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命运不安分地咬了你一口,请安静地扼住它的咽喉

未肯冷却心肠
2018-01-25 15:56:0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头发略显花白的乔治·史迈利是个退休的特工。他每天的消遣就是逛书店。他总是遇上倒霉事,下雨了被溅一身水,遇上前同事被拉着陪聊,一句插不上嘴还被格外地同情好多次。无可宣泄他只能自言自语地咒骂几声。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保持着特工的警惕和敏感,以及更重要的,冷静,理智。

不管是旁人问多少次,“How is lovely Anna?”他总是平静地回答,她很好,谢谢。

美丽的安一直是本剧一个巨大的谜题,和谁是mole几乎同等让人欲罢不能。而这个谜题,直到最后一刻,才小小地露出冰山一角,多一个镜头都没有。正应着本片的基调:无比克制。

以前的下属找上门来说高层要见他。乔治随意聊了两句,事情就差不多了然于心。高层委派重任,他只淡淡地而又无不讥讽地说自己退休了,什么都管不了。高层搬出当年Control的情分,乔治才答应下来,并很快列出了自己需要的资源,权限和人手,雷厉风行。

小说&剧中的命名都很有意思,比如Control,乔治的老上司。Control最后没Control住,mole都钻自己眼皮子底下了,生死一线间,没能揪出来,把自己搭进去了,瞬间崩盘。然后是Circus,情报机构。Circus这个说法,可以说是无比辛辣了,诙谐?讽刺?调侃?自黑







...
显示全文
头发略显花白的乔治·史迈利是个退休的特工。他每天的消遣就是逛书店。他总是遇上倒霉事,下雨了被溅一身水,遇上前同事被拉着陪聊,一句插不上嘴还被格外地同情好多次。无可宣泄他只能自言自语地咒骂几声。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保持着特工的警惕和敏感,以及更重要的,冷静,理智。

不管是旁人问多少次,“How is lovely Anna?”他总是平静地回答,她很好,谢谢。

美丽的安一直是本剧一个巨大的谜题,和谁是mole几乎同等让人欲罢不能。而这个谜题,直到最后一刻,才小小地露出冰山一角,多一个镜头都没有。正应着本片的基调:无比克制。

以前的下属找上门来说高层要见他。乔治随意聊了两句,事情就差不多了然于心。高层委派重任,他只淡淡地而又无不讥讽地说自己退休了,什么都管不了。高层搬出当年Control的情分,乔治才答应下来,并很快列出了自己需要的资源,权限和人手,雷厉风行。

小说&剧中的命名都很有意思,比如Control,乔治的老上司。Control最后没Control住,mole都钻自己眼皮子底下了,生死一线间,没能揪出来,把自己搭进去了,瞬间崩盘。然后是Circus,情报机构。Circus这个说法,可以说是无比辛辣了,诙谐?讽刺?调侃?自黑?恐怕兼而有之。另外就是锅匠,裁缝, 士兵,穷人,乞丐,名称取自童谣,小孩都会念的顺口溜。Control断定自己得力助手的五人之中必有mole,要求刚回国的特工Jim帮他和一个知情人接头,问明内奸究竟是谁。为防止泄密,给每一个助手取了代号,就是锅匠,裁缝, 士兵,穷人,乞丐。嘿!我剧透下,裁缝背叛了你们,但是,你能记住谁是裁缝不?

显然Jim记住了,但是他却没能带回关于mole的讯息,他中了枪,然后,失联了。Control在这次行动失败后一蹶不振,很快逝去。乔治·史迈利坚信Control没有老糊涂,的确高层中有内奸,很快被清扫出权力圈,过着清淡的退休日子。而这次高层之所以要找史迈利出马,是因为有了新的线索,证明Control对mole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他差不多无限接近真相,只是无力回天了。乔治·史迈利是唯一有能力又撇清了嫌疑的高级特工,这个任命非他莫属。

乔治·史迈利是雷厉风行的,动作却非常从容,甚至有点老年特有的缓慢。看着不温不火却无形中产生一种震慑的气场,让谎言无可遁逃。他的思维是缜密的,mole是情报机构最高领导中的一员,要想从他眼皮子底下追查出真相绝非容易,说失之毫厘则有性命之忧毫不为过。但史迈利指派任务时仍是和和缓缓清清淡淡地,而他的下属也以同样的态度接受了任务。大家都把走钢丝玩得贼溜。

中间穿插了两个故事。一个是带来新线索的里基的故事。里基是驻外特工。自信满满跑去抄敌方特工的老窝。却不巧遇上了对方的“妻子”,显然也是特工一员。两边都没戳穿对方的身份。却私下悄悄约起会来。里基自然动了艳遇和策反两个心思,却不料妹纸动了真情,里基多少有点招架不住,探得无价情报的同时妹纸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里基没想明白,自己那么谨慎的行动,是哪一步暴露了,而这件事怎么就像不曾发生过一样,毫无痕迹。

里基的约会地点,选在了墓地,高高的山崖,底下就是大海。穿着轻薄连衣裙的苏联妹纸哭着说你只不过想要情报,却又说,既然情报让你欢喜,那我就告诉你吧。妹子失联后,里基倚靠石壁读完了她的日记,站在墓地中间良久良久。

里基没有说出全部真相,不打紧,史迈利很快补全了所有事实。高层表达了对里基说谎的不满,乔治却说不隐瞒他就不是个优秀的特工了。

另一个是Jim的故事。一个比实际年龄沧桑得多的男人在旷野的山坡上谨慎地观察着四周,他教会孩子们念:锅匠,裁缝, 士兵,穷人,乞丐,教会他们留心靠近周围的陌生人,他甚至还有一把枪。他就是Jim,Control派去接头的特工。锅匠,裁缝, 士兵,穷人,乞丐的谜团深扎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谁出卖了他?他一身病痛,已非当年,已经到了除了自己教的孩子们谁也信不过的地步。他没有把人往坏处想的习惯,即便被人背叛如斯,他依然愿意相信只是自己倒霉,只是Control犯糊涂了,信与不信之间往返挣扎把这个曾经精壮的汉子折磨得够呛。

片尾曲特别有意思,在教堂的背景下慢慢唱着圣歌,谈不上忧伤,谈不上悲壮,更谈不上激昂,甚至可以说什么都谈不上,却无比应景:不喜不悲,路总要走下去。

比如分居的乔治·史迈利,比如因为mole存在导致自己发展的三百多特工被全部端掉的彼得,比如被不该爱的人爱上的内疚不已的里基,比如背叛了所有人却发现两头都是幻灭却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演的裁缝,比如被人背叛落下伤病几乎要成废人的Jim,比如记忆力惊人只因为成功注意到异常而被人扫出局的老太太(我忘了名字),比如明知道谁也不及乔治好却难免中招终于出轨的安,又比如被自己人背叛沦为阶下囚却一心要反击的卡拉,所有人,或悲或喜,不悲不喜,总要走下去。

如果命运不安分地咬了你一口,请安静地扼住它的咽喉。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锅匠,裁缝, 士兵,间谍的更多剧评

推荐锅匠,裁缝, 士兵,间谍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