们也会反抗,但是她们不是主动出击的一方,也是受伤最重的一方。曾经,人们试图否定家庭暴力的存在,因为这是家庭之间的事情,它是属于夫妻的个人隐私,而且这种暴力微妙地联系着夫妻双发,床头打架床尾和。不可否认,这是一种极其变态的关系,夫妻双方没有缓和矛盾的机制,双方都不曾正面魂萦关系中的裂痕,试图用性和爱来掩盖病态的依存关系。也许Celeste意识到问题的存在和严重性,但是Tonya则不同。她的原生家庭就与暴力和权威息息相关,她已经习惯扮演一个仰望和服从的角色,她将爱与暴力混为一谈,她厌恶暴力,但是同样享受暴力过后伴侣的安慰、爱抚和同情。

Tonya宁愿去坐牢,也不愿意接受禁赛的判决。Tonya虽然是万众瞩目的明星,但是除了一双冰鞋、一片冰场,她一无所有。滑冰既是她的职业,也是她的全部生活。3岁起,她就必须接受艰苦的滑冰课程,在冰场上摸爬滚打,在冰场上尝试更多的旋转和腾跃。她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如果被剥夺了滑冰的权力,她不再是新闻纸上的明星,她如草芥,必须在服务行业中艰难谋生。在冰场上她只需要展示她生命之中最闪耀的时刻,画最美的妆容,穿最美丽的裙子,她的动作也许不是最完美的,但是这呈现了她所能及的极致生活。在生活之中,她必须要与茶米油盐打交道,精打细算维持生计,她必须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但是她从小到大,她的生活只有滑冰,没有了滑冰的机会,何谈生活?

Tonya虽然做出了完美的动作,尝试她人所不能及的难度,呈现出最完美的表演,但是她依然与第一名失之交臂,原因在于她的邋遢、她的贫穷、她的粗鲁,无法满足人们对冠军形象的设定。花样滑冰从来都不仅仅是花样滑冰,它拼的运动员全方位的资本:脸蛋儿、身材、家庭、性格、举止、品味。作为公众人物,她们永远都不仅仅是她们自己。就像在网球届,费德勒、纳达尔就是完美的形象,帅气、风趣、幽默、持之以恒,在事业之外为人谦逊、热衷慈善、有一个和谐的家庭,鲜有绯闻。而人们会可以排斥克耶高斯不羁的性格,和好莱坞式的夜店生活。电影不在于为Tonya洗白,也无人知晓故事的真实面目,电影只是想向观众讲述一个悲剧故事,他的悲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过程。Tonya成长之中的每一步都将她引向更绝望的深渊,而这深渊被幻想掩藏的太美好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花样女王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花样女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