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对话西川观后感

Salome
2018-01-26 18:24:2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许知远有时候也挺不自信的,比如说自己的节目是个烂的谈话节目,高晓松从来不这么解读自己的节目。为什么拿这两个人对比呢,因为一个是北大的我猜是文科生,一个是清华的理工科学生。这就形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中国两所最高学府的学生对自我认知上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感觉。高晓松喜欢自嘲和许知远的自嘲是两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许知远文邹邹地表达自己的时候还带着一丝丝羞涩呢?我觉得是源自文理分科。

理科生的世界是去解决问题的,文科生的世界是去描述问题、解构问题的。理科生不会文邹邹的去描述是因为原则上那并不高效,文科生不爱解决问题是因为形式上那并不具有情感和美。我觉得自己活得特别自在的时候是在高二分班之前的所有日子。分科之后,不是因为学习压力大了,而是我的世界仿佛忽然少了一半,你说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世界忽然少掉一半的维度,会变得很快乐吗?

明显不会,但不知道为什么教育制度就是要求学生在学着学着的时候忽然削去一半的教育,这几年听说文理又不分科了,可以任意选几科想考的科目继续学习,说起来也挺搞笑的。

我一直认为造成现存社会上人与人之间不能相互理解的原因就是文理分科,文科生学的历史难道理科生不该

...
显示全文

许知远有时候也挺不自信的,比如说自己的节目是个烂的谈话节目,高晓松从来不这么解读自己的节目。为什么拿这两个人对比呢,因为一个是北大的我猜是文科生,一个是清华的理工科学生。这就形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中国两所最高学府的学生对自我认知上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感觉。高晓松喜欢自嘲和许知远的自嘲是两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许知远文邹邹地表达自己的时候还带着一丝丝羞涩呢?我觉得是源自文理分科。

理科生的世界是去解决问题的,文科生的世界是去描述问题、解构问题的。理科生不会文邹邹的去描述是因为原则上那并不高效,文科生不爱解决问题是因为形式上那并不具有情感和美。我觉得自己活得特别自在的时候是在高二分班之前的所有日子。分科之后,不是因为学习压力大了,而是我的世界仿佛忽然少了一半,你说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世界忽然少掉一半的维度,会变得很快乐吗?

明显不会,但不知道为什么教育制度就是要求学生在学着学着的时候忽然削去一半的教育,这几年听说文理又不分科了,可以任意选几科想考的科目继续学习,说起来也挺搞笑的。

我一直认为造成现存社会上人与人之间不能相互理解的原因就是文理分科,文科生学的历史难道理科生不该知道吗?还是理科生学的数学物理文科生不该懂得呢?有些人说出的话明显的没逻辑但是因为语文学的不错,口才好,所以滔滔不绝,可是滔滔不绝真的就能说明问题吗?理科生看不上文科生,文科生呢也未必看得上理科生,这些年才稍有缓和。

说回这次对话,许知远说他好久没有这么愉快的聊天了,西川说他也是。两人从天亮聊到了天黑。在大学的时候因为喜欢爬山,经常去露营啊穿越啊,走路的时候就会跟旁边的人聊天,那种感觉特别愉悦,可能比爬山本身都要愉悦很多,我觉得那是我爱上徒步和爬山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当然不会一直聊,就是走路刚开始和快结束的时候聊得多,一个是刚刚进入山林的时候,一个是快要进入城市的时候。

有一次从北京的灵山拉练回来,我问大牛,你进入城市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种深深的不适感,大牛当时是北大生物系的博士生,读了好多年都还没毕业,大牛说,会。他去山林的次数比我多很多很多,他还是会,那对于大二的我来说,不适感就更不足为奇了,所以我就释然了。

可能是现在释然了,当时还是对外界与自我之间有着深深的怀疑。

去年末读了本书《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更是印证了我多年关于文理分科的怀疑。大学以后,就开始读别人高中和大学学的东西,比如历史、地理、美术、艺术、社会科学、人类学、心理学,还有各种宗教类、哲学类的书籍,好像想把曾经丢掉的那个世界给补回来,但是如果我高中的时候选读文科,那我要怎样才能读懂化学、物理、生物以及编程这种逻辑性的学科,要花多少力气才能补全这些基础学科。

答案我不知道。

西川说创造性强的人不受主义的影响,可以跳脱出来随意生长。但一开始还是要学习一些主义的东西。就是嘛,你都不知道主义是什么,你怎么跳脱出来,那是从来就没进去啊。

他说他对自己所有觉得已知的其实都是未知,我觉得本质原因就是他是学文的,可能这么说有点儿武断了。

百度了一下何为乐观和悲观主义,按照那个解释,我给一些人分了下类,很容易就“丧”的母亲我觉得是悲观主义,表面很开心而骨子里认可虚无的李诞等人我觉得是乐观的悲观主义,遇到什么都能有方法化解的高晓松我觉得是乐观主义,许知远这种就是悲观的乐观主义。你说这些主义之间是否可以转化?我觉得可以,都能跳脱出来为什么不能转化?如果自己是个乐观主义呢,别试图去融入悲观主义的人群,很难所谓的自洽。如果自己是个悲观主义呢,也别拿着自己那套价值观去衡量别人,别人很难接受你的衡量,并且多去学点理科知识可能就没那么悲观了。

许知远说当年写诗的创造力可能转移到了科技啊比如苹果、谷歌、facebook这种公司上去了。当然,但是他没有发现列举的这些公司的产品都是兼具文科生的审美和理科生的解决能力吗?

所以高晓松讲历史、文学、电影,无不贯穿着理科生的思维和文科生的审美,我有时候会想理科生要是文艺起来,文科生就没饭吃了。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点不成熟的偏见而已。且行且偏见,且偏且消释吧。

其实许知远每次采访的内容量都特别大,每个话题都可以写篇小论文的感觉,比如说到的青少年文化、生活的丰富性、媒体社会等等。

这不小青蛙去旅行的日本游戏又在大众传媒的策划下火了,西川说他发现生活的所有意义就是拍照,干啥都拍张照就妥了。公众号跳出来分析小青蛙背后的原因,很快这就过去了,你如果不发张青蛙的照片,好像浑身人不舒服似的,西川说这就是慌张。毫不夸张的说,这种世界你离开一年和不离开,回来的时候是没有多大区别的,不信你就离开一年试试,反正我试过了,除了通货膨胀什么都没错过。当然你会浪费掉自己的一年,这有点儿可惜。

借着小青蛙,我想说说旅行,就是西川说的你去一个地方你想看到风景,但是走到那儿的时候才知道你看不见这个风景。我觉得很多时候是想的不对,而不是风景不对。

还有当下的大众旅游文化,怕是很多人只是换个地方自拍而已。你这种旅游还不如在家玩小青蛙游戏,还是小青蛙游戏好玩儿。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