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

Felven
2018-01-26 看过

看完这部电影,除了里面有女权的进步外,更多的是父亲的力量,想起之前写过一篇父亲的文章,作为观后感贴在这里吧。

《难读父亲》

我知道,父亲三次来北京,主要都是来看我这一个“不争气”的孩子。-

头一次是去年12月,天很冷,父亲穿着长风衣来到良乡找我,没吃晚饭,我把他拉到食堂,也没想到带他去三楼小炒,只去了一楼最普通的大食堂。两个菜,三两米饭,父亲自己端了一晚免费汤,来北京的第一顿就这么打发了。晚上北理工优秀毕业学生德育报告会正好举行,我带着父亲,跟着班上的同学一起,步行好几千米去旁边的工商大学体育馆听报告。那是父亲第一次去听一个关于大学,关于人生的报告吧。记得当时同学很费解,问我怎么把爸爸也带过来听讲座了。对此我的回答是,不带着父亲,让他在60元一晚的旅馆里呆着多难受。难得一次,父亲能去大学的体育馆听讲座,父亲当年读的是专科。第二天,父亲在旅馆楼下的餐馆里招待了我,点了我最爱吃的小黄鱼。不算太贵,父亲加我,总共30多元吧。下午去本部看望马教授,父亲专门来看望他,希望我有什么大事能找他。想来自从我来到北京,父亲正在积极的发展各种人际网,拜访各种亲戚,拉各种关系。看样子,他很希望他的儿子能留在北京,的确够费他心的了。吃晚饭的时候,已经是五点了,天也黑了,在理工餐厅,还是父亲请我吃,青椒土豆丝,外加小黄鱼,吃晚饭,父亲就该去火车站等车了。-

在北理工东校门口,父亲要送我去天桥,没有公交车直达,父亲坚决要打的。其实我完全可以一个人回去,不去天桥,倒两次车也能到良乡。但父亲就是不肯,一定要让我上车有坐,不肯让我站着回去。等了好久,才来一辆的。上去后,父亲问司机到天桥估计多少钱,司机没有说,父亲还是决定坐下去。随着价格的攀升,感觉父亲有点不耐烦了。怀疑司机绕远路,和司机稍稍有些小“争论”。但最终还是到了天桥。40多块钱吧,我感觉父亲好像很心疼。本想安慰几句,不过父亲很快就好了。看了地图才知道距离确实很远,恍然大悟后觉得还比较值。917来了,父亲没送我上车,只是站在车门口。我居然差一点就把父亲的包拎上车了。车开了,父亲一手提着他那黑色旅行包,一手提着那蛇皮袋,就这样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次是今年五月。父亲在学校请了假,30号便到了我们学校。又是带了N多吃的,班上的同学基本的都受到了父亲的招待。下午坐校车回本部,父亲带我住在招待所里。晚上,我们去人大散步,然后父亲让我安排明天北京同学的聚餐。就理工国际交流中心吧,我居然选了这个地方。第二天,父亲给我500元,本想给多点,但我没要。很尴尬的是,一顿饭,我和几所学校的同学吃了540,于是只好很脸红的借钱买单。回来告诉父亲,父亲怪我没多拿点,花多点钱请吃饭没事,父亲倒是反过来安慰我了。540,七个菜,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国际交流中心是不是五星级酒店标准。傍晚,父亲又带我去人大一个教授的家里,算是亲戚,不过都挺远的。也没什么,估计只是让我知道有这么个人吧。晚上,我们去了北外,在北外公园的长椅上小聊了一会。第二天中午,我们去一个亲戚家吃饭,饭后,我们就分别了。依然是那样。-

父亲每次都是在期中的时候来,我知道他想了解我半学期的情况。没错,半学期就能改变一个人,父亲恐怕就是很担心这一点。但他在我面前谈学习并不很多,而且他也不会给我加压,反而是问我学的累不累。不过他每次来都要去找班主任,辅导员了解我的情况。每次他们给他的答案都是我很好,很优秀,然后父亲就放心了。和我谈话时会把辅导员,班主任的评价告诉我,让我知道,让我自信。当他知道我在和某某竞争时,便告诉我想开一点,别把自己弄的这么累。然后是每天吃好点,用他的话来说,我每天吃小炒他才高兴呢。唉,其实家境并不算很富裕,我知道,父亲除了教书还在家辅导学生,我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么。为什么软件大三大四的学费这么贵啊????!!!不想让他操太多心,但总是没办法。算了,就这样吧,在他眼里,我还没长大么?-

