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妖猫传》张雨绮饰演的春琴一出场几乎就预示着悲剧

RPS
2018-01-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RPS真皮鞋履(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51815062/

妖猫传《妖猫传》小编观影中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通过人物的服装妆容和道具几乎就可以预见人物的命运。大家随小编一起来。

春琴

春琴是剧中最先出场的戏份最重的人物之一。电影的第一个场景,春琴在一个和暖的午后自己池塘边吃哈密瓜。

据说为表现春琴的妩媚和唐朝白富美特有的华贵,她第一幕回眸的3-4秒的镜头被导演陈凯歌雕琢了很多遍。

突然一回头,只凸显了惊异,但并没有对于无礼觊觎的不屑,也缺乏行止的雍容。▼

多次调整之后,春琴地位之尊,行止之从容,对无礼之人(其实是妖猫)的蔑视都在这缓缓的一回头之间表现出来。▼

春琴出场的装束,齐胸的白色沙质襦裙,红色开胸罗衫(唐朝只有贵族女子才能穿),随意挽着的坠马髻,轻松的妩媚的日常的,而且,裙裾是露出腿部的。整个人处于一种放松的独处的愉悦之中。袒露的后背、较短的裙裾、光着的双脚,是一种完全没有防备的状态。这个时候出现一个无礼阴沉的男声来打扰,安全感顿失,个人空间受到侵犯。春琴的出场几乎就预示了她的命运,她是一个无辜者,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就被妖猫选择,几乎没有时间来建立保护屏障。▼

春琴的丈夫是金吾卫头领陈云樵,他刚回来,春琴前去迎接,穿的是红色齐胸襦裙,绸质大袖衫,高髻上插着步摇、金钗、金簪,胸前花钿,眼尾斜红,庄重华贵妩媚。秦昊饰演的陈云樵举止神情是亲狎的。这么一个行止不算端正的人,真的靠得住吗?▼

春琴并没有意识到妖猫施舍的钱财是要性命作为代价的,还是轻香梦软,没有一点防备。▼

被妖猫附身后化为贵妃,指引白居易和空海前往极乐之宴寻找真相。妆容阴沉又凄艳。既表征贵妃死之不甘又暗示春琴之不平。▼

最后这一场本是一场明媚的庆贺之宴,因为春琴被空海救活。春琴穿着黑色罗衫和紫色薄纱裙襦和黑色披帛。▼

宴会在欢快中进行时突然开始演奏禁曲《霓裳羽衣曲》,云樵加入与春琴共舞。春琴在舞蹈过程中被妖猫附体的陈云樵用披帛勒死。紫色都是唐朝三品以上官服颜色,被用在家庭舞乐场合,实为不敬。着紫色与黑色的春琴最后一身装扮已经暗示了黑色的命运。▼

春琴本是一个妩媚的生活安逸的盛唐贵族女子,雍容华贵。可惜命运弄人,灾难来临时,丈夫不仅保护不了她,内心还希望摆脱春琴,因为春琴接受了妖猫的钱财,这是祸端,但钱却是云樵花掉了的。跟了不可靠的人是春琴悲剧的核心。

杨贵妃

杨贵妃从开头到结尾,一直都是以齐胸襦裙和对襟襦裙示人,无论是刺绣精美的红色大袖衫,还是素洁高贵的白色齐胸襦裙,简洁却不失华美,梳着圆润的高髻,象征着地位的高贵,虽然是一张有异域风情的脸,造型十分出色的。▼

贵妃的出场颇为魔幻,从天而来的秋千,在皇城和波光粼粼的大河之上摇摆,接受万民瞻仰。从出场,杨贵妃就被化为一种符号——盛唐的荣耀。我们看不清贵妃脸上的表情,但是那不重要,因为她是符号。等我们看清贵妃的表情,她竟是这样娴雅端庄华贵。符号和符号本身既对等,又让人感觉到巨大的不公平。既是符号,她个人的喜怒哀乐就不再被历史所需要和关注。▼

极乐之宴开启,贵妃是核心,在迎接揭示真相的人。▼

极乐之宴上,很奇怪的,盛唐的平民们贵族们竟然是拍巴掌这种平等的方式欢迎贵妃的到来。因为这是人人平等的极乐之宴。贵妃的服饰尽显华丽和皇族的尊严。▼

玄宗以踩住贵妃裙裾出场。贵妃难得地笑了。这是属于贵妃自己的笑。玄宗对她的恩情她当然珍重。▼

继而转身再走。步伐雍容端正,服饰背后仙鹤祥云徐徐展现。她又是盛唐的符号。▼

李白说,《清平调》真不是写给你的,real 耿直——诗人秉性。贵妃一回头,我们看到了贵妃装扮的细节,高髻上的花朵和金钗金簪还有翠翘。华贵而绝无俗艳,长及肩部的耳坠,轻摇清丽。▼

