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 象牙塔 8.2分

大学为什么仍然存在?我为什么要充一个为期四年的视频网站的会员?

lanying
2018-01-27 16:45:57

这个片子讨论的东西都很真诚,但是唯独没有正面去讨论这个问题,大学为什么仍然存在。在它讨论辍学,MOOC,社区学校的时候,险些再迈进一步就能去谈这个关键问题了。但是没有。这就是我觉得它懦弱的地方。

标题是一个比喻,或者类比,如果你发现的话。其实没必要把后半句写上。但是如果只写前半句,显然有点标题党的意味,而且恐怕这语气也有点太自不量力了。

这个比喻是有来源的。之前bilibili和东京电视台的事情在前者的网站上引起广泛讨论。当时我恰好偶然间写了一条评论。我说,我一般从不充会员,而只会去购买单个的商品,因为人对自己的胃口总是会形成过于乐观的估计,更何况又不是充了会员,想看的东西就都能看了。

我觉得大学就是一个视频网站。当然显然,大家不会误会我说大学提供的课程都是视频课程。我是说这种一旦成为会员就能够享受一系列服务的性质。但大学显然还有更让人讨厌的地方,比如说它是排他的,我如果有钱,这四五个视频网站我都可以充个会员,但大学只能选择一个,而且你需要充一个为期四年的会员。而且,这是最可恶的,它是个套餐,套餐的意思是,出于膳食均衡的原则,这里面总有你不爱吃但是必须吃的东西。而且,又不是说你爱

...
显示全文

这个片子讨论的东西都很真诚,但是唯独没有正面去讨论这个问题,大学为什么仍然存在。在它讨论辍学,MOOC,社区学校的时候,险些再迈进一步就能去谈这个关键问题了。但是没有。这就是我觉得它懦弱的地方。

标题是一个比喻,或者类比,如果你发现的话。其实没必要把后半句写上。但是如果只写前半句,显然有点标题党的意味,而且恐怕这语气也有点太自不量力了。

这个比喻是有来源的。之前bilibili和东京电视台的事情在前者的网站上引起广泛讨论。当时我恰好偶然间写了一条评论。我说,我一般从不充会员,而只会去购买单个的商品,因为人对自己的胃口总是会形成过于乐观的估计,更何况又不是充了会员,想看的东西就都能看了。

我觉得大学就是一个视频网站。当然显然,大家不会误会我说大学提供的课程都是视频课程。我是说这种一旦成为会员就能够享受一系列服务的性质。但大学显然还有更让人讨厌的地方,比如说它是排他的,我如果有钱,这四五个视频网站我都可以充个会员,但大学只能选择一个,而且你需要充一个为期四年的会员。而且,这是最可恶的,它是个套餐,套餐的意思是,出于膳食均衡的原则,这里面总有你不爱吃但是必须吃的东西。而且,又不是说你爱吃的东西,一定能够吃到。还有更可恶的,你购买一项服务,大不了你不喜欢了不想要了,就当是钱白花了,无所谓。但是如果你充了四年的大学会员,抱歉,你不能退出。辍学的话,完全可以,但是你回不来了。

仍然拿视频网站做比喻,大概这四五个视频网站本身,可能80%的内容是完全重叠的。热门电视剧,热门电影。充会员的好处是,它提供了一大堆东西,无论你是否需要,但是它一定是过于实惠的。然而会员这种制度糟糕的地方在于,它是有有效期限的。可是购买单个商品就不是这样。一经购买,它永远是你的。尤其比如说电子书阅读网站,很多时候你及时买了一本书,过了不久因为某个原因这个书下架了,可是你仍然已经拥有它了,仍然可以随时阅读它。

事实上,人们对于自己的需求从来不会有什么清晰的感知。你仔细想想,有非看不可的电影吗?大概,有那么三部五部吧。大多数的,还不是因为大家都在看,我觉得看看也无妨。所以,首先你对商品本身就没有那么明晰的需求。其次,对这个商品的提供方,你其实是基本上没有要求的。这方面或许bilibili确实做的出色,因为其他视频网站的弹幕文化建设得还没有这样让人充满归属感。

所以,只要为单个的商品花钱就足够了。而且大多数的东西,无所谓是这个还是那个,你只是需要它填充生活的空隙而已了。

比如说你想学日语,完全可以去日语培训学校去学,或者在网络上购买视频课程。除非你是日语本科生,否则这东西在培训班里学,和在大学里的公选课上学,没有本质的区别。反正,通行的教材无非是那几种。

大学本身,没有特殊性的,也没有归属感。并没有。高等数学的课程,比如说,在不同学校间课堂上的差异,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学校内不同老师讲课风格的差异之大。事实上,你只是需要去上这门课而已,你不必非要去上某大学的这门课。

大学里面的课程,服务,设施,商品,这些全都有存在的必要性。但唯独大学是没有必要存在的。而且,比如说我个人的体验,我读大学的时候喜欢待在图书馆里,后来毕业了注销了校园卡,只能去市图书馆,市图书馆规模还稍微小一点,但是在小说阅览室那里,我常看到许多人在书架旁的木地板上席地而坐读小说,这场面是我在学校图书馆里从来不曾看到过的。大学,好像唯独缺少了这种纯粹感。因为它是个套餐,因为它不同的方面互相侵扰。因为显然,做作业或者复习考试的同学才是图书馆的常客。

