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天使 堕落天使 8.1分

《堕落天使》:我们为何会对亲近如此渴望,又如此抗拒?

面包面包片
2018-01-27 15:29: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 -“有些人是不适合太接近的,知道了太多反而没有兴趣。” - -“我很珍惜与人擦肩而过的机会,你每天与很多人擦肩而过,那个人可能变成你的朋友,或者知己。” 青绿和暗蓝的色调,拉开香港嘈杂而沉沦的夜,小酒馆麻将桌男人们粗鲁的叫喊,女人诱惑的身段,在小旅馆孤独的单人间,拉合的窗帘,点燃的香烟,消音的手枪,把血溅在杀手的嘴边,恐惧和颤抖都隐没在火车的轰鸣中,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夜晚安眠。 与画面一同扭曲的,是你我的心吗?

王家卫的电影,无论是《重庆森林》,《春光乍泄》还是这部《堕落天使》,统一的暗色调,镜头总是关怀在夜里,主人公徘徊在夜店,人极少的小酒吧,潮湿又杂乱的,安全系数极低的旅馆…… 然而在这部影片中,比较特殊的是刻意被扭曲了的镜头,给观影者的感官一种错乱的刺激,扭曲的人物视角,集中在歪曲的男女主人公的脸上,夜半轰鸣而过的火车轨道是扭曲的,晚上无人乘坐的空旷地铁是扭曲的。这些样子像是刚刚睡醒的黎明,或者是被噩梦惊醒的夜晚,总之是要在困意中走路,在疲倦中保持清醒。 故事与《重庆森林》同样是双线,黎明饰演的杀手与李嘉欣饰演的拍档,我不确定他们之间是否真的有爱情,但《忘记他》的旋律在二者心

...
显示全文

- -“有些人是不适合太接近的,知道了太多反而没有兴趣。” - -“我很珍惜与人擦肩而过的机会,你每天与很多人擦肩而过,那个人可能变成你的朋友,或者知己。” 青绿和暗蓝的色调,拉开香港嘈杂而沉沦的夜,小酒馆麻将桌男人们粗鲁的叫喊,女人诱惑的身段,在小旅馆孤独的单人间,拉合的窗帘,点燃的香烟,消音的手枪,把血溅在杀手的嘴边,恐惧和颤抖都隐没在火车的轰鸣中,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夜晚安眠。 与画面一同扭曲的,是你我的心吗?

王家卫的电影,无论是《重庆森林》,《春光乍泄》还是这部《堕落天使》,统一的暗色调,镜头总是关怀在夜里,主人公徘徊在夜店,人极少的小酒吧,潮湿又杂乱的,安全系数极低的旅馆…… 然而在这部影片中,比较特殊的是刻意被扭曲了的镜头,给观影者的感官一种错乱的刺激,扭曲的人物视角,集中在歪曲的男女主人公的脸上,夜半轰鸣而过的火车轨道是扭曲的,晚上无人乘坐的空旷地铁是扭曲的。这些样子像是刚刚睡醒的黎明,或者是被噩梦惊醒的夜晚,总之是要在困意中走路,在疲倦中保持清醒。 故事与《重庆森林》同样是双线,黎明饰演的杀手与李嘉欣饰演的拍档,我不确定他们之间是否真的有爱情,但《忘记他》的旋律在二者心中皆是牵绊;另外一条线,金城武饰演的无业青年与杨采妮饰演的失恋女孩儿似乎有的是一段长时间的陪伴和金城武单方面借去肩膀疗伤的情愿,那个女孩也许只有对前男友的爱和未出现的“金毛敏”的怨恨,而对于金城武,也许连备胎也算不得吧。而金头发的莫文蔚,却是杀手黎明在感情职业无边,自我挣扎而选择一段时间堕落的肉体陪伴,她也有爱。这影片里与女人痴狂的爱相对的,是男人的冷静;与男人热情的爱相对的,是女人的逃避。 也许我们试想,如果电影中黎明爱李嘉欣,两人一起金盆洗手多好,如果杨采妮爱金城武,两人有个温暖的结局该多好,可是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堕落的天使,扭曲的生活成为了习惯而接受不了正常的爱情,而电影的主题,绝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 电影独白:我们没说出口的,也许就是想说的全部了。

把电影独白运用得与电影内容严丝合缝的,王家卫也算是成功者之一了,自言自语的时候,是我们最真实的时候。当人物的行动让人不得其解时,独白也是与观众的一种对话,很奇怪的是,我们往往因为内心的想法不愿让太多人知道而没有说出口,可是不说出来又隐忧着无人能懂,电影中几个人物的独白,也正是“想让你懂”。 我们不懂黎明为何不能接受李嘉欣,于是他说:“人的感情是很难控制的,最好的拍档是不应该有感情的”;我们不懂李嘉欣为何总翻黎明剩下的垃圾,于是她说“看一个人丢掉的垃圾,你会很容易知道他最近做过什么事。”我们不懂金城武为何无业游离,偷猪卖肉,给猪按摩,偷冰激凌车,用奇怪而强迫的方式卖冰激凌,于是他说:“妈妈死后,爸爸不再吃冰激凌。” 我一直都怀疑,金城武的“哑巴”角色,会不会是有意为之,当他意识到人与人的交流其实毫无作用时,干脆放弃了交流的机会,于是他所有内心的展现,就只能通过独白,以及肢体动作来表达,试想,如果他会说话,那么独白里的话,就一句都不会出现了,我们也永远看不到那个真实的他。他会说话,他会跟老爸抱怨自己没有工作,他会跟杨采妮说放手算了,他会和一人吃饭的李嘉欣搭讪,他会完完全全是一个无业青年的懒散状态,而失去一个哑巴的权利,一个让别人觉得他可以心安理得不正常的权利,一个可以做他自己的权利,所以“哑了”反而真实了,自由了。如果把“堕落天使”分开来看,这电影中的黎明李嘉欣代表“堕落”,而金城武似乎更能代表“天使”。 我们从电影人物的独白中窥探到了人物的全部,也从这全部中,接受了病态,沉沦,孤独,堕落中隐藏的理所当然。 在狭长的隧道里,我们曾感受到一分钟的温情。

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李嘉欣在金城武的摩托车后,心中说了这样一句话:“走的时候,我叫他送我回家。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这“一分钟”,会让人联想到《阿飞正传》中张国荣对张曼玉的那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这一分钟的朋友,我会记得这一分钟。”而那句“我会记得。”也同样出现在黎明决定离开金毛莫文蔚时,莫文蔚哭闹着:“你不要忘了我。”他回答:“不会忘。”一分钟的记忆分量有多重呢,为何会让人念念不忘呢?离开的那一方,抗拒的那一方,就像那只不能落地的鸟,没有人阻止他们安定,是他们对永久的安定幸福从根本上就有一种抗拒,而这种抗拒,来源于性格,来源于命运,也来源于人本身孤独的体质。 或许每个人都是那“不能落地的鸟”,是那“堕落在人间的天使”,我们坚信自己注定不能与那个重要的人“坐的那么近”,也坚信如果不能一直漂泊,就一定会在安逸中死去,再或者,觉得自己配不上“永久的安定团结和幸福”这样的词语,可即便如此,你我还是这一分钟的朋友,我也会记得你给我的,这一分钟的所有温暖。 “我”对“你”有多大的渴望,我就会用多大的力气推开你,这种靠近与疏远,期盼与绝望,单纯与堕落的徘徊,也许是所有人心中这挣脱不出的矛盾状态,于是我们也同样生活,同样死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堕落天使的更多影评

推荐堕落天使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