对于一个真性情的人耿直和真实,贵妃露出了赞许。但是随后的表情就是低落了,或许她知道李白将会被皇帝逐出长安?贵妃后脖的花钿性感又美丽。李白《清平调》就是为她这样的美人而写的啊。▼

遇见白鹤少年。善解人意地开解白龙。眼神中溢满关心和亲切。▼

皇上给她御猫,她的神情和双手已经有些敷衍。因为,在极乐之宴上,她逐渐看清了自己的命运。▼

在马嵬驿,仍旧保持国妃的尊贵,妃子的祥云仙鹤大袖衫里面换上的是红色齐胸裙襦和红色罗衫,整饬简洁端庄。▼

她早已看清自己的命运,但还是非常珍惜人们对她的爱。阿部对她的爱没说出口,但将死的她说,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到了,我很满足。▼

她喝完玄宗送别的酒——其实是毒酒。接受假死活埋的安排。▼

杨贵妃衣着的尊贵鲜艳和马嵬驿的荒凉破败形成鲜明对比。贵妃个人命运转折之迅速也让人猝不及防。▼

在白龙的记忆中,即使过了三十年,贵妃也依然是那个极乐之宴上遗落了翠翘的温柔善解人意的贵妃。▼

玉莲

玉莲的出场很少,她在胡玉楼的舞蹈是精彩的一瞬,这身胡装绮丽繁复,但是并不尊贵,因为只是供人们玩乐之用,裙裾旋转之际还能分层,充满机巧。▼

这一身服饰与外面的天下大势没有关联,玉莲这个人最后即使中蛊也被空海救回,是一个并不会影响历史发展的人物。▼

玉莲代表的是大唐长安城数以万计的外国人,在长安的悠然自在。大唐盛世开放包容的气象也通过玉莲的遭遇表现出来。他们过得和长安百姓没有区别。▼

李白

李白,白衣皂靴,放浪形骸,无拘无束,天才型诗人。白衣说明他的身份是平民,但并不影响他在皇宫内国妃生日宴上还遵从自己。要知道,李白15岁就能手刃数人,一生游遍祖国大好河山,典型的游侠!▼

天纵英才,诗意乃从天上来,李白自己也会被感动。这剑眉星眼,这笔直的鼻梁,这长髯长须,“酒中诗仙”不就是这样的吗?▼

在跟贵妃说出《清平调》并不是写给贵妃的,贵妃走后,李白自语道:云想衣裳花想容呗。《清平调》就是为贵妃这样的美人写的呀!这蓬乱的头发和神往的眼神,在一众刻意打扮的人群中真性情表露无遗。▼

白发宫女

白发宫女由秦怡饰演。带着历史的秘密生活到老。生活被两个来访者打破。白色裙襦,白色大袖衫,白色头发,幽居多年形成的苍白面容,红色嘴唇红色腰带,颜色强烈对比,白色愈白,红色愈红,这种太过强烈的对比,年老体弱的宫女如何能承受得住?造访者走后妖猫就来了。▼

白玲

松阪庆子饰演的白玲,是故事的线索人物之一,她是阿部的侍妾。是她保留了阿部的日记,揭开了极乐之宴和马嵬驿贵妃之死的真相。服饰朴素清雅,极有日式风格,表情平和温柔,寻常小院的光辉洒在脸上身上,这是一个心怀宽容认真生活的人,与贵妃之死无关,所以在剧中没有遭到不测。▼

簪花仕女图走出来的贵族妇女

在极乐之宴上,白鹤少年抢过一个胖乎乎的贵族手中的就被,妇女娇俏的喊着放肆,她从形态到发型到妆容到服饰再到服饰的颜色,仿佛就是《簪花仕女图》中走出的贵族妇女。带着富态和悠闲,是大唐气度本身,但又不像贵妃那样被符号化,其雍容闲适得以在《簪花仕女图》中流传下来。▼

女扮男装

女着男装的风气尤在大唐开元、天宝年间盛行。《中华古今注》记,“至天宝年中,士人之妻,著丈夫靴衫鞭帽,内外一体也。”极乐之宴上的女子都画上了胡须来强调男性特征。这一段彰显了大唐的开放包容。▼

白居易

白居易作为起居郎时穿着官服,性情颇有收敛。▼

辞官后着绯色圆领袍。圆领袍并不是田间日头的老百姓们的通用服装,更不是重大祭祀与重大政事活动时的服装。所以,白居易在当时还是有闲阶层。▼

后着青衫。已经初现落魄之相。▼

放浪形骸,痛悼贵妃爱情和贵妃本人。▼

探访贵妃墓。历史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衣着也随之清朗。▼

黄鹤

黄鹤的衣着显示人物性格,阴森有法术。

白龙

白鹤少年时的纯洁灵动。▼

妖猫时的执念阴恶。▼

丹龙

白鹤少年时的灵动轻狂。▼

历经世事参悟“无上密”之后的淡泊。▼

服装化妆道具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塑造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妖猫传》这么一部精致的影片自然会把这个做到极致。要更全面地领略人物命运与服装化妆的关系,速去影院观看《妖猫传》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