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7.2分

子宫屋——《黄金时代》影评

宫流羽
2018-01-27 15:34:58
儿时就开始思考男人跟女人的区别,为什么哥哥总能出去玩,我却必须待在家里一整天,打扫卫生,学着洗衣做饭。妈妈说,因为你是女孩子。那时我还不甚理解,却也反问道:“为什么女孩子就一定要做这些?那我不想当女孩子了,我要当男孩!”然后被语塞的母亲怒打了一顿,听话了,以后便再也不问这种话了。慢慢长大后,潜意识里居然开始有了女性自觉,大约是看的书多了。阿尔都塞说:“在生活中,我们不能主宰自己,甚至我们的想象也不是我们的。”我想,大约是社会意识形态在潜意识告诉我怎么才是一个好女人,为了达到这个标准,我必须不断调整自己,使之越来越具有女性气质,如温柔、依赖、被动、爱干净、勤劳、细腻、等等。当我努力学习了并拥有了这些气质后,我终于为自己是个女人而骄傲。然而杰梅因·格里尔凶残而又直接的给我下了定义,其实我只是“被阉割了的人”也就是“女太监”,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女性三观,轰然崩塌。或许,我内心从未真正相信社会学定义的女性,就如同看《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怎么也想不通松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黄金时代》也是如此,我试图为萧红找出种种命运转折点,其实她的一生可以不用过得如此。

一、 朦胧的反抗意识
弗吉尼亚·伍尔芙说过:“一个女人如果想要写小说,她就必须要有钱和自己的一间屋。”[ 弗吉尼亚·伍尔芙著《一间自己的房间》,王义国译,辽宁教育出版社,2010年]如果一个女人要写小说的话,她就必须有钱和自己的一间屋。然而萧红这个女人,既没有钱,也没有屋,她要写小说,就只能依赖男人,用什么做代价呢?就用自己的身体,一个温暖的子宫来做屋子,收容男人的物什,顺便挣得租金,于是屋子跟钱都有了,就可以继续写小说了。
 萧红无疑是幸运的,生于那个大时代,各种解放运动蓬勃升起。而她又是不幸的,乱世中虽出英雄,然没有极强的社会认知跟自我认知,这种解放,最终只能把自己绕进去。萧红是极具反抗意识的,从影片开始反抗家中包办婚姻,离家出走就可看出,萧红的一生都是在反抗,至于反抗些什么,恐怕她自身也不甚清楚,硬要给她反抗包办婚姻,离家出走这件事寻求一个科学的解释,那便是第一次试图反抗现有的社会构架下,女性对父权夫权的反抗。然而最终还是落魄归家。萧红是文艺青年,爱折腾,不妥协,于是很快又再次出逃。然而没有经济来源的她,又去投靠了她背叛过的未婚夫汪恩甲,跟他在小旅馆整日缠绵。一次次的妥协,又一次次的挣扎。很多人都不解萧红,大概这是一种原因吧,她身上有这种矛盾的气质。时代,饥饿,贫穷,愚昧的封建传统,专制的男权社会,虽然不可否认因为这些外部原因,萧红的人生过得艰难不堪,但更为重要的是,她从没有坚定的自我意志。一直在呼吁女性解放,自我解放,却总是在同一个坑跌倒,这是因为她反抗的正是她所依存的东西。著名的存在主义作家,女权运动的创始人之一,西蒙娜·德·波伏娃在《第二性》里这样说道:“她们散居在男人中间,由于居住,家务和经济条件及社会地位等原因,而紧紧依附于某个男人——父亲或丈夫,其程度甚至大于对其他女人的依附。”[ 西蒙娜·德·波伏娃著《第二性》,陶铁柱译,中国书籍出版社]萧红虽然在反抗,却从未抓住反抗的重要点。不管在什么时代,女性要想真正独立,首先得经济上独立。曾国藩曾说过一句话:“一个人若想要获得真正意义上的人格独立,那他首先得要经济上独立。”萧红要反抗,一是没有找到要反抗的着重点,而是没有反抗的物质与精神支持。这种朦胧的反抗,使她一辈子都困在自己挖的井里。