所以,其实事情本来可以更简单,而且为什么它不去按照那种更简单的方式运作呢?我上学的时候,有一个学期选课的时候下手慢了,结果体育课没有什么可选的,于是选了个游泳高级。结果我根本没学过游泳。后来去了教务处,老师把课程改成了乒乓球。然后,自此我好像对游泳有着奇怪的迷恋,结果下学期就选了游泳初级。

这就是那个更简单的运作方式。无论是什么类别,如果它没有门槛,如乒乓球课程,你可以直接去购买,然后上课,然后通过期末考试,完成一个完整周期。如果它有门槛,比如游泳高级,首先是入学考试或者水平测试,通过了,允许购买课程,然后上课,然后通过期末考试,完成一个完整周期。

我之前跟网上一个日语老师学日语,有一次他直播讲课的时候,看到大家都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很生气地说,他以后再开设课程,首先讲一个星期,然后进行一次考试,考试通过了才可以跟着他学,否则就算有钱赚,他也不去讲。这种,算是阶段性考试。或者学习能力考试,也不错。就像电子书购买之前可以试读是一个道理。可是我不大明白,为什么电子书试读通常可以读1/3部分,但是电影只能试观看五六分钟。事实上,一本书如果能读到1/3,也差不多就有毅力有能力读完了。但大多数的书读不到1/3就读不动了。

所以,这是我的一个设想。大学是不必要的。因为它太臃肿了,而且把一些跟它的初心无关的东西放在了一个更高更有权力的位置。我觉得,在未来,所有大学内的设施是存在的,教育资源之类的,而且最好能够做到去中心化。比如高等数学这种基础课程可以更容易地获得,类似于影片当中社区大学这样的性质。

然后,更重要的,为所有的学习者提供一个咨询人,或者指导者。比如说你想学习某一样东西,这个人可以对你目前的状态进行评估,然后告诉你,在你达到去学习这样东西的标准之前,你需要学习多少预备课程。然后,你只要分别去购买相应的课程就好了。你可以花三个月时间把预备课程学完,也可以花两年,随你的意思。

所以,既然这样,就不如把这样的评价体系做得更精细一些,甚至这样的咨询人或者指导者的角色都完全可以让某个程序来完成。就像,有试穿功能的那种购物网站的程序一样。

这样最好。

没有人规定你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没有人规定你应该怎么怎么全面发展。你只需要发展你想发展的方面就好了。

绝大多数的东西都是可以被替代的。高等数学的课程,在哪间教室里去学,还不是一样。但是如果你想要做什么,高等数学是预备课程,你总归还是要学它的。

如果这种自助的体系建设得好的话,无论哪一个细微的方面,都有一步一步的台阶提供给你。这最好。随你的意思。从入门到……到你觉得够用为止。

人何苦成为教育的傀儡呢。

再补充一点,别跟我讲什么校史校训,杰出校友,对母校的归属感,大学之精神,教育之本质。这东西不光冠冕堂皇,而且本身就是恶质的。我确实在大学阶段遇到过好几个每当我想起来都会非常感动非常敬佩的好老师,但这个跟大学本身没有关系,那些老师是好的,他们在别的什么地方仍然是这样好的。但是我也遇到许多不好的老师,不好的老师各有各的不好。既然说到这个了,把好老师和坏老师打包在一起一同呈现给我,让我没得选,这本身就很暴力,而且这责任就在大学本身啊。这算是捆绑销售吧。

至于不要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类漂亮话,也不看看是谁掏学费,谁领工资。

相比之下,这个电影就实在多了。里面好多学校历史都有几百年了,人家也没强调这些有的没的。

我就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让我想起来就伤心一阵子。我毕业之后曾经回到过母校一次,母校总是老样子。忙碌,年轻,欣欣向荣。结果进不去图书馆。据说是要带着有关证件到某个专门的银行办理校友纪念卡才行,大概是银行卡或者信用卡的性质,好像还得有在本地工作的相关证明。反正我在校友纪念网站上看挺复杂的。像是一般的图书馆,用身份证就可以办理读者证了,而且除非外借,否则是不产生费用的。

但是没办法,学校里的资源总是尽最大可能向在校师生倾斜。你的四年会员过期了,你就再也不是会员了。你什么都不是。

大四下学期开始长智齿,去校医院看病,牙医说你这个智齿位置刁钻,恐怕要有经验的老医生才能拔,我把他的电话给你,他每个星期只上几次班,你要提前预约。趁早决定吧。一旦毕业了,就享受不到医保待遇了。

结果我没拔智齿。现在我四颗智齿都长全了。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突然间变得伤感了。果然归属感这种东西再没有还是有的。人都是好人,回忆都是好的回忆。唯独,我的母校估计不曾记得有我这种无能的学生。何苦要有大学这种白白浪费人情感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象牙塔的更多影评

推荐象牙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