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口袋》

主持人 刘泽
2018-01-26 17:50:2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普通家庭出身的年轻工人里昂因为奚落黑人老头结果被黑人老头用铁棒打死,而看到这一幕的老板却对警察说是被吊钩砸死的,在场目睹一切的工人们不约而同地附和着老板的说辞;当地报社的嗜酒成性的老色鬼专栏作家因为老板说里昂母亲怀疑死因而让他写专栏报道此事而特意去了家里,却对里昂年轻漂亮的母亲图谋不轨(事实上母亲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成功和老色鬼在儿子葬礼的前一天中午在野外打了一炮);里昂父亲没钱筹办葬礼被看护机构把儿子尸体横躺在雨夜,无奈之下父亲只能把尸体和冷藏库里的肉放在一起,打算把车卖掉来办理儿子葬礼,但被收车行人员开到街上去试车结果尸体和肉横陈街道,而母亲得知此事之后从她愤怒的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异乎寻常的清晰,仿佛是从牧师嘴里吐出的烟圈。最后,里昂的死亡真相依然没有水落石出,人们依然过着之前的生活,虽然很多人都将会在这里死去,但他们却不会被遗忘。这个看似朝气勃勃实则素瘤遍地的小镇里的人有着不成文的等级制度,即严格区分本地人和外地人,即使你是作家在报纸上用了那些底层民众不舒服的词汇,他们就可以联合酒吧老板不让你踏进酒吧喝酒,你的人权被硬生生地剥夺了,你被大家暴打似乎是一件正确的事情。黑人老头

...
显示全文

普通家庭出身的年轻工人里昂因为奚落黑人老头结果被黑人老头用铁棒打死,而看到这一幕的老板却对警察说是被吊钩砸死的,在场目睹一切的工人们不约而同地附和着老板的说辞;当地报社的嗜酒成性的老色鬼专栏作家因为老板说里昂母亲怀疑死因而让他写专栏报道此事而特意去了家里,却对里昂年轻漂亮的母亲图谋不轨(事实上母亲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成功和老色鬼在儿子葬礼的前一天中午在野外打了一炮);里昂父亲没钱筹办葬礼被看护机构把儿子尸体横躺在雨夜,无奈之下父亲只能把尸体和冷藏库里的肉放在一起,打算把车卖掉来办理儿子葬礼,但被收车行人员开到街上去试车结果尸体和肉横陈街道,而母亲得知此事之后从她愤怒的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异乎寻常的清晰,仿佛是从牧师嘴里吐出的烟圈。最后,里昂的死亡真相依然没有水落石出,人们依然过着之前的生活,虽然很多人都将会在这里死去,但他们却不会被遗忘。这个看似朝气勃勃实则素瘤遍地的小镇里的人有着不成文的等级制度,即严格区分本地人和外地人,即使你是作家在报纸上用了那些底层民众不舒服的词汇,他们就可以联合酒吧老板不让你踏进酒吧喝酒,你的人权被硬生生地剥夺了,你被大家暴打似乎是一件正确的事情。黑人老头因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作出的事情感觉自己找回了做人的尊严为自己的处境和族群带来了希望吗?并没有,因为另外一批人在默默地替你赎罪,人性所有的善与恶都是等量的,毕竟万物守恒。这一系列的事件不仅关乎上帝的口袋这个小镇更关乎人性深处那最无情的揭露!人们封闭的思想,被隔离了,让你没有空间去拓宽内心的疆域,上了年纪的人整天在酒吧无所事事家长里短地把酒言欢,议论周遭的人,个人的恐惧如同一股冷泉,由起初的浅浅水流骤然加深,必须依靠群体的力量来摆脱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惧感。so what?这个小镇诠释的何尝不是这个大大的世界里的冰山一角?绝大多数时候,我们被家庭、被信仰、被你应该这么做所束缚,而最重要的是当你被这些东西被绑架的时候,你有没有替自己争取斗争的权利,如果你放弃做斗争,你凭什么优于那些努力为自己而活为自己的权利而战的人,你又有什么权利去抱怨生活的不公?更何况,生活本来就是不公的。我突然想到了张泉灵那个在北大风靡一时的演讲:“很多人都说你是怎么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她这样回答:大学选专业的时候你选的是你认为有发展前途的专业,你报选修课的时候选的是那些学分容易得的科目,毕业找工作你找的是那些你觉得会赚钱的工作,你自始至终都没有关注或在意你所感兴趣的东西,你又凭什么能够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并把自己的兴趣当成你终身的事业去发展和经营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帝的口袋的更多影评

推荐上帝的口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