二、爱与死的命题
       女性若要独立,经济独立只是一方面,至少对于萧红来说是。小时候缺爱,长大了对爱便有种强烈的追逐感。然而总是不明白自己追逐的爱到底是什么,所以在第一次跟萧军见面时,便问他:“你对于爱的哲学是怎么解释呢?”萧军答:“什么哲学?爱便爱,不爱便丢开。”从这点看,萧红对于爱始终是疑惑的,也许她并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弃她而去的未婚夫,或是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爱自己。在这里,敏感多疑的女性气质尽显。不过伏波娃也说:“女人并不是生就的,而宁可说是逐渐形成的。在生理、心理或经济上,没有任何命运能决定人类女性在社会的表现形象。决定这种介于男性与阉人之间的、所谓具有女性气质的人,是整个文明。”[西蒙娜·德·波伏娃著《第二性》,陶铁柱译,中国书籍出版社]也就是说,萧红过于服从男权社会下,给女性下的种种“定义”或是带上的种种枷锁。不过这也可以变相的说明一件事,人类不是天生就会爱的。爱,只能通过学习,而学习的唯一方法就是感受过爱。萧红感受过祖父对她的爱,却到还没能彻底明白的年纪,这种爱,随着祖父的逝世就消失了。缺爱的人,也缺乏安全感,萧红周旋于一个个男人之间,就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浮木一样,她没有爱人的能力,只能祈求别人的爱,能带给她那颗不安分的心,好现世安稳。她一直在流浪,从汪恩甲到萧军,再到端木,却始终没能得到想要的安稳。若是从前,我会很理解萧红,或许会以她为人生榜样,多么勇敢的女子啊,永不服输,命运带给她的悲痛,最后都会成为书里的故事。那是因为曾近我深陷桎梏,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反正那时,只要生命中出现一点光亮,便会毫不犹豫的伸手抓住。虽然到如今,我还是不太懂爱是什么,几次欲深入探究,总结经验,却总不能成功。萧红陷入了自己编织的爱的梦境里面,久久不能自拔。然而最终也没能得要她想要的,孤孤零零的死在医院,年仅31岁。我却有些庆幸,人生的艰难在此,对于她却算已经结束了。

三、女性生命意识觉醒
      人们对萧红的批评大多是因为她的风流韵事,诟病最多的便是萧红每次都带着一个孩子,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总之就这样刚刚好,萧红对孩子的态度是无情的,我甚至都不能为她辩护,两次弃儿,且毫无悔意。像极了beyond的一句歌词:“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以现代对女性意识的开放,尚且觉得不可思议,在那个年代的萧红,简直是真的勇士了。在这里也可以说是她女性的生命意识的觉醒“谋求女性理想化的生存方式、擭取与男性平等的生存竞争机遇、满足自我对现代生活状态的创造性追求,最终使自我的存在与自由意志在良好的生存环境中的以实现。”萧红一直想过一种安稳的生活,感情上,没有争吵,平平淡淡。生活上不受饥寒压迫,她没有丁玲那么大的野心,甚至说:“不懂政治,只想好好写作,愿做无党派人士。”人的意识决定了其行为方式,萧红一直如此想,所以最后,即便跟萧军爱得荡气回肠,最终还是选择把唯一的一次婚姻给了端木。
女性这个词,词义太广泛,甚至与到现在也没有准确的定义,使人信服,可以称得上是真理的。在那样一个时代,萧红几次未婚先孕,便是无视传统的社会道德规范。在这里伏波娃有解释说,生育是女性受奴役的根本原因。也真是奇怪,世间所有的男人女人,都是由女人所生,最后,女人却要因为这种无私的奉献而受到奴役。杰梅因·格里尔在《女太监》里写道:“女性被看做性玩物,供另一性的人即男人利用和欣赏。由于被视为处于消极消极被动状态,女性的性欲因而遭到拒绝并被人曲解。阴道从女性的形象中被一笔勾销,正如同她肉体其余部分所表现的独立和活力的征象受到压抑一样。”[ 杰梅因·格里尔著《女太监》,欧阳昱译,漓江出版社,1991年]豆瓣上有很多人在撕逼,关于萧红,有人说她是个十足的放荡女人。有人却说她是个无畏的勇敢女性。说放荡的大约是阉割了女人的男人,亦或是被阉割了的“女太监”。萧军自己也说在跟萧红恋爱期间,萧红是忠实的,反倒是他出轨了。两人性格不合,最后闹掰,挺着大肚子的萧红嫁给端木,也是勇敢的。比起那些离过婚,或是守寡,为博好名声的女人,萧红确是无意识的拥有了女性生命意识。
然而不管我们如何研究评价萧红,斯人已逝,不过,就算佳人还在,想必她也不会在意世人的看法。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说就是: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影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