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霓虹的上海

老道107
2018-01-25 看过
《今天我休息》作为1959年献礼建国十周年的献礼之作,开创了一种新的电影类型——歌颂性喜剧。包括后来谢晋指导的《大李小李和老李》也都属于这一范畴。因此本片无处不在的政治性意涵与道具也就不难理解。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本片的诸多拍摄技法都显得的过于老旧,但传承了三、四十年代上海八大电影制片公司的班底实力依旧,特别是在刚刚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的当口,如何突出新时期的建设成果就成了本片的最核心主题。

     影片的背景设定在上海。今天我们关于上海的第一印象无外乎浦东、东方明珠、金茂大厦,关于几十年前的记忆也不过是霞飞路的酒店,近些年来与上海有关的影视作品也大都着力表现着这些摩登而时尚的意象。但在《今天我休息中》则不然,代表着上海昔日荣光的租界、电车、商店都不曾出现,更遑论“夜上海”的灯红酒绿。一个曾经是远东最繁华的城市,此时却只有普通的工人、市民。

     这恰恰是本片所要表现的主题之一,即通过社会主义改造,上海从一个曾经借助殖民资本主义力量衍发出的以买办经济为主导的消费社会,过渡为了生产型的城市。

     从1953年“一五”上海被确立为“老工业基地”开始,国家便不遗余力地对上海的工业能力进行提升。这不仅改变了上海的城市功能与格局,也改变了城市的公共空间分布。首当其冲的就是工厂直接嵌入了原先作为居民区的地段(近些年大部分都被置换作房地产开发),工人新村开始产生。《今天我休息》中,马天明辖属的片区就正好是这样一片工人新村。而在官方话语中,工人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也是最具有革命先进性的群体。因此本片也就将背景放在了这样一块被“先进集体”簇拥着的片区之内。

     工人新村拥有的另一个属性是,其自身拥有一套完备的社会组织系统,包括电影院、医院、邮局。原先十分商业化的消费领域,在这一时期内也成为了新的公共空间。而这也符合当时革命领导的初衷,即在新构建的生产型城市中,依靠公共空间的交往重塑邻里空间。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九十年代之前的很工厂家属区,多的是厕所、卫生间公用,而住宅只具备睡觉和一般交往的功能。

     事实上,我们今天视之为平常的独立卫浴不过只有百年的历史。就像今天我们即使参观故宫,也不会找到有独立卫生间的住房。这不单是单纯的因为技术原因,还因为独立卫浴本身指向的是个人生活的私密性,而这种私密性也只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产物,其源头是资本主义社会以来宣扬的个人独立精神。正是凭借这种“个人主义”,群己权界被逐渐框定,“自由”的概念逐渐兴起,资本主义也随之兴盛发展。
 
     于是在《今天我休息》中,马天明本来可以休息却不休息的行为,我们完全可以解释为是,在经过社会主义的大旗下,人们可以打破工作—休息的界限,那么,公私之分是否也可以在未来的某一天彻底消灭呢?

     最后,马天明不止是一个老好人式的警察,还是担负着片区管理的国家工作人员。今天的影视剧中,警察常被作为暴力机器的代表,缉盗追凶,打击犯罪。马天明虽然在影片中一直助人为乐,满脸笑呵呵,但作为国家统治机器,我们还是要看到,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马天明一直是作为社区粘合剂、破除陌生人社会的中介而存在的。这也是影片所要探讨的另一个主题,即城市的发展是否有这样一种可能,城市居民可以相互熟络,不再是冷冰冰的陌生人社会,而是可以破除界限,相亲如一家。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今天我休息的更多影评

推荐今天我休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