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需要测谎仪来证明?

可可
2018-01-25 16:11:38
马斯顿、伊丽莎白和奥利弗的关系是通过一台测谎仪来确认的。当然,他(她)们之前有一堆言语、眼神和动作的暗示,或者是明示,按照电影的套路,应该都可以解释为内心意思表示(请原谅我用了一个法学术语,但似乎更准确)的不经意流露,但要将这些意思表示证明为真的,将不经意的流露证明为真的流露,也不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
再聪明的人对人性的揣度永远是揣度而已,揣度的正确与否,需要事实来证明,怀疑永远不能证明怀疑。
被询问“喜欢”还是“不喜欢”并且要求做真实回答,这本来就是有问题的,无论你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你都掉进了被“劝导”的陷阱,人在喜欢和不喜欢之间,或者之外,是完全可以拥有别的感受的,只是这种感受,我们不知道而已,但是,电影似乎想否定这种模糊的感受,它要将你引向某种能够摆脱可疑性的结果,怎么摆脱?让你坐在测谎仪前。
且不说测谎仪准不准这个问题,就算是准,难道我说不喜欢某个人是假话,就一定证明我喜欢某个人了吗?如果不能证明,那要用什么东西才能证明我的喜欢或者不喜欢呢?好像没有。
有没有真的重要吗?区分放纵内心和约束内心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要写文章或者拍电影的话,搞清楚有没有可能是重要的,因




...
显示全文
马斯顿、伊丽莎白和奥利弗的关系是通过一台测谎仪来确认的。当然,他(她)们之前有一堆言语、眼神和动作的暗示,或者是明示,按照电影的套路,应该都可以解释为内心意思表示(请原谅我用了一个法学术语,但似乎更准确)的不经意流露,但要将这些意思表示证明为真的,将不经意的流露证明为真的流露,也不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
再聪明的人对人性的揣度永远是揣度而已,揣度的正确与否,需要事实来证明,怀疑永远不能证明怀疑。
被询问“喜欢”还是“不喜欢”并且要求做真实回答,这本来就是有问题的,无论你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你都掉进了被“劝导”的陷阱,人在喜欢和不喜欢之间,或者之外,是完全可以拥有别的感受的,只是这种感受,我们不知道而已,但是,电影似乎想否定这种模糊的感受,它要将你引向某种能够摆脱可疑性的结果,怎么摆脱?让你坐在测谎仪前。
且不说测谎仪准不准这个问题,就算是准,难道我说不喜欢某个人是假话,就一定证明我喜欢某个人了吗?如果不能证明,那要用什么东西才能证明我的喜欢或者不喜欢呢?好像没有。
有没有真的重要吗?区分放纵内心和约束内心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要写文章或者拍电影的话,搞清楚有没有可能是重要的,因为需要用一套结构和解释来呈现一个作品的存在。只要是存在,就是知识的,只要是知识的,就不会触及生活,而对喜欢谁、喜不喜欢这类生活问题的追问不应该出现在知识体系里,因为很多感觉确实“不能说”,从这个意义上讲,任何想直接表达生活结论的文艺作品都注定是失败的,因为生活没有答案,任何作品只能展现它的逻辑。
维特根斯坦讲过:有意义的问题必须是能够有答案的问题。可是生活有答案吗?生活有意义吗?有的,但不是某某人或某某机器告诉你的。
而是真正生活其中的自己告诉你自己。
对一些生活中反常的现象进行展示是可以的,但千万不要意图通过展示来将之立场化,以否定别的立场。否则,这必将造成新的独裁,无论是以自由,还是以专制的名义。鼓吹思想自由可不比强化思想专制要高尚多少。
PS: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为了孩子,为了生活,就可以编一个谎言来骗世人,却不能编一个谎言来骗自己呢?又或者说,骗世人的话自己清楚知道是在骗,骗自己的话自己永远搞不清楚是不是在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马斯顿教授与神奇女侠的更多影评

推荐马斯顿教授与神奇女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