有时父亲也和我聊些私人话题,譬如我找没找女朋友之类,他知道我班团支书找了一个北京的,各方面都很好。居然鼓动我也去找,当然是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每次他说这话,我都是笑着摇头。他居然也想出各种乱七八糟的点子,譬如请团支书的女朋友吃一顿饭啦,让她帮着介绍。亏他能想的出来。没必要,缘分到时候会遇到的,不急,我知道这一点,并且很坚信这一点。-

这一次父亲来北京名义上是请他在北京的同学吃饭,好多年了,他们没见过几次面。很遗憾的是,他同学居然去了福州,而且是紧急离开,事先说好的成了泡影。在良乡,父亲好像找到了令他比较高兴的东西,一张大海报,上面有各种奖励,而我荣幸的被评为“优秀学生”以及“单科100%”称号。(我之前也不知道什么“单科100%”也没看海报)。父亲绕校园转了一圈,在男生这里发现一个,在女生宿舍那又发现一个。不清楚他咋想的,居然用照相机拍了下来。唉,终于给他脸上“贴金”了。随校车去,随校车来,我们还是住在本部。奥体中心,父亲为了实现他十一的梦想(火车票没买到),今天特意去了一趟。就听见他在惊叹,其实我感觉鸟巢内部挺小的,电视上看的太夸张了。下午去了北航,让他见识到了更大的学校。然后,晚上回来,就发生了那件事······-

六点去延园餐厅吃饭,餐厅玻璃门关着,由于灯光反射外加门上没贴任何标志。父亲一头撞了上去。顿时,那鲜血就从鼻腔里涌了出来,不是一般的大。酒店小姐看到了,慌忙拿了餐巾纸过来,可哪有用?我看见父亲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狠狠的掐住鼻孔,但血还是满脸都是。我扶着父亲奔向校医院,幸好天黑了,行人不是很多,偶尔路过的几个学生以诧异的眼光看着我们。太恐怖了,想不到父亲的血管这么粗。到了医院,父亲的血好像有点止住了,我推开急诊室的门叫医生,看父亲满脸的血,真害怕父亲有什么事,流的太多了。先去洗干净吧,医生吩咐我们。我扶着父亲穿过那狭长的走道去厕所。打开龙头,唯一的遗憾是面巾纸带的不够。洗去血痕,我发现父亲的鼻梁骨上出现了一些外伤,还好没有大碍。医生给父亲擦拭点什么就好了。走的时候她建议我们去餐厅交涉,但父亲最终还是没去。只不过我们换成了理工餐厅。点菜时,服务员还关切的问父亲鼻子怎么了,那一点外伤始终在微微向外流血。几年了,父亲没流过鼻血,今天一下,不知是不是把他吓坏了。在医院他就躺在医务室的床上,医生劝了好一会他才肯坐起来。唉·······-

突然有一种感觉,父亲老了。那感觉什么时候产生的呢?是在餐厅门口父亲用手拼命掐鼻孔的时候?是扶着满脸鲜血的父亲奔向医院的时候?是在厕所里给父亲擦去脸上血痕的时候?说不清楚。没有我,父亲今天会怎么样呢?不敢想象。父亲老了,他也需要我来照顾了。在帮他擦去血痕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父亲两鬓的白发又多了起来。46岁头发就开始白了,唉,父亲是个爱美之人,每次都是染发,不管那种东西有多么毒。染的快,白的也快。一下想起了好多,父亲遇到大事也是找我商量,抬煤气包也要我帮忙了,体力活父亲一个人有时真的完成不了。父亲,真的老了。-

难读懂父亲,有时为了一点钱会斤斤计较,但有时又会如此大方,为了怕我学坏经常和辅导员,班主任联系,可看到我这样又叫我想开点,别学的太累。原先是担心我找女朋友影响学习,现在又叫我找。好奇怪,这就是父亲。其实他都是为了我,我知道,心里很清楚。-

初中时学朱自清的那篇《背影》,那时还小,也不太懂吧。记得班主任让我们提前预习,我早读课看了三四便,稍稍感觉出了什么。上课了,班主任让我读第一部分,开头不错,读的很流利,可后来“丧事”那个“丧”读的翘舌了,全班哄堂大笑。我没笑,居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不是因为丢了脸,而是那早读课体会出的东西在作怪。再接着读的时候,声音都变了。老师没让我继续,她也不知道我怎么了。不过她说的很好,你们现在还小,不能体会出其中的内涵,待你们10年后再读,就不一样了,20年后,又会不一样,这其中包涵的太多太多。-

背影,父亲的背影。背影的内涵究竟有多么深?

2018.11.23日

写于北京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摔跤吧!爸爸的更多影评

推荐摔跤吧!爸爸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