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我还没想好”

穆平
2018-01-26 23:17:58
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村鼓励村民迁到我们乡西面的草场上。村里承诺,对于肯搬过去的村民,会给大量土地,还免好几年的农业税,所以,很多村民动了心。

几个和我爸关系要好的亲戚和村民,约我爸一起搬过去,互相有个照应。 我爸很犹豫。 我呢? 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真正的恐惧,因为那里没有学校,离任何村子都很远,去了那儿,几乎就和读书没缘了。

那时候,能上学对我来说是件天大的事啊! 我不明白上学的目的和意义,我没有远大的理想,我不知道城市里的孩子都是怎么生活的,经受着怎么样的教育,我连县城都没去过,可却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本能地觉得,上学就如同吃饭和睡觉一样,是我的自然属性,是我必须做的事情。 不是因为厌倦做农活,不是因为向往外面的世界,其实我很喜欢做农活,也对外面的世界既不了解,也没有向往。可只要一想到不能再读书了,一种本能的恐惧就会自动升起。

就这么提心吊胆的,我看着那些叔叔大爷们,隔三差五来做我爸的思想工作,提到各种搬过去的好处来诱惑我爸。 我从来没向我爸提过我的担心,我的声音不会被采纳的,我知道。那时候我哥姐都上初中和高中,开始住校了,所以,如果搬过去,我会是唯一的受害者。而一个农民家庭的三女儿,在大人们的眼里,让她能有学可以上,这件事到底能有多重要?


最后我爸没答应他们,理由也正是因为我的学业不能荒废。


不过有很多人家搬过去了,我有个小学同学家就是。 所以我那同学也只读到小学三年级。 他家搬过去后过得确实不错。他现在在我们县城里卖烤串,据说还在县城买了个二手房,偶尔喝喝小酒还在朋友圈里炫耀怎么用猪肉做出羊肉串。


当我今天看《一个人的课堂》的时候,在奶奶的恳求声中,明明无限渴望地看着宋老师的时候,童年时那种对不能上学的恐惧一股脑涌现了出了。 我当年应该也有那么清澈的眼神吧? 人本能的求知欲就是那么纯粹又干净的吧?


同行的伙伴说,不幸的人很多的,不能上学算不了什么大事吧? 有的人蒙冤入狱,有的人飞来横祸而夭折,有的人还天生残疾呢。这样人的数量,虽然统计起来数量惊人,但不论是600万还是6000万,用16亿人口做分母,立刻约等于0,所以对社会的发展啊,人类的进步啊,完全没阻碍。

可对于那些孩子来说,能不能上学,却可能占据着他们的整个世界。虽然也许有一天,所学的一切只让他们认识到这个世界有多么残酷,但看透世间繁华的痛彻甚至痛苦,远好过一无所知的麻木。

也许一个孩子内心的汹涌,对很多人来说,什么都不算,但,我相信,有些人会在意,即使那比这些不幸群体在总人口中的比重还小,但我相信有他们的存在。有宋老师的存在。


我爸就是个真实的例子啊。

否则,我可能现在也正在某个烧烤店,把猪肉串当羊肉串卖着呢。 虽然卖肉串并没什么不好,但我仍然觉得,我更喜欢读更多的书,看更广阔的世界,然后,一边表达着对这个残酷世界的厌烦,一边尽我做大的努力热爱着那残酷中艳丽的美好。

起码爸爸和宋老师们的努力,让我和明明这样的孩子,有了多一个选择的可能。
8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课堂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个人